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资本涌入,澳洲科创企业走向世界,为何政府成了“绊脚石”?

| 8月 11, 2021

#澳洲投资 #澳洲基金 #澳洲信托

文章摘要:澳大利亚历史上最大的收购案—美国支付巨头Square希望以390亿澳元的价格收购先买后付领头羊Afterpay。2020年尽管发生了新冠疫情,澳洲科技初创(startups)公司仍获得了创纪录的16亿美元融资,高于2019年的14.8亿美元…然而澳洲科技发展也遇到了自己的问题…

上周,澳大利亚最新且也是历史上最大的收购案——美国支付巨头Square希望以390亿澳元的价格收购先买后付领头羊Afterpay,引发了全球资本圈的热议,我们也撰文详细分析了这一交易。

而这一收购案也打破了人们对澳大利亚的“刻板印象”——这个“坐在矿产”上的国家没什么像样的科技企业。

可事实上,在过去几年中,澳大利亚的科技行业获得了越来越多的市场认可,不断涌现出拥有全球知名度的科技公司,比如:估值200亿澳元的平面设计平台Canva;在纳斯达克上市、估值超830亿美元的企业管理软件公司Atlassian……以及本次主角之一、估值接近400亿澳元的Afterpay。

除了这些百亿巨头外,超十亿美元估值的“独角兽”科创公司也比比皆是。

华人创立的跨境支付企业Airwallex于2021年1月完成了D轮1亿美元融资,其后估值达到26亿美元,投资人中不乏大型资本和科技巨头:Salesforce、Square Peg、MasterCard、ANZ以及腾讯;另一家澳洲工程项目管理软件Aconex于2017年被美国老牌企业软件公司甲骨文(Oracle)以7.8澳元/每股价格收购,折合市值约12亿美元。

可是,在全球资本不断看向澳大利亚科技行业的同时,也必须承认,澳大利亚科技发展也遇到了自己的问题。

近期,在接受《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AFR)》的采访时,澳大利亚最大风投之一Square Peg Capital的创始人保罗·巴萨特 (Paul Bassat) 就炮轰莫里森政府,认为政府疫苗计划的混乱,以及政策的不确定性,影响了当地科技行业的发展速度。

Seek及Square Peg创始人保罗·巴萨特 (Paul Bassat),图/SMH

他警告,澳大利亚在新冠疫情复苏方面落后于世界其他地区的时间越长,当地科技行业目前所面临的技术人才短缺就越严重。

一面是资本市场的热捧,另一面却是人才进不来。澳大利亚科技领域似乎只能“痛并快乐着”。

移民国家却人才难入

2020年,尽管发生了新冠疫情,但是澳大利亚科技初创(startups)公司仍获得了创纪录的16亿美元融资,高于2019年的14.8亿美元,可以说市场极为活跃。

在去年融资规模最大的十个风投项目中,科技企业占了4席(其中SafetyCulture独占2席),跨界科技和其他行业的数字银行Volt Bank和数字教育平台Go1各占1席。也就是说,约有六成的初创融资项目属于科技领域。

博满澳财首席投资官魏睿昊指出,2021年这一趋势并没有任何改变。而之所以,越来越多澳大利亚初创科技企业收到了海外资本的青睐,是由于澳大利亚本地市场的企业估值比较合理。此外,一些科技企业确实有较好的业务能力和商业前景。

然而,澳大利亚科技企业在本土发展确实也面临着诸多问题。

首先就是澳大利亚相对较小——不仅市场规模较小,本地资本也较有限。

其次,由于政府疫苗接种计划推行不畅与疫情的反扑,澳大利亚始终难以“打开国门”。而关闭国境的结果就是,人才流动的停滞,海外的科技人才几乎难以进入澳大利亚。

这也让许多科技企业招人难度远超预期。并且,根据Paul Bassat所言,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招人难度会进一步增加,尤其是当世界其他地区重新开放,但澳大利亚却一直处于关闭状态。

魏睿昊认为,在这种情况下,不仅会让本地企业用工成本大幅上升;缺乏好的人才,也会拖累本地科技企业未来一到两年的发展。

澳大利亚本身是个移民国家,当地的科技公司一直依赖来自海外的人才来提高本身的技术水平,但在新冠疫情爆发后,移民工作方面缺乏明确性和一致性,导致无法很快解决人才引入问题。

另一家风投公司OneVentures的董事总经理米歇尔·迪克 (Michelle Deaker) 博士也表示,随着其他国家或地区(如欧盟)开始推动国际旅行正常化,澳大利亚所实施的国境封锁已经逐渐影响当地的国际竞争力。

这和去年的情况截然相反:2020年,澳大利亚初创企业展现出更具弹性、应对新冠疫情的能力。不断增加的国际投资还证明,海外资本也注意到了这种潜力。但现在,其他地区的企业开始恢复活动,澳大利亚公司却很难进行国际旅行。

澳洲科技企业需要走向世界

尽管目前澳大利亚科技企业收到国门不开、人才缺乏的困扰,但在魏睿昊看来,一些能够把自己的产品和服务推向全球的科技企业还是会有较好发展。

以Square收购Afterpay为例,正是由于Afterpay在被北美市场的高歌猛进,让国际资本看到它的价值;Canva也是如此,其后期获得的大额融资,都是在它进入欧美市场发展以后。

纵观全球,澳大利亚的风投规模仍处于较低水平。中美、欧洲的大量风投规模常常在百亿级水平,在这些资金和其背后巨大市场的扶持下,澳大利亚的科技公司才可能有更广阔的前景。

毫无疑问,新冠疫情加速了全球范围内的技术变革和资本投资热潮。通常,在经济衰退期间,商业投资会大幅下降。然而,由新冠应对措施引发的经济衰退则产生了相反的影响。麦肯锡今年的一份报告称,3/4的受访企业负责人预计,明年的投资还会增加,而且投资主要集中于技术改进。

澳大利亚并不是技术落后国家,一直都拥有较好的科研能力。但是,联邦政府政策的不确定性正在消耗本地的优势。有一些科学家认为,在新冠疫情的刺激下,全球在12个月内即可取得相当于五年的技术进步。因此,随着科技竞赛的展开,澳大利亚政府应该加大政策扶持力度,让科技企业有更好的发展空间。

魏睿昊认为,澳大利亚的科技企业应该“走出去”。本身科技技术的应用和市场拓展就更容易打破地域限制,摆脱对本土市场的依赖,才能获得更有“想象力”的未来。

其相信,Square收购Afterpay可能只是澳大利亚科技企业走向全球市场的一个开始,而绝不是终结。

(文中未注明来源的图片均为Shutterstock,Inc.授权澳财网使用,单独转载图片或致法律风险。)

免责声明:本文中的分析,观点或其他资讯均为市场评述,不构成交易建议,仅供参考,投资时请谨慎决策,风险自担。

第一时间获得最新市场动向

相关文章

市值超越西太、澳新,这家银行却不能跻身四大行,为什么?

市值超越西太、澳新,这家银行却不能跻身四大行,为什么?

#澳洲投资 #澳洲基金 #澳洲信托 文章摘要:澳大利亚四大银行在行业内地位一直都相当稳定,难以动摇,然而疫情期间,一家名叫麦格里的银行的“上位”格外引人注目,股价一路上涨至成为了澳洲市值第三大的银行,因此不少股票投资者将其与澳洲四大行直接类比,却因此而错判了公司的走势…其实,这是很多个人投资者都容易进入的误区… 生活在澳大利亚的人,可能不知道总理的全名,可一定都知道四大银行。 尽管近几年,前有皇家委员会和审慎管理局(APRA)的“敲打”,后有数字银行的追赶,但四大银行在行业内的地位仍十分稳定:...

了解更多
中国突然降息,也刺激澳洲经济?

中国突然降息,也刺激澳洲经济?

#澳洲投资 #澳洲基金 #澳洲信托 文章摘要:在1月17日,中国突然宣布了降息。尽管自疫情以来澳大利亚与中国的关系始终处于紧张状态,中国仍是澳大利亚第一大贸易伙伴国。而此次的货币刺激政策极有可能会对澳洲的经济产生影响,由于疫情规范,中国当地制造设施和港口的广泛封锁势将加剧全球许多商品的短缺,其中也包括澳大利亚… 正当全世界在猜测美国今年会不会四次加息,中国在昨天(1月17日)突然宣布降息。 这是中国自2020年4月以来首次下调关键贷款利率。 突如其来的货币刺激措施令市场感到意外。...

了解更多
新冠“助推”澳洲房价即将见顶,崩盘危机将至?

新冠“助推”澳洲房价即将见顶,崩盘危机将至?

#澳洲投资 #澳洲基金 #澳洲信托 文章摘要:澳大利亚房价在2021年创下了数十年来最大涨幅,专家预测,今年房价仍有上涨空间。经济学家表示“基于过往经验来看,利率是房价最重要的驱动因素之一", 低利率的市场更是会让购房者按耐不住…然而,如果利率回到以前水平,房贷负债将大大增加…下一轮房地产市场低迷如果开始,可能会更严重... 澳大利亚房价在去年创下数十年来最大年度涨幅,超过22%。 尽管许多经济学家和房地产专家预测,房价将在今年晚些时候或者明年见顶。 但这也意味着,他们中多数人都同意,今年房价仍有上涨空间。...

了解更多

keywords:澳洲股票 澳洲基金 澳洲信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