工资涨不过物价!大选临近,民众消费信心跌至30年谷底|选战与经济系列之二

| 3月 24, 2022

#全球私募股权策略母基金 #澳洲稳健收益基金 #全球独角兽科技基金

#澳洲投资 #澳洲基金 #澳洲信托

文章摘要:汽油、食品价格大涨,生活成本的飙升正加剧民众的焦虑感,工资涨幅及不上通胀,就意味着实际收入在下降…当民众对工资上涨没有切实感觉,将很可能认为经济不好,打击消费信心,影响经济复苏,造成恶性循环。能够从战略上解决正确的经济焦虑的政党才会得到选票…

编者按:

今年5月最后一天前的某一个周六,现任的澳大利亚联邦总理莫里森都有可能宣布为联邦大选日。【澳财】特此推出《选战与经济》系列文章,介绍、分析与大选相关的热点财经议题,此前已发布的文章:

税务改革: 《澳洲“别无选择”,谁当选都必须进行这件事!》

今天的内容则是关于通货膨胀对选情的影响,欢迎读者朋友留言参与。

澳大利亚总理斯科特·莫里森
澳大利亚总理斯科特·莫里森,图/AAP

除非下周二公布的联邦预算有足够的政策来增强国民的信心,否则澳大利亚总理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将不得不硬着头皮,在选民消费信心跌至30年谷底的情况下参加竞选活动。

根据澳新银行和罗伊摩根研究所提供数据,上周消费者信心暴跌4.8%,接近2020年新冠疫情最初封锁期间、以及2008-09全球金融危机时期的水平。

本期调查发现,生活成本压力作为核心要素,将消费者信心指数降到了91.2点,远低于111.5点的长期平均水平、创1990年以来的大选前最低水平。

消费者信心指数

尽管澳大利亚经济在疫情后强劲复苏,失业率处于14年来的最低点,并且有望在大选前达到4%以下的48年以来最低点,但是生活成本的飙升,正在加剧民众的焦虑感,同时剥夺幸福感,这很有可能影响到当政的莫里森政府的选情。

汽油、食品大涨打击家庭财务信心

根据JWS Research开展的政治研究,生活成本现已成为选举前选民的主要关注点。

3月份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东欧冲突导致燃料价格飙升,涨价成为眼下最受关注的民生问题。在20个问题中,多达65%的受访者提到了这一点。

3月9日,西澳珀斯一家加油站的价格牌
3月9日,西澳珀斯一家加油站的价格牌

通胀预期(Inflation expectations)是一个衡量两年价格走势、并密切关注当前汽油价格走势的指标,上周飙升至近十年高位6%。

本周,布伦特原油交易价格又重新回升到每桶110美元(约合150澳元),虽然低于东欧冲突爆发(2月24日)后每桶139美元的峰值,但自年初以来仍上涨超过40%。

就在这一期间,澳大利亚的消费者信心下降14%,通胀预期上升22%。

现在前往澳大利亚的加油站,91号汽油的价格往往在2.1澳元以上。联邦证券(CommSec)的数据显示,现在澳大利亚家庭平均每月汽油费为297.50澳元,远远高于去年。

涨价的还不仅仅是石油。

受东欧战事、新州和昆州的洪水的综合影响,澳大利亚食品供应链也进一步承压。未来几周,全澳居民家庭可能还将面临生鲜和冷冻食品价格持续上涨的问题。

食品大涨

连锁超市Ritchies IGA的数据显示,卷心菜、土豆和西兰花的价格较几周前已上涨了75%。另据荷兰合作银行预测,红肉价格可能进一步上涨。

汽油和食品价格上涨严重打击了家庭对“当前”和“未来”财务状况的信心,过去两周这两个分项指数分别下跌了10.3%和8.4%。

自今年年初以来,澳大利亚家庭对当前财务状况的信心下降了18%,而对未来财务状况的信心则下降了12%。

失业率低、工资增乏力,有问题!

民众的悲观情绪也不仅仅局限于他们的财务状况。

自1月9日以来,与一年前相比,民众对当前经济状况的信心下降了16%,而对未来五年经济的信心则同比下降了近10%。

澳新银行(ANZ)澳大利亚经济主管大卫·普朗克(DavidPlank)指出,“消费者信心疲软与就业强劲不符,反映了家庭财务面临的压力,因为名义工资涨幅明显落后于通胀涨幅。”

短期来看,消费者缺乏信心,意味着很多家庭将收紧支出。

家庭将收紧支出

澳联储(RBA)行长菲利普·洛(Philip Lowe)在周二(3月22日)的媒体午餐会上也提到了这个问题——尽管目前工资增幅已经较为强劲,但工资指数在去年四季度也仅上涨了2.3%,甚至没有达到澳联储3%的预期。

而当前的总体通胀率为3.5%,市场普遍预计这一数字将继续攀升至5%。

当工资涨幅及不上通胀,换而言之,就是实际收入在下降。

2018年三季度到2021年四季度,莫里森政府执政期间的工资与一些主要消费价格变化

可和工资增长乏力矛盾的是,澳大利亚的失业率已经下降至4%,为1978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莫里森和财长乔什·弗莱登伯格(Josh Frydenberg)历来都很喜欢将失业率作为经济强劲的指标的。

虽然现在全澳都存在劳动力紧张的问题,许多人都认为这将促使工资进一步增加,但事实并没有那么简单。

联邦财长乔什·弗莱登伯格
联邦财长乔什·弗莱登伯格,图/The Canberra Times

毕马威高级经济学家莎拉·亨特(Sarah Hunter)表示,从当前的就业数字看,澳大利亚已经接近充分就业,理论上这应该会推动总体工资的明显增长,但现在却并没有发生,这本身就是意见需要重视的事。

“如果我们在接下来的几次数字都未能看到工资实质性增长,那么所有的经济学家均须重新审视、研究目前的情况、找出原因,并重新评估。”

从目前的状况看,就业市场收紧带来的工资上涨都是零散的,行业分布不均衡,一些行业表现好,而另一些行业则雪上加霜。

住宿、餐饮、零售等行业工资涨幅虽然位列前茅,但这些行业此前受到新冠疫情较大的打击,行业水平参差较大;专业、科技、金融等服务行业薪资增长强劲,但就业人数在总劳动人口占比不高。

虽然一些私营部门的工资水平开始发生变化,但公共部门的工资增长乏力,也是目前工资增长缓慢的一个原因。

公共部门,也就是许多政府机构一直是澳大利亚最大的雇主之一,他们也在为全澳的工资定价。然而,联邦公共部门工作人员的上一次加薪仅为2%。

解决经济焦虑是关键

解决经济焦虑

莫里森表示,政府一直“非常清楚”不断上升的燃料和生活成本压力,在3月29日公布的预算中也考虑了这一点。

他说:“财长和我一直在认真工作,以确保我们能够正确应对民众在各个方面所面临的生活成本压力。”

然而,控制通胀的一个关键因素就是确保不会消耗任何工资增长。

这和生产力密切相关。我们在上一篇文章已经讨论过这以问题:与历史标准相比,新冠疫情前几年,澳大利亚的生产率增长相对令人失望。

如果联邦政府想向选民展示其经济成绩,保障工资增长就显得非常重要。当民众对工资上涨没有切实感觉,将很可能认为经济不好,从而打击他们的消费信心,影响经济复苏,造成恶性循环。

当然,根据在边缘选民中进行的民意调查,这些数据也并不一定有助于工党领袖安东尼·艾博年(Anthony Albanese)的选情。

澳洲工党领袖安东尼·艾博年
澳洲工党领袖安东尼·艾博年,图/ABC

不过,《南华早报》的文章指出,总理莫里森领导的自由党在上周南澳的州选举中失利,让执政党寻求连任之路堪忧。

分析人士认为,能够从战略上解决正确的经济焦虑的政党才会得到选票。清晰的经济路线会让民众认为自己未来的生活有可能改善。

“即使领导人不受民众欢迎,关键在于谁能最好地驾驭民众的不满情绪。”

免责声明:本文中的分析,观点或其他资讯均为市场评述,不构成交易建议,仅供参考,投资时请谨慎决策,风险自担。

(文中未注明来源的图片均为Shutterstock,Inc.授权澳财网使用,单独转载图片或致法律风险。)

第一时间获得最新市场动向

相关文章

keywords:澳洲股票 澳洲基金 澳洲信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