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名高管辞职!这家公司误导中国央行、纵容iPG创始人挪用公款赌博

| 5月 10, 2022

文章概要:近期,澳洲另一大博彩运营商星亿集团(Star Entertainment)正面临皇家委员会的调查。5月6日Star Entertainment宣布,董事会已接受首席财务官(CFO) Harry Theodore、首席赌场管理官Greg Hawkins 以及首席法律和风险官兼董事会秘书 Paula Martin 的辞职。而早在3月,公司的首席执行官(CEO)Matt Bekier就已经高调宣布辞职……

#全球私募股权策略母基金 #澳洲稳健收益基金 #全球独角兽科技基金

#澳洲投资 #澳洲基金 #澳洲信托

星亿集团(Star Entertainment)

这两年,澳大利亚博彩行业的日子都不好过。皇冠度假村(Crown)被各州反复调查,至今还未拿到新州的博彩牌照,并面临高额罚款。

近期,澳洲另一大博彩运营商星亿集团(Star Entertainment)也面临皇家委员会的调查。

5月6日Star Entertainment宣布,董事会已接受首席财务官(CFO) Harry Theodore、首席赌场管理官Greg Hawkins 以及首席法律和风险官兼董事会秘书 Paula Martin 的辞职。

事实上,早在3月,公司的首席执行官(CEO)Matt Bekier就已经高调宣布辞职。

2022年以来,星亿集团的股价已经下跌近20%。相比之下,尽管同样保守监管调查,但因为被私募巨头黑石(Blackstone)相中,其竞争对手皇冠的股价同期保持了近7%的涨势。

星亿集团和皇冠度假村2022年以来股价走势

调查指控一:篡改交易名目,误导中国央行

根据《澳大利亚人报》的报道,在皇家委员会针对星亿集团持有新州赌场牌照“适合性”的调查中,首席财务官Harry Theodore本人也被指控不诚实和“编造”。

其承认,将中国借记卡价值近10亿澳元的赌博交易伪装成酒店费用,存在误导中国人民银行的可能。

Star Entertainment 首席财务官 Harry Theodore在听证会上
Star Entertainment 首席财务官 Harry Theodore在听证会上,图/The Australian

5月2日,Theodore表示,集团通过开户行——澳大利亚国民银行(NAB)转发给中国银联的信息中,将实际用于赌博的交易费用报告为“综合度假村费用”。他承认,这一行为“非常不恰当的”,并且“不应该发送”。

鉴于上述回应,用于购买赌场筹码的借记卡交易(在中国属于非法行为)被伪装成支付住宿服务和贵宾活动,如私人飞机、珠宝和游轮服务的交易。

然而,Theodore也表示,由于中国豪赌客享有“返点”优惠,因此贵宾服务实际也是用赌博资金支付。

虽然国民银行反复要求星亿集团确认向中国银联报告的信息没有用于赌博,但他认为银行知道这些交易的实际用途。

星亿集团悉尼赌场
星亿集团悉尼赌场,图/Intelligent Living

据了解,中国人民银行在发现部分人员在星亿集团Pyrmont赌场曾一度刷卡高达2000万澳币之后,开始怀疑银联卡被用于赌博交易。

调查负责人Adam Bell询问Theodore,这是否意味着“国民银行高管正在与星亿集团合作”误导中国人民银行。

对此,Theodore表示,“赌场返点服务已实施了六年,我认为关于资金的赌博用途是知情的。”

但Theodore承认,他不确定中国银联是否知道这些借记卡交易用于赌博。“我们当时本应停止(中国银联)服务。”

Bell询问Theodore是否参与了不道德的行为。他回答是:“仔细想想,是的”Theodore回答说,同意存在欺骗。

调查指控二:纵容iPG富远华裔创始人顾萌泓挪用投资款赌博

皇家委员会还指出,星亿集团“视而不见”,纵容已倒闭房地产基金管理公司富远集团(iProsperity,后称iPG富远)华裔创始人顾萌泓(Michael Gu)挪用投资者资金在赌场挥霍,星亿集团也表示了否认。

但让人疑惑的是,向赌场支付的款项中有135万澳元发生在iPG富远倒闭后。

在听证会上,律师Penelope Abdiel表示,在没有对资金来源和洗钱风险进行严格的尽职调查的情况下,星亿集团的高端服务运营部高级副总裁Mark Walker授予了50万澳元的信用额度。

星亿集团高端服务运营部高级副总裁Mark Walker在听证会
星亿集团高端服务运营部高级副总裁Mark Walker在听证会,图/AFR

公司也没有质疑为什么顾(萌泓)的债务是由该公司的首席财务官黄周翔(Harry Huang,也逃离了澳大利亚)偿还。自2017年以来,两人在星亿集团存入金额高达1300万澳币。

据《澳洲金融评论报》(AFR)报道,在iPG富远倒闭后,顾(萌泓)于2020年7月逃离澳大利亚。两份单独的托管报告显示,他不断在向破产集团内的公司借款,数额高达千万澳元,一直也没有偿还。

报道显示,这是针对星亿集团在未进行适当尽职调查的情况下,向豪赌顾客提供信贷额度的调查中,最新发现的案例。此前的调查透露,尽管担心华人亿万富翁房地产开发商Philip Dong Fang Lee存在洗钱的“高风险”,但星亿集团还是提高了其在赌场的信用额度。

听证会证据显示,星亿集团只考虑了iPG富远和其他公司实体来确定顾是否有能力偿还债务,而不是对其个人财富开展尽职调查。

iPG富远创始人顾萌泓(Michael Gu)
iPG富远创始人顾萌泓(Michael Gu),图/SMH

公司高端服务运营部高级副总裁Walker同意,顾在2019年初使用的iPG富远银行账户作为他可以偿还债务的证据,这一点非常“奇怪”,但否认这表明顾打算用公司的钱赌博。

律师问:“你是否故意对顾可能利用投资者的资金来偿还赌债的前景视而不见?”

Walker反驳:“没有。”

他认为顾向他展示iPG富远账户是为了显示“他公司财务的健康状况”,并指出“他(顾)正在认真考虑购买赌场和酒店集团……并且他的境况不错。”

他还表示,黄周翔至少有一次还清了顾(萌泓)的欠款,这位iPG富远的前首席财务官在2018年向星亿集团支付了60万澳元以偿还顾的债务,并在他的账户中留下了10万澳元——因此,他没有什么理由质疑顾(萌泓)的现金流动性。

iPG富远创始人顾萌泓(Michael Gu)和首席财务官黄周翔(Harry Huang)
iPG富远创始人顾萌泓(Michael Gu)和首席财务官黄周翔(Harry Huang),图/AFR

Walker依靠“笼子”(赌场用现金兑换筹码的部门)以及信贷团队来评估顾客财富来源是否可靠。

Cor Cordis 2020年的一份报告显示,顾(萌泓)从其管理的11家iPG富远系公司借了2150万澳元,但没有偿还;而毕马威报告称,他从该集团另一家倒闭的公司向自己转移了超过1400万澳元。

《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AFR)》披露的一项调查显示,顾(萌泓)用这些钱供自己挥霍,包括私人飞机、3000澳元一瓶的高档酒、两辆兰博基尼(一辆是SUV,另一辆是带有个性化车牌“M Gu”的跑车)等。

在iPG富远倒闭后,黄周翔也逃离了澳大利亚。他被指控实施了6000万澳元的庞氏骗局,还欠投资者1.2亿澳元,并用投资者的资金购买了一辆兰博基尼。

调查指控三:纵容客户辱骂员工、安排“叠码仔”

公司高端服务运营部高级副总裁Walker 表示,顾(萌泓)于2019年1月曾向他提供了一个高薪机会,即服务于顾为买下堪培拉和凯恩斯赌场而成立的一家公司,包括58万澳元的年薪、不受限的支出福利和58万澳元的签约奖金。

Walker 在此期间没有向星亿集团披露该工作机会的细节。在接受调查时,他表示之所以没披露是因为“什么都不确定”。

但他在听证会前承认,在顾(萌泓)提供该工作机会两天后,他给了顾10万澳元的用餐和下注补贴,并告诉同事称,这笔款项是向顾表达一种立场,以表明他是星亿集团的重要客户,而就在前一天晚上,顾就输掉了120万澳元。

顾萌泓(Michael Gu)在悉尼Mosman价值约900万澳元的豪宅
顾萌泓(Michael Gu)在悉尼Mosman价值约900万澳元的豪宅,图/Domain

据报道,调查还发现,顾(萌泓)曾涉嫌口头辱骂一名星亿集团女员工,但并没有承担任何后果,该女员工后来反而因该事件而丢了工作。

据悉,在该员工是因为阻止顾(萌泓)将筹码存入他朋友的账户(违反了星亿集团防止洗钱的政策),顾“威胁她并指着她的脸说‘你死了’”。

Walker说,他没有要求顾(萌泓)向这名工作人员道歉,因为“他不是那种人,他不是那个意思”。尽管威胁工作人员并试图打破星亿集团的规则,顾仍被允许不受限制地继续赌博。相反,这名工作人员却遭到辞退。

协助调查的律师Abdiel问道:“您是否认为这是星亿集团优先考虑顾客的需求或顾客的愿望,而不是工作人员的关注和待遇的案例?”

Walker说他不这么认为,因为“有……另一个经过验证的消息来源说,该工作人员对顾很粗鲁”,并补充说,他不会宽恕“这种行为”并要求顾不要“再这样做”。

Abdiel指出,Walker在处理该事件时存在利益冲突,因为顾(萌泓)提供的工作机会“近在眼前”。

Walker表示,该工作邀约是事件发生一周后2019年1月20日获得,因为也没有合同,所以“一文不值”。

调查还获悉,Walker曾与顾(萌泓)谈过2019年3月在星亿集团设立中介人(junket,行业内也称叠码仔)的事,甚至将申请表用工作邮箱发送给顾。

然而,Walker否认曾建议顾(萌泓)如何去做,尽管他表示从税务角度来看,持有海外护照的人注册中介人可能更有利。

调查还获悉,在价值3.5亿的iProsperity破产前不到两年,尽管顾不符合资格要求,但星亿集团向顾(萌泓)提供了独家Diamond Club的会员资格,以试图将他从竞争对手皇冠那里吸引到星亿集团。

据报道,顾(萌泓)在2017年年中获得会员资格后的六个月内,就在赌场输掉了510万澳元。

本案的调查仍在持续中。

免责声明:本文中的分析,观点或其他资讯均为市场评述,不构成交易建议,仅供参考,投资时请谨慎决策,风险自担。

(文中未注明来源的图片均为Shutterstock,Inc.授权澳财网使用,单独转载图片或致法律风险。)

第一时间获得最新市场动向

相关文章

keywords:澳洲股票 澳洲基金 澳洲信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