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带领澳洲摆脱新冠疫情危机?民众:换个政府或许能成

| 8月 19, 2021

#全球私募股权策略母基金 #澳洲稳健收益基金 #全球独角兽科技基金

#澳洲投资 #澳洲基金 #澳洲信托

文章摘要:新冠疫情爆发的第一年,大多澳洲民众都认为,相比世界其他地区,澳洲在应对疫情方面做得更好。然而,根据一份最近公布的全澳民意调查,对于联邦/地方政府应对新冠疫情的能力,澳洲民众的信心正在急剧恶化…总理莫里森的支持率在三周内下降了两个百分点,跌至51%…

就在今天(8月19日),悉尼的日新增确诊人数纪录再次被打破,达到681例;墨尔本的日新确诊人数也跳升至近期最高的57例,进入疫情爆发以来的第200个封锁日。而全澳范围,7天平均新增确诊数量已经超过了去年的最高水平。

你对联邦和州政府的疫情应对满意么?

此时此刻,在每一个生活在澳大利亚的人心中,这个问题的答案,恐怕和一年以前有很大不同。

根据一份最近公布的全澳民意调查,对于联邦/地方政府应对新冠疫情的能力,澳大利亚民众的信心正在急剧恶化。其中,现任莫里森政府、新州和昆州政府在民众中的信任度下降最快。

在去年,也就是新冠疫情爆发的第一年,大多数澳大利亚民众都认为,相比世界其他地区,澳大利亚在应对疫情方面做得更好。然而,研究机构JWS最新的全国性“True Issues”调研数据显示,持有该观点的民众比例从今年2份的79%下降至7月份的 57%。

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图/The West Australian

True Issues是一项全国性的季度调查,旨在了解选民关心的问题以及他们对政府应对措施的看法。

结果表明,民众对莫里森政府整体表现的认可度正在直线下滑。其应对新冠疫情措施的民众支持率已从2月份的56%下降到38%。一年前(即2020年7月),这一数据为66%。

该调研于7月中旬展开,到8月截止。在这一过程中,新冠变种病毒“德尔塔(Delta)”已经在新州蔓延,维州、昆州、南澳也因疫情进行了短期的封锁。

调研显示,多个州的选民对政府应对疫情的评分下降,不过降幅各异。平均而言,各州的支持率已从2月份的64%降至53%。

其中,西澳州政府的支持率最高,为78%,与2月份的80%基本持平。南澳州政府虽然得到了62%选民的支持,但相较2月份的78%还是低了不少。新州则从65%下降到49%,昆州从65%下降到 47%。

唯有去年因为酒店隔离管理不当造成病毒肆虐的维州,由于州政府此后持续采取了强硬的控疫措施,支持率为50%,在2月份49%的水平上些微上升。

抗疫失策之一:疫苗接种缓慢

不少当地媒体指出,公众对联邦政府和一些州政府应对疫情越来越不满意,有两大主要原因。

首先,就是疫苗接种计划进展缓慢,已经远远落后于全球的主要经济体。无论是从每天接种百人数量,还是从全国接种两针的人口比例,澳大利亚已经完全没有去年的优势可言。

根据澳大利亚广播公司统计的数据,在全球范围内的大约188个国家中,已经提供了接种的疫苗约为47.966亿剂,相当于每100人大约61.5剂;而在多地爆发疫情后,不断加快接种数量的前提下,澳大利亚目前运达各地的疫苗为1589万剂,每100人61.9剂,仅比全球平均水平高了一点点。

众所周知,在绝大多数国家,接种疫苗的主要目的之一,就是实现“全体免疫”,即当足够多的人接种疫苗,就可以减缓甚至阻止流行病的传播。

不过,群体免疫的阈值并没有一个定数,因疾病种类有所不同。例如,麻疹需要超过95%的人口接种疫苗,但脊髓灰质炎(俗称小儿麻痹症)这一数值则为80%左右。新冠的阈值仍是未知数,但不少传染病专家估计在60%-90%之间。

截至本周二(8月17日),全球两针接种率超过60%的国家约有22个,一针接种率超过60%的国家则约达38个。而澳大利亚的两针接种率仅为27.5%,一针接种率也还不到一半。全球至少有59个国家的接种水平要高于澳大利亚。

而澳大利亚的人均GDP在全球排名第十,并且和主要的疫苗研发国——美国、英国、德国和日本都有较好的外交关系和经贸往来。

因此,和很多发展中国家医疗条件差、缺乏获取疫苗渠道不同,澳大利亚的疫苗接种问题很难不归因于政府的策略失败。

抗疫失策之二:检测跟不上病毒传播

而认为澳洲各级政府应对疫情不力的另一个主要观点是,检测方式未能“与时俱进”,跟上变种病毒德尔塔的传播速度。

根据《澳大利亚金融评论(AFR)》的报道,在昆州最近爆发的疫情中——距离新冠疫情首次爆发已经过去了整整16个月——许多做检测的人还是和以前一样,被迫等待长达数小时,甚至会被护士直接告知“明天再来”。即使接受了检测,根据新州卫生部门当前的建议,拿到结果需要等长达72小时。

昆士兰边境的病毒检测站车辆大排长龙

在新州,尽管每天检测已经增加到大约13万例,但检测不足仍是一个值得担忧的问题。因为按照现在检测比例,每200个人中就一个人确诊。基于悉尼的热点地区约有250万人口,也就是说可能的感染人数或已超过1万人。而目前的活跃案例为8702人。

仍有许多悉尼人根本不知道自己被感染,实际的数字可能远远不止目前确诊的数量。设想一下,其中有多少人是超市工作人员、送货司机、快餐店或空乘人员?

能否加快检测速度?

一家总部位于布里斯班的公司Ellume去年研发了一种家用测试盒。八个月前,美国食品和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了这一产品。消费者可以在沃尔玛花上35美元购买,只需15分钟即可获知检测结果。德国也在使用同类型产品。

但在澳大利亚并没有类似的产品获得批准。澳大利亚治疗用品管理局的理由是:“在新冠病毒感染率较低的社区环境中,出现假阳性和假阴性结果的风险很高。”

但AFR指出,新州被誉为“金标准”的PCR检测,出现假阳性的几率约为2%,出现假阴性的几率为5%。而Ellume临床试验的检测试剂,针对有症状的受试者,正确识别了96%的阳性病例和 100% 的阴性病例;在无症状受试者中,正确率分别为91%和96%。考虑到15分钟就能获得结果,可以用反复测试来弥补正确性的差距和用户操作错误的可能性。

新州医护人员正在对驾车者进行鼻咽拭子检测

只是联邦政府对于这样的快速测试似乎无法接受。

然而,目前德尔塔病毒的快速传播严重考验着澳大利亚的病毒检测能力。鉴于悉尼疫情已持续两个月,并且有愈演愈烈之势,澳大利亚政府却仍不考虑启用其他方案来辅助目前的检测,被很多人认为是医疗监管体系的官僚作风作祟。

莫里森政府还能做下去吗?

JWS的研究人员指出,联邦政府当前面临的最大挑战就是“如何带领澳大利亚摆脱新冠疫情危机?”而在这一点,公众认为他们失败了。并且,这种观感正在不断影响公众对联邦政府整体表现的判断。

当前,将联邦政府整体表现评估为“好”或“非常好”的选民比例为41%,低于2月份的 49%,较去年7月份的58%更是下降了17个百分点。

不过,这还是远高于2020年2月28%的低点,当时,澳大利亚丛林大火肆虐,莫里森却还前往夏威夷度假,未能第一时间积极处理危机,从而饱受批评。

尽管这份调查没有反应出莫里森政府的支持率。但7月中旬的Newspoll民调显示,总理莫里森的支持率在三周内下降了两个百分点,跌至51%。虽然仍远远高于大火时期的最低支持率,但疫苗推进不力已经大大影响选民对他的信心。

这也导致在这份调查中,53%的人选择支持工党,高于了莫里森政府联盟党的支持率。

(文中未注明来源的图片均为Shutterstock,Inc.授权澳财网使用,单独转载图片或致法律风险。)


免责声明:本文中的分析,观点或其他资讯均为市场评述,不构成交易建议,仅供参考,投资时请谨慎决策,风险自担。

第一时间获得最新市场动向

相关文章

亚太金融中心南移,悉尼虎视眈眈

亚太金融中心南移,悉尼虎视眈眈

随着香港的社会环境发生了较大的变化,以及新加坡城在地区经济、金融方面扮演更为重要角色,且疫情彻底改变了工作方式,悉尼竞争成为亚太地区更有吸引力的金融中心机会增加……

了解更多

keywords:澳洲股票 澳洲基金 澳洲信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