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募股权 | 揭秘澳洲第一私募PEP的投资哲学,看澳洲“防御型”投资如何保持20%年化收益

私募股权 | 揭秘澳洲第一私募PEP的投资哲学,看澳洲“防御型”投资如何保持20%年化收益

对于许多人来说,2020年是充满挑战的一年——新冠疫情肆虐全球,5000多万人感染,死亡人数超过130万,全球经济大幅度衰退。

但与此同时,在过去几周,我们似乎看到了隧道尽头的一线曙光:美国将迎来新的总统,多项疫苗研发取得突破性进展,面世可能性和速度大大提高。

在澳大利亚,联邦政府出台了2000亿的一揽子刺激计划;澳联储连续降息至0.1%,创30年新低,并推出了1000亿的“量化宽松”政策。

因此,全球股市都出现了明显反弹。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谈论,我们将在2021年实现全球经济复苏。

这种观点是否过于乐观?澳大利亚乃至全球的投资大师又是如何看待2021年的?

为了解答这些问题,澳财网邀请博满金资首席执行官高松谕先生作为主持人,采访了澳大利亚太平洋股权合伙人(Pacific Equity Partners,简称:PEP)董事总经理卡梅隆·布朗克斯(Cameron Blanks)先生,了解这位能够持续维持收益超过20%的私募基金大佬,是如何在如此长的时间里取得稳定而高额的回报的,以及他如何看待被疫情重塑的全球经济,和在此种环境下应该实施的投资策略。

PEP创立于1998年,管理资金超过50亿澳元,是澳大利亚成立时间最长的基金,也是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地区资管量最大也最成功的基金之一,数十年来的内部收益率超过20%。

Cameron Blanks于2002年加入PEP。在此之前,Cameron在澳大利亚和北美的贝恩咨询(Bain&Company)工作了3年,并曾在澳大利亚、亚洲和北美的采矿和建筑行业供职7年。他还获得了麻省理工学院斯隆管理学院的工商管理硕士学位(MBA),以及南澳大利亚大学的硕士和工程学士学位(一级荣誉学位),和研究生学者学位。

Peters冰淇淋 把雀巢的“小生意”变成“大买卖”

首先,Cameron介绍了PEP的投资理念,这就是专注于澳大利亚、新西兰市场,寻找那些具有不错市场地位、业绩稳健的公司。

是否适合投资,不会受到利率、不受控风险等巨大波动因素影响,是PEP重要的选择标准。

PEP在多个行业拥有非常深厚的人脉,并且已在市场上进行投资超过二十年,对本地市场非常了解。他们一直致力于收购企业后,改善其运营绩效以实现收益。 

在PEP投资过的许多行业标志性的企业中,有不少都是耳熟能详的品牌,包括有:Peters冰淇淋、HOYTS电影院、Four’N Twenty派、新西兰麦卢卡蜂蜜、Griffin’s饼干、Tegel鸡肉等。

除此之外,他们也投资了一些金融科技公司,如基金行政管理解决方案提供商Link Group和信用评级数据提供商Veda(现名为Equifax)等。其中不乏一些大众不熟悉但在所属领域非常具有标志性和规模的企业。

Cameron分享了一个具有典型性,但也被他称为“最简单”的案例:Peters冰淇淋。

澳大利亚的冰淇淋市场可以说是“双头垄断”,Peters和Streets两大品牌共分天下。当走进街边的小型杂货店,人们会看到的冰柜几乎不是Streets就是Peters的;而在超市当中,也会发现多数冰淇淋都分属这两大品牌。从市场占有率和知晓度而言,Peters在澳大利亚是极具标志性和品质的品牌。

实际上,PEP是从雀巢的手中收购了Peters这家公司。雀巢是全世界最大的食品公司之一,因此Peters在其内部是一个规模很小的部门,由于得不到管理层的足够关注,Peters长期缺乏增长所需的资本,存在管理不善的问题。

这是PEP交易类型的经典示例,即收购在大型跨国企业中不太受重视,但又具有价值的可剥离业务,通过管理改善公司现状,挖掘潜在价值。

持有Peters不到三年的时间,PEP就成功将其出售给了另一家全球大型冰淇淋公司——R&R冰淇淋,获得了良好的回报。

那一年,也就是2014年,PEP不仅售出了Peters,还以收购价几乎翻倍的价格,将澳大利亚的Hoyts院线卖给了中国万达集团,成为澳大利亚各大财经媒体争相报道的对象。

必需服务“抗”风险

今年,PEP也有不少“大动作”,包括对Link Group 40亿澳元的收购要约,对软件服务商Citadel Group 5.03亿的收购要约,6亿收购教育资源供应商Modern Star等。如此频繁行动,是否说明在澳大利亚,新冠疫情给如PEP这样的私募公司提供了很多新的机会?

Cameron表示,事情看起来确实如此,但机会总是与风险并存,因此他们从不掉以轻心。并且他认为,2021年将充满挑战,有很多现在正在实施的刺激措施,如留职补贴JobKeeper等,明年会逐步结束。

在考虑投资风格以及投资类型时,PEP更倾向于研究极具防御性的行业——那些即使在经济衰退情况下,表现也会不错的企业。

尽管目前来看,澳大利亚的消费者似乎不缺钱,有些人因为JobKeeper等补贴的存在甚至变得比过去有钱。加之出行减少,人们在非必需消费品上的支出不多。这些因素都使得澳大利亚的消费者仍处于较好的状态。

但是,这种状态在2021年会发生转变。所以,PEP投资的很多企业都提供的是必需服务,没有非必需品支出的风险敞口。此外,他们还正在研究一些非常专注和有针对性的公司。 

Cameron认为,当前私募市场聚焦的主题就是防御性收益良好和必需服务类公司;那些很容易受消费者支出变化和衰退环境影响的公司在2021年可能不会有太好的表现。

“当前有不错的投资时机”

2021年,除了政府经济刺激政策会逐渐撤出,全球贸易争端是否会加剧也是一个影响巨大的不稳定因素。全球风险敞口变大,是否会影响公司在2021年的投资?

在Cameron 看来,要预测未来是非常困难的,就如同哪怕到了今年2月,也没有人能够想到新冠疫情会这样蔓延全球。因此,谨慎是极为必要的。具体到投资方向,就需要全面考虑各种情况。比如,如果某些商品和服务的贸易受到限制,那投资此类公司就应该慎重。

PEP的投资组合在过去的四五年内,一直主要投资健康、基本能源服务等领域,其中无论是智能电表,还是嵌入式网络,或是给偏远地区金矿等企业供电,家庭职业培训平台之类,业务都出现了强劲的反弹。此外,他们还拥有私立医院、医疗器械企业等等。

Cameron指出,在考虑投资组合的构成,确实应该考虑它将如何受到国际贸易环境的影响。在制定投资策略时,也要衡量行业澳大利亚本身的经济情况变化影响的范围是否会涉及自己的投资组合。

他个人认为,当前有不错的投资时机。尽管澳大利亚经济仍有些低迷,但联邦政府将在下一阶段努力刺激需求,而且并非JobKeeper那样类型的补贴,而是更多的通过基础设施投资来进行;考虑到美国总统候选人拜登已经胜选,而他将采取更关注气候变化的策略,因此能源行业将会进一步转型。这些内外政策上的变化,都将对不同企业产生具体影响,在投资时都必须考量在内。

投资价值链 协助企业管理

无论是必需服务,还是基建、能源,某种程度都属于抗周期性行业。这也正是PEP在如此充满挑战的情况下,投资组合仍表现良好。

事实上,在整个疫情期间,有些投资甚至超出了PEP自己的预期。

比如他们组合中一家名为AutoPacific的企业。该公司生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90%的拖杆,用于四轮驱动车、传统推车或休闲车之类。当疫情突然来袭,汽车销量出现急剧下降。因此在最初几个月,这项投资令Cameron和同事们很担忧。可令人意外的是,由于国内出行恢复,以及技工专用车辆等加速折旧政策,这家企业销售额猛增到创纪录水平,远远超出预期。

当然,谁也无法预料这样的变化,但就是由于这家公司提供的必需服务,市场占有率又极高,受影响程度相对较小,才能在形势恢复后,很快提高销量。这正是PEP的相对防御性的投资策略在产生作用。

通常,当人们谈论投资组合的防御性资产配置,首先会想到的是现金和政府债券。不过,这些投资品目前的收益率很低,往只有1-2%的水平。

而回顾历史,PEP管理资金的内部收益率长期以来都超过20%。同样“防御性”策略,PEP是如何做到几十年保持高回报的?

Cameron表示,并没有什么神奇的秘诀,就是因为他们所进行的投资都有两个必不可缺的特征:

第一就是防御性。这使得PEP对自己投资的企业的下行风险非常有信心,这使得他们在最坏情况下,也能获得5%到10%的回报。

不过,Cameron指出,光有第一点是不够的。需要“硬币的另外一面”,也就是第二点:管理执行团队。在以往的投资中,PEP总是能很好地和企业的管理团队合作,激励他们,按照约定策略对他们进行调整,为他们的运营和执行提供支持,以此来驱动企业绩效,保障最终收益。

此外,PEP对退出机制也有非常清晰的思路。他们收购企业,在持有期间也会仔细评估,在经历过转型期后会考虑出售企业。

仔细考虑价值链、投资价值链,是PEP工作的重点。通过资产选择,PEP实则是在思考谁在经营企业?他们如何经营企业?想清楚了这些,才能真正通过投资为企业带来增值。

再以Peters冰淇淋为例,最初的所有方雀巢公司是全球知名的大型食品企业,不仅行业经验充分,也运作过各类型的项目。但是,他们的工作关注点不同。因为在全球拥有上千亿的“大生意”,澳大利亚的大企业在雀巢的投资组合就成了“小买卖”。尤其Peters在澳大利亚之外,并没有市场,这让雀巢在制定全球性公司政策时就会忽略前者。

其次,雀巢是一家主营咖啡的公司,其品牌形象与Peters的产品定位并不相符。试想,一个品牌让人第一时间联想到咖啡,就不太会把它作为适合孩子的品牌,而Peters的主要目标对象之一就是孩子们。

另外,雀巢有非常庞大的巧克力业务,因此,他们旗下的冰淇淋公司也必须从中央部门采购巧克力,应收账款需要存放在新加坡。但Peters要从澳新地区的各类街角小店那里收账,这一流程过于漫长,很难和客户建立真正的联系。巧克力因为无法本土采购,很可能发生供给跟不上的问题。

总结而言,本土业务往往需要以本土聚焦策略,提供清晰有效的激励措施,以及支持的资金。听起来很简单,执行起来并不容易。不过,Cameron认为,在高层而言,策略越清晰,就越简单。当然,要做的简单绝非易事,需要专业和勤勉。

低利率、经济衰退之下 2021年如何投资?

谈到2021年将重点关注哪些投资领域,Cameron表示,PEP将持续专注于具有防御性的行业,例如教育、健康、能源、交通等相关领域。其中,尽管一些交通资产(例如机场)在疫情期间受到了很大的挑战,但属于可以以合适方式进行投资。

对于必需服务,如软件即服务(SaaS)行业,上文已提到,PEP最近收购了Citadel——一家健康信息技术公司;数字经济方面,有关Link的收购邀约更是今年业界的热门话题。同时,也关注二级市场中的企业,或是行政管理信息服务等等。

总之,PEP会充分考虑企业类型,选择那些受宏观经济条件影响较小的企业,哪怕未来股市出现修正,也不会被殃及太深。

对于投资者在2021年该制定怎样的投资策略,Cameron建议,首先要注意,官方利率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保持低位,中长期而言,通货膨胀可能会爆发。持续的低利率确实会对资产估值等产生一些扭曲的影响。投资人在考虑从何处获得收益,以及如何实现收益时,必须清楚地认识到利率环境对于风险回报非常重要。

2020年澳大利亚进入技术性衰退,但这只是体现了新冠疫情当前的情况,由于各类政府刺激措施,真正的影响还没有暴露出来。2021年,尤其是下半年,随着刺激政策作用减弱,真正的衰退可能会显现出来。

因此,需要更认真地思考投资组合的策略,虽然股市仍然在持续上涨,但Cameron认为,这种增长很大程度上是由低利率所驱动,而不是经济内在的基本增长。所以,一旦利率降低到不能再低,央行必然会采取量化宽松的政策(就像现在)。总之,当投资者考虑防御性投资策略时,真正需要衡量的就是经济衰退因素。

配置博满元亨基金,投资澳洲第一私募PEP点击此处咨询

私募股权 | 防御型资产配置“知易行难”,不如跟着大佬这样做!

私募股权 | 防御型资产配置“知易行难”,不如跟着大佬这样做!

未来总是难以预测,但即将过去的2020年似乎更是如此,仿佛每一分每一秒都在散发着不确定性。澳洲接受了两波新冠疫情的考验,受到冲击的本土经济要花上更长的时间才能恢复元气。面对即将到来的2021年,唯一确定的就是:来自2020年的不确定性将会延续。

澳洲知名私募界大佬,Pacific Equity Partners的董事总经理Cameron Blanks在近期的访谈中指出:2021年将充满挑战,但机会总是与风险并存

面对近乎于零的现金利率,以及央行不断实施的刺激货币政策,投资人应该如何应对接下来的2021年?应该要如何配置,才能让自己的投资组合“走的更远”?

常见的投防御型资产还好吗?

经济下行时期防御型资产备受青睐。根据资产的不同性质,会有防御性的资产,比如债券类的资产,像国债等,通常会与经济周期走出一波反向关系,经济萎靡时央行会实行宽松货币政策,“放水”会使债券价格出现上涨。

再比如黄金,“盛世古董,乱世黄金”的道理人尽皆知。但从过去三个月黄金的走势来看,黄金传统的避险功能似乎已经“失效”,金价也已从2000美元以上的高位逐渐回落。

这也并非是黄金首次失去避险功能,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时金价也出现过很明显的下跌走势,直到金融危机最高潮过去后,2009年才开始进入一波强劲走势。

那么有什么防御型资产是可以长期持有的呢?

投防御型“资产”不如投防御型“行业”

回归到行业本身,就可以找到答案。Cameron在采访中表示,自己的投资风格更倾向于具有防御性的行业。防御型行业,又称抗周期性行业,即行业表现和经济周期负相关或不相关,在现在的经济下行期也会表现不错的行业。

当前,像是PEP这样的私募投资巨头聚焦的主题就是防御性和必需服务类公司。除了必需服务之外,基建、能源、健康医疗等,某种程度都属于抗周期性行业。

PEP的投资组合在过去的四五年内,一直主要投资健康、基本能源服务等领域,其中无论是智能电表,还是嵌入式网络,或是给偏远地区金矿等企业供电,家庭职业培训平台之类,业务都出现了强劲的反弹。此外,他们还投资于私立医院、医疗器械企业等等。

像是PEP这样的私募股权公司,即便不在经济下行的周期,也依然重点布局防御型行业。

私募股权,双重防御

众所周知,私募股权类投资的平均表现要优于大盘。因为私募股权类投资属于长期的价值投资,由于投资时间线偏长,因此不会轻易的被短期市场的起伏而左右表现。

从上图可以看出,过去20年间,私募股权的年化回报在大多数情况都高于股票。数据指出,自2001年起,私募股权年化回报平均比股票投资高7%。

而澳洲的私募股权投资行业,回报更加出色。澳洲顶级私募股权基金十年的收益率接近20%,显著高于同类的指数基金和顶级养老金基金。

即便是投资于相同的行业,私募投资得益于更早期进入的价格优势、以及长期投资对短期波动的规避,要比股票、或者ETF类投资能获得更高的回报,给投资人带来双重的抗周期优势。

因此,处于经济增长放缓周期的当下,投资于抗周期行业的私募股权类投资会是当下最应该考虑的防御型投资

顶级投资经理给投资人的一些话

Cameron在访谈中说到,在考虑投资组合的构成,确实应该考虑它将如何受到国际贸易环境的影响。在制定投资策略时,也要衡量行业澳大利亚本身的经济情况变化影响的范围是否会涉及自己的投资组合

他个人认为,当前有不错的投资时机。尽管澳大利亚经济仍有些低迷,但联邦政府将在下一阶段努力刺激需求,而且并非JobKeeper那样类型的补贴,而是更多的通过基础设施投资来进行。

考虑到美国总统候选人拜登已经胜选,而他将采取更关注气候变化的策略,因此能源行业将会进一步转型。这些内外政策上的变化,都将对不同企业产生具体影响,在投资时都必须考量在内。

点此阅读更多:《揭秘澳洲第一私募PEP的投资哲学,看澳洲“防御型”投资如何保持20%年化收益》

PEP是谁?

PEP创立于1998年,管理资金超过50亿澳元,是澳大利亚成立时间最长的基金,也是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地区资管量最大也最成功的基金之一,数十年来的内部收益率超过20%。

Cameron Blanks于2002年加入PEP。在此之前,Cameron在澳大利亚和北美的贝恩咨询(Bain&Company)工作了3年,并曾在澳大利亚、亚洲和北美的采矿和建筑行业供职7年。他还获得了麻省理工学院斯隆管理学院的工商管理硕士学位(MBA),以及南澳大利亚大学的硕士和工程学士学位(一级荣誉学位),和研究生学者学位。

我想跟着PEP投资防御型行业点击此处咨询

博满圆桌派 | 全球央行大放水,如何防止“钱包缩水”?

博满圆桌派 | 全球央行大放水,如何防止“钱包缩水”?

新冠疫情对全球经济的侵害与冲击,各国实施各种重大经济刺激政策,让原本就处于“低息时代”的我们正式进入了又一个全球央行“大放水”时期。

本月初澳洲联邦政府预算公布,政府最大程度加大财政开支以拯救澳洲经济;此外,市场已经普遍达成共识,澳联储预计于下月再次降息,也就是比当前的0.25%还要再低。

这意味着澳洲也将正式加入全球的“放水派对”。那么,这对于生活在澳洲的每一个人,意味着什么?

钱包“被”缩水

“乱世之下,现金为王”在后疫情时代早已不适用。

因为随着央行的“放水”,随之而来的就是各类资产价值的上升以及新一轮的通胀被开启。这意味着,我们手上的现金会越来越不值钱。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手上持有过多现金,则会导致个人资产的缩水。本以为钱放银行是最安全保本的选择,但在后疫情时代这已然成为了一个“赔钱买卖”。

股市风险太高,房产市场萧条,在澳洲的我们还有什么理财选择可以帮资产保值?

有什么低风险的投资可以提供稳定的现金流?

澳洲五大保值投资

选择一:房地产投资信托 A-REITs

房地产投资信托(Real Estate Investment Trust,REIT)主要收入来自租金,收益较为稳定,而信托结构亦必须将未来绝大部分的盈余用作派息。正因如此,房地产投资信托的派息率远高于市面一般股票。

当前收益/风险评估

平均年化分红收益范围:4-5%p.a.(但目前澳洲A-REITs板块股价仍下跌10%以上)

流动性:,可以二级市场交易;其中,ASX200内大型的REITs流动性较高,中小型REITs流动性相对较差

风险系数:中高,容易受到商业地产市场环境和股市(二级市场)整体波动影响

选择二:ASX 高分红 ETF

ASX高分红ETF指的是投资澳洲股票市场的ETF基金,此类ETF选择高股息率、且红利抵免水平高的股票进行投资,通常为分红稳定的澳洲大盘股。主动管理和被动指数投资均有。

当前收益/风险评估

平均年化分红收益范围:3-4%

流动性:较高,可以二级市场交易;但作为基金,其流动性略低于股票

风险系数:最高,主要来自持有标的股价波动,分红虽高但却以部分资本损失为代价

选择三:国债

国债是以国家或地方政府信用作为背书的防御型投资,但个人投资人门槛偏高,多数只开放给机构投资人。国债类型有:

  1. Exchange-traded Treasury Bonds (eTBs) ——澳洲单个国债投资
  2. Exchange-traded Trasury Indexed Bond ( eTBs ) ——澳洲国债指数投资
  3. 被动型高评级国债基金投资
  4. 主动型高评级国债基金投资

当前收益/风险评估

平均年化分红收益范围:1-2%(被动);2-3%(主动)

流动性:高,个人交易难度较大,但机构有专门的国债二级市场交易通道

风险系数:最低,主要来自国家或政府破产风险;主动国债投资回报波动受投资策略影响

选择四:高评级企业债

偿债次序高于股权,因此高评级企业债风险较直接的股权投资要低,可以提供较为稳健的现金收益,企业的盈利能力和成长空间不影响企业债收益水平。

当前收益/风险评估

平均年化分红收益范围:3-5%

流动性:中低;无大型的二级市场交易,基金投资有一定门槛

风险系数:较低,主要来自企业破产风险;上市企业债券基金受额外的股价波动

选择五:信贷基金

信贷基金包含各式各样的投资标的,包括一级地产信贷、二级地产信贷、抵押型公司贷、次级公司贷、资产抵押证券、以及混合型等等, 回报通常高于国债和高评级企业债投资。

当前收益/风险评估

平均年化分红收益范围:6%至12%,取决于资产类型

流动性:最低,无二级市场交易,基金投资门槛较高

风险系数:有抵押的信贷投资风险中低;无抵押的信贷投资风险偏高

小结

从投资的底层资产来看,A-REITs和高分红ETF均为股权类投资,而国债、企业债以及信贷基金为债权类投资。

上述介绍的五类保值型投资均有利弊,投资人进行投资决策时,需要从收益、风险以及流动性三个方面考量,做出取舍。

若追求高流动性,那么相对的收益可能会比同样条件的低流动性产品要低;若追求相对高的收益,可能就需要牺牲掉可以随时退出的流动性。

综合考虑来看,高分红ETF不太适合在当前环境下作为保值的投资选择;高评级的企业债或投资于高评级企业债的基金可能是当下性价比最高的保值投资。

博满圆桌派 | 全球IPO“大狂欢”的背后,谁成了真正赢家?

博满圆桌派 | 全球IPO“大狂欢”的背后,谁成了真正赢家?

全球依然受着疫情的笼罩,全球经济也尚未完全复苏,但全球IPO的热潮呼啸而来,成了近期资本市场最火爆的话题。不论是A股、港股、美股亦是澳股,都可以看到IPO新股上市大狂欢的景象。

那么这一波全球的上市热潮中,到底有什么投资机会?我们“抢破头”拿到的IPO,背后真正的赢家又是谁?

澳洲这只IPO,比尔盖茨竟是背后赢家

2020年,我们看到了大量的生物医药、生物科技类公司IPO上市,表现都非常亮眼。澳洲血液检测装置厂商Atomo Diagnostics于今年4月在澳交所上市,上市后涨幅接近100%。

Atomo发行价为$0.20/股,上市后立刻大涨,上市当天股价最终以$0.39/股收盘。在没有拿到IPO原始股、而是直接等公司上市后在二级市场买入,像是AT1这种上市即大涨的股票,一般投资人很容易就会在一个高位进入,不赚反而被套。

在这只股票的背后,IPO上市后真正赚的盆满钵满的其实是早在2016年参投的比尔盖茨旗下基金会。由于基金会基本上在风投阶段参投,进入时间早,比上市价格低许多,也实现了回报倍数接近5倍的好成绩,成为了该IPO上市背后最大的赢家。

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不乏像这样的例子。

全球性数字服务平台Fiverr于今年2月正式登陆纽交所,目前交投于138美元/股,市值接近50亿美元。而该公司早期投资人Square Peg,在该股的回报倍数已接近超10倍。

私募风投机构,是IPO背后的真正赢家

IPO本身对于投资人来讲是个比较好的投资机会,但从上述两个例子可以看出,全球IPO热潮背后更大的赢家,是那些早就已超低价格进入的风投和私募公司。

中国有红杉、高瓴,那澳洲有什么呢?

澳洲私募风投领域排名第一的龙头老大非Pacific Equity Partners莫属,管理资产超50亿澳元。

其他大型私募并购基金包括:Archer Capital、CPE Capital、Quadrant Private Equity。

中型私募并购基金有Advent Partners和Odyssey Private Equity,知名的科技风投公司有Square Peg Capital、AirTree Ventures和GBS Ventures。

私募风投背后的投资人是谁?

1. 养老金

数据显示,澳洲大型养老金平均投向私有资产(即一级市场)的比重达20%,像是Australian Super、QSuper、HESTA等,甚至私有资产投资比重更高。

2. 家族办公室

UBS全球家族办公室报告数据显示,全球家族办公室约有35%的资产配比在另类资产投资中。近年,私募股权类的投资比重已经超越了地产类投资,占比达16%。

3. 主权基金

像是澳洲知名的私募并购基金PEP,其投资人就包括众多主权基金,不仅有澳洲本地主权基金,还有全球其他地区主权基金参与。

为什么大型机构尤其青睐私募投资?

因为回报高。

澳洲投资委员会(AIC,原AVCAL)数据显示,澳洲顶级私募和澳洲私募基金指数,在每一个投资周期中表现均高于澳洲顶级养老金基金。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私募类投资的时间周期较长,因此五年和十年收益率更具有参考价值,短期收益率更容易被突发性事件左右表现。另一方面,正因为私募类投资时间周期长、且回报高,因此资本规模越大的机构越青睐于私募股权类投资。

私募风投重点布局朝阳行业

私募和风投类投资属于一级市场投资,因此不会受困于二级市场上市公司行业的局限性,而可以更多的从基本面角度出发,寻找真正的朝阳产业。

数据显示,过去三年私募股权投资集中在消费品、医疗健康等行业;风投类投资重点布局于科技行业。

不论是消费品、医疗健康还是科技行业,都不是ASX权重最高的板块。但私募风投类投资拥有绝对的自由选择权,可以积极寻找朝阳行业中的佼佼者,因此才能获得比二级市场更高的回报。

小结

总的来说,私募风投类投资的特点可以归为以下两点:

第一,   私募风投基金经理比较主动进行管理,譬如参与到董事会,直接对企业进行整改、提高效率。因此,投资人需要有行业知识和资源去管理好这个公司。

相对的,私募风投类的投资周期非常长,且流动性偏差。因此比较适合寻求长期回报、不需要短期流动性的资金

第二,   私募风投类投资的信息披露比较少,不会像上市公司那么频繁,而是更会集中于投资本身。因此,私募风投类投资需要专业的基金经理人去掌控,专业事情交给专业的人做

keywords:澳洲股票 澳洲基金 澳洲信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