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华人社区长期保持很好的关系”|专访澳洲国库部长Josh Frydenberg

| 5月 19, 2022

文章概要:昨天(5月18日),距离正式的大选投票日还有三天,澳财在位于墨尔本东区Hawthorn的提前投票点,采访了澳大利亚联邦国库部长(也译作:财政部长)乔什·弗莱登伯格 (Josh Frydenberg)。现年51岁的Josh Frydenberg本身可谓是自由党少壮派的“今日之星”。从昔日总理霍华德(John Howard)办公室成长起来的他,目前不仅是澳大利亚国库部(也译作:财政部)部长,也是自由党的副党魁。Frydenberg目前所带代表的Kooyong选区选情并不明朗。这位在墨尔本成长起来的政治家,目前正在面对其政治生涯中一次巨大的挑战。

#全球私募股权策略母基金 #澳洲稳健收益基金 #全球独角兽科技基金

#澳洲投资 #澳洲基金 #澳洲信托

Josh Frydenberg在议会宣读新财年预算案,图/The Australian
Josh Frydenberg在议会宣读新财年预算案,图/The Australian

昨天(5月18日),距离正式的大选投票日还有三天,澳财在位于墨尔本东区Hawthorn的提前投票点,采访了澳大利亚联邦国库部长(也译作:财政部长)乔什·弗莱登伯格 (Josh Frydenberg)。

他向澳财表示,能够第一时间接触到选民、与大家交流是一件“令人鼓舞”的事。

Josh Frydenberg接受澳财的采访
Josh Frydenberg接受澳财的采访

在澳大利亚联邦120多年的选举历史中,Kooyong选区只出现7位代表议员,自由党的创始人、任期最长总理孟席斯(Robert Menzies)在这里保持了34年席位,此后的三位议员也均为自由党成员。可以说,Kooyong是自由党的发源地和传统支持选区。

现年51岁的Josh Frydenberg本身可谓是自由党少壮派的“今日之星”。

从昔日总理霍华德(John Howard)办公室成长起来的他,目前不仅是澳大利亚国库部(也译作:财政部)部长,也是自由党的副党魁。

前自由党总理霍华德(右)在Kooyong为Frydenberg助选
前自由党总理霍华德(右)在Kooyong为Frydenberg助选

和总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不同,Josh Frydenberg一直较为民众所接受和喜爱。几个月来的民调都显示,他的支持率不仅明显高于党内潜在竞争者、国防部长彼得·达顿(Peter Dutton),甚至也把莫里森远远甩在身后。如果自由党党魁空缺,Frydenberg很可能会成为自由党新的领袖。

然而,这个世界总是没有完美的事。

到澳财发稿时为止,距离联邦选举日不到两天时间了,Frydenberg目前所带代表的Kooyong选区选情并不明朗。独立候选人莫妮克·瑞恩博士(Monique Ryan)正对财长议员席位的连任形成有效威胁。

这位在墨尔本成长起来的政治家,目前正在面对其政治生涯中一次巨大的挑战。

本地发展与全国经济:“我对澳大利亚经济的未来非常乐观”

不过,在受访时,Frydenberg还是表现出了他对自己担任Kooyong议员的自信。他强调,自己来自当地(在Kew出生),在这里长大、上学、成家立业,与社区有强大的连接性。

Frydenberg曾经是一名网球健将,代表过澳大利亚两次参加世界大学生运动会,图/Frydenberg个人官网
Frydenberg曾经是一名网球健将,代表过澳大利亚两次参加世界大学生运动会,图/Frydenberg个人官网

对于竞争对手Dr. Ryan主打的两大竞选主题——改善气候变化和女性生存环境方面,Frydenberg表示自己同样采取了积极的行动。

在担任Kooyong议员的12年中,他致力于恢复和重新种植植被的工程Green Army项目,还支持雅拉河守护者协会进行环保工作,并且推动当地的道路和基础设施项目。

除了与当地体育组织和俱乐部合作,在体育场馆设置更多的女性更衣室,令他本人最引以为豪的举措之一,是与Servants Community Housing合作,建立了一个女性庇护所,为逃离家庭暴力的女性提供一个安全的居住环境。

Frydenberg在Servants Community Housing的女性庇护所与支持者合影
Frydenberg在Servants Community Housing的女性庇护所与支持者合影

他说,“我为自己在地方层面所做的事感到非常自豪。也为我能以国库部长的身份支持本地社区而荣幸。例如,在新冠疫情的危机期间,Kooyong约有30,000人获得了 JobKeeper(留职补贴)的支持,约有7000家企业获得了现金流的援助,最近约有8000名退休金领取者又在正常退休金的基础上获得了收入支持,以帮助他们解决生活成本问题。”

对于社区的未来,Frydenberg则表示自己已经制定了多项计划,其中包括已经对外宣布的当地基础设施项目、环境支持项目。此外,他还会支持当地慈善机构、通过推出例如电动汽车充电站和一系列其他积极的措施,以帮助减少碳排放。

今天,澳大利亚统计局公布了最新的失业率为3.9%,达到48年最低水平。

在接受采访时,Frydenberg也再次强调了,在他的治理下,目前的失业率已经低于新冠疫情最开始的水平。5月19日,澳洲统计局给出了4月份的最新失业率数据——降至3.9%。

前任联邦卫生部长Greg Hunt(右)也前往Kooyong选区支持Frydenberg
前任联邦卫生部长Greg Hunt(右)也前往Kooyong选区支持Frydenberg

尽管现在澳大利亚通胀水平已经超过2008年金融危机,澳联储也开启了新的一轮加息周期,但Frydenberg还是对经济前景表达了极大的信心:“我对澳大利亚经济的未来非常乐观。我们已经看到澳大利亚经济比许多其他国家更加强劲复苏。”

他认为,其在3月底公布的预算案,通过降低税收、支持小企业、投资新技术(特别是降低排放的技术以减少碳足迹)、支持制造业,以及促进全国各地的偏远地区经济发展等政策,将在未来五年内创造130万个新工作岗位和大约40万个新的小企业。

澳中关系:“中国仍然是澳大利亚最大的贸易伙伴”

对于华人最为关心的中澳关系,Frydenberg并没有明确的表态。

他首先表达了自己“与华人社区长期保持着美好而温暖的关系”,非常感谢社区的支持。他认为,澳中之间的问题,与澳大利亚华人社区无关。

他说,“我们与中国在一些国家安全、政治,还有经济问题上存在分歧。”但他同时也肯定了澳中之间的经贸往来,指出了两国之间互相需要的关系。

“中国仍然是澳大利亚最大的贸易伙伴,两国之间的双向贸易额超过2500亿澳元。这种贸易对两国和我们都至关重要,无论是国际学生、国际游客,还是从中国来的进口产品,都对我们的企业和经济有所帮助。”

“与此同时,中国受益于澳大利亚优质的农业和优质的资源,有助于推动其国家的工业化和钢铁制造业,有一个很好的例子,澳大利亚的铁矿石出口,就对于中国创造就业非常重要,因为中国是世界第一大钢铁出口国。”

竞争对手:“我有更好的计划”

而在评价自己的竞争对手Dr. Ryan时,Frydenberg再次强调自己作为国库部长的优势。

他认为,尽管Dr. Ryan拥有专业的医学背景,但就Kooyong本地建设和国家发展而言,他本人显然更有发言权。

“作为澳大利亚的财政和自由党的副党魁,我有一个更好的国家级计划,来创造就业机会、降低税收,并确保澳大利亚能够应对我们面临的许多挑战。”

Josh致力于推动Kooyong社区为女性参与运动提供更多便利
Josh致力于推动Kooyong社区为女性参与运动提供更多便利

在他看来,作为一名独立人士,Dr. Ryan没有能力像他这个职位的人一样,为那些非常重要的领域筹谋和布局。“她没有税收政策,没有国家安全政策,也没有围绕减排目标的资金。”

他通过澳财向整个Kooyong社区承诺,“投票给Josh Frydenberg,将获得强劲的经济和更强大的未来。”

结语:Frydenberg能否挥去莫里森带给自由党的“阴霾”?

从此前的多次大选结果看,澳大利亚的华人社区传统上更支持自由党一些。

可是,在本次大选中,从各种社交媒体上的发声来看,许多华人对于现任总理莫里森以及由其带领的自由党都极为失望。

无论是在处理和中国、美国关系中的“简单粗暴”,毫无外交艺术;还是在通胀高企情况下,仍短视地通过“撒钱”预算来获得选票,不顾国家的长期发展;以及不断向国家党、一国党这类右翼势力妥协,让自由党从中间偏右,向更右翼靠拢……

就如一些澳大利亚本地媒体评论的那样,并非是工党让人喜欢,而是“莫里森实在太让人讨厌了”。

而这些状况,一定程度地影响到Josh Frydenberg的选情。

一位Frydenberg的支持者,“顽强地”站在Ryan博士的支持者中间
一位Frydenberg的支持者,“顽强地”站在Ryan博士的支持者中间

上周的《时代报(The Age)》上有一段对Frydenberg的描绘,大概能够反映这位自由党议员目前的心境:

Josh Frydenberg在Fairview公园(位于Hawthorn)漫步,谷棕色的雅拉河在树木掩映下似乎风平浪静。

这是一天中最美的时刻,孩子们在踢球,老人们在遛狗,暮色逐渐西沉。空气中有一丝寒意,秋天正在过去。尽管许多行人向Frydenberg致意,但或许对他而言,冬天就要来了。

Frydenberg指着公园前山脊上的一栋公寓楼说,他曾经住在那里。他似乎是在怀念,当年对未来的憧憬就像一份长长的承诺。他垂下目光,喃喃自语道:“局势就是这样。”

这次大选之前,Frydenberg或许没有想过,一位独立候选人可以切实地威胁到他的席位。而现在,他也对媒体承认,竞选的结果可能会是大约500张选票所决定,“竞争非常激烈”。

过去几周的竞选活动中,他甚至不得不暗示,如果选民不选他,那就很有可能将自由党党魁的位置“拱手赠与”更为右翼和反华的自由党三号人物Peter Dutton。

然而,即便在5月21日的大选中,Josh Frydenberg赢得了Kooyong的席位,他也很有可能要面临自由党败选的局面。

据说,在Frydenberg办公室里,摆放着自由党昔日缔造者孟席斯的照片,以及与前党领袖、继孟席斯后任期最长的总理霍华德的合影。

相信在他政治生涯最开始的时候,也曾经踌躇满志,想象过能够和这些自由党最杰出的领导者一样,拓宽澳大利亚在世界政治、经济领域的空间,带领这个国家坚定不移地发展。

但到了此时此刻,他或许最需要想一想,如何能够挥去莫里森造成的笼罩在自由党头顶的阴霾,让这个“古老”的政党,摆脱“傲慢与偏见”,重新赢得民众的欢迎。

Frydenberg年轻时代在霍华德办公室工作时的合影,图/Frydenberg个人官网

注:文中未注明来源的图片,均引用自推特账号twitter@JoshFrydenberg

免责声明:本文中的分析,观点或其他资讯均为市场评述,不构成交易建议,仅供参考,投资时请谨慎决策,风险自担。

(文中未注明来源的图片均为Shutterstock,Inc.授权澳财网使用,单独转载图片或致法律风险。)

第一时间获得最新市场动向

相关文章

亚太金融中心南移,悉尼虎视眈眈

亚太金融中心南移,悉尼虎视眈眈

随着香港的社会环境发生了较大的变化,以及新加坡城在地区经济、金融方面扮演更为重要角色,且疫情彻底改变了工作方式,悉尼竞争成为亚太地区更有吸引力的金融中心机会增加……

了解更多

keywords:澳洲股票 澳洲基金 澳洲信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