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上市公司CEO薪资降至10年最低水平!疫情之下,哪家老板最会赚钱?

| 7月 16, 2021

#澳洲投资 #澳洲基金 #澳洲信托

文章摘要:在受到新冠疫情影响的第一个财政年度——2019-2020财年,澳大利亚排名前100强的上市公司首席执行官(CEO)薪酬降至十年未见水平, 未能拿到奖金的CEO占比较前一年的15%翻了一倍还多…到底是哪些公司掌门人能够在疫情中,仍能给股东带来较大收益,并因此获得更高的收入呢?

在受到新冠疫情影响的第一个财政年度——2019-2020财年,澳大利亚排名前100强的上市公司首席执行官(CEO)薪酬降至十年未见水平。不过,他们中近70%的人获得的奖金,可能是你全年收入12倍以上。

澳大利亚养老金投资者委员会(ACSI)本周发布了最新的“ASX 200公司首席执行官薪酬报告”。

报告指出,前100强公司CEO的实际薪酬中位数在 2019-20财年下降了3.6%,至399万澳元,为10多年的最低水平。拿到奖金的CEO占比69%,中位奖金降至114万澳元,也是10年最低水平。

未能拿到奖金的CEO占比31%,为20年来的最高水平,较前一年的15%翻了一倍还多。

看起来,疫情之下,这些掌管澳大利亚最大企业的高管们日子确实不好过。

然而,“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根据澳大利亚统计局于5月份的数据,澳大利亚全职员工的平均年薪约为8.9万澳元,仅为CEO中位奖金金额的1/12,更是CEO中位收入的1/45。

且如果仔细看数据就会发现,名单中收入前68位现任CEO,实际薪酬中位数是增加的,从419万澳元增加到434万澳元。

那么,在这些澳大利亚最大的上市公司的掌门人们中,到底是哪些人能够在疫情中,仍能给股东带来较大收益,并因此获得更高的收入呢?

收入最高CEO年薪4千万

排在CEO收入排行榜首位的是血浆制品巨头CSL保罗-佩雷奥(Paul Perreault)。他的收入可谓让其他望尘莫及,继前一年拿到3053万澳元收入后,他今年的收入为4304万澳元。

CSL CEO保罗-佩雷奥(Paul Perreault),图/CSL

值得一提的是,Perreault的收入也是该报告发布以来最高的,超过了IDP Education的CEO安德鲁·巴克拉 (Andrew Barkla) 在2018-19年拿到的3776万澳元收入。

不过,Perreault在2013年开始的任期内为股东做出了明显的贡献。ACSI提供的数据显示,CSL过去1年的股东整体回报率高达35%,5年平均年化回报率也达到28.9%。

而Perreault的大部分收入来自“2015年10月根据传统计划授予的14.8万股期权,行权价为每股89.52澳元(当时CSL的交易股价约为233 澳元)”。

CSL周五(7月16日)收盘股价为277.72澳元,截至当天的两年(经历整个疫情)中,股价上涨24.77%。

金矿公司Northern Star的CEO比尔·比门特(Bill Beament)则以3178万澳元位居第二。尽管在2020财年其为公司带来的16.4%股东整体回报率在收入前20位的CEO中并不算特别出色,但该公司5年平均年化回报率高达45.9%,排名第二。

Northern Star CEO比尔·比门特(Bill Beament),图/The West Australian

而Bill Beament和收入排在第五位的金矿公司Evolution Mining CEO杰克·克莱因Jake Klein,这对“黄金双雄”进入前十榜单的主要原因是他们都在2017财年获得了“巨额股权授予”,并在2019日历年的最后几个月全部兑现。在那段时间里,两家金矿公司的股价均大幅上涨。其中,Northern Star的股价翻了一番多,Evolution 的股价则上涨超过50%。

Northern Star周五收盘股价为10.73澳元,截至当天的两年中,股价下跌10.73%。

疫情期间表现卓著的工业房地产公司Goodman 集团的CEO格雷格·古德曼(Greg Goodman)以 2686 万澳元收入位列前三。该公司2020财年股东整体回报率为0.9%,5年平均年化回报率为22.3%。

Goodman集团CEO格雷格·古德曼(Greg Goodman),图/Real Estate

Goodman周五收盘股价为21.95澳元,截至当天的两年中,股价上涨43.65%。

当然这样的榜单,每一年总是几家欢喜几家愁。

2018财年还以2390万澳元年薪位居榜首的澳航(Qantas)CEO艾伦·乔伊斯 (Alan Joyce)收入一年不如一年。2019财年其以1220万澳元位列第八;到了2020财年,由于疫情对航空业的巨大打击,他放弃当年最后一个季度的固定薪酬后,薪酬降至1070 万澳元,跌出前十,排名第十二位。

澳航CEO艾伦·乔伊斯 (Alan Joyce),图/The Australian

CEO的薪酬如何制定?

对于CEO收入跌至十年最低水平,澳大利亚公司董事协会(AICD)的评价是:设定CEO的薪酬是董事会的一项关键职责,董事们花费大量时间对薪酬水平以及门槛进行评估,同时也具备适当的透明度和问责制。受新冠疫情影响,过去一年内,CEO薪酬全面下降的事实符合这一背景。据悉,该协会拥有 4.5万名会员,其中许多是企业董事会的董事和高级商业领袖。

ACSI则表示,过去上市公司的董事会将CEO的薪酬与投资者长期的回报挂钩,但经历了全球金融危机的教训,现在的评估会更好地结合短期和长期的股东回报情况。

10多年前的全球金融危机之后,尽管有些公司的股东整体回报率为负,但它们的高管中仍有不少人获得了不菲的奖金和解职金。从那时起,就不断有投资者向上市公司董事会表达不满,导致了很多公司对CEO及其团队应获得奖金的方式进行了全面反思。

据了解,现在在上市公司的年度股东大会上,股东可以通过一项强制性动议对CEO的薪酬方案发表意见。股东必须投票赞成或反对概述执行高管收入的薪酬报告。25% 的反对投票被称为“第一振”。在第二年的会议上“第二振”则可能会导致所有职务都被撤换,即“两振出局”。

此前,联邦银行(CBA)、国民银行(NAB)、澳新银行(ANZ)及澳大利亚电信(Telstra)在丑闻缠身多年后,这些公司的CEO都遭遇了“第一振”反对。2019 年,西太银行在被指控违反反洗钱法 2300 万次并无意中为儿童性虐待交易提供便利后不久,其CEO和董事会就面临“两振出局”。

因公司违反反洗钱法事件最终引咎辞职的西太银行前CEO 莱恩·哈泽尔(Brian Hartzer),图/Westpac

两振出局的规则等于为投资者提供了一个相当大的‘大棒’,可以在董事会不履行职务的时候使用。

在澳大利亚,高管薪酬的透明度很高,上市公司董事通常也会与投资者密切沟通,以确保结果满足利益相关者的需求。根据ACSI研究显示,这也导致了一个结果:近几年新任命的CEO几乎总是以明显低于前任的薪水开始工作。

CEO们赚得太多吗?

尽管,上市公司高管薪资面临越来越严格的监管,但在当前全澳工资涨幅长期乏力的情况下,和普通人比起来,他们的收入涨幅仍非常高。

不仅如此,在2020年财年的最后一季度,也就是全球新冠疫情爆发、经济影响最显著的时候,全澳有数百万人都是依靠政府的JobKeeper补贴勉强度日,但CEO们的收入并未受到真正的影响。

ACSI数据显示,疫情之所以没有对ASX 100公司的高管薪酬造成影响,股权归属确认(或行使期权)时实现了股权激励的收入,是一个重要原因。不少高管都在2019年末到2020年初澳股大涨时,套现了股票。

澳大利亚反贫中心(Antipoverty Centre)认为,虽然疫情期间,许多公司董事会削减了CEO的薪酬并取消了2020年的奖金支付,但这对这些公司被裁员和降薪的员工只能看作一种精神“宽慰”。他们更希望看到这些钱用回到其员工和失业者身上。

免责声明:本文中的分析,观点或其他资讯均为市场评述,不构成交易建议,仅供参考,投资时请谨慎决策,风险自担。

(文中未注明来源的图片均为Shutterstock,Inc.授权澳财网使用,单独转载图片或致法律风险。)

第一时间获得最新市场动向

相关文章

跑赢大盘的房地产投资新选择,带你从头捋一遍

跑赢大盘的房地产投资新选择,带你从头捋一遍

#澳洲投资 #澳洲基金 #澳洲信托 文章摘要:半个世纪的繁荣和萧条,尤其是经历了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全球疫情之后,A-REITs已经发展成为一个价值1330亿澳元的板块。长期以来,由于A-REITs的高分红率和低债务水平,广受国际资本喜爱...如此多的A-REITs种类和产品,投资者又该如何选择? 在此前的一些文章中,澳财已经对于一种投资房地产灵活性更高的资产——房地产投资信托基金(REITs)进行一系列介绍,包括投资REITs的五大优势,三只具有显著特点的单一资产类别REITs,以及三只值得关注的澳大利亚房地产ETF产品。...

了解更多
1千万人在封城中,GDP将重挫1%,商界与政府博弈谁赢了?

1千万人在封城中,GDP将重挫1%,商界与政府博弈谁赢了?

#澳洲投资 #澳洲基金 #澳洲信托 文章摘要:随着新州和维州实施更严格的封城,现在全澳近一半的人口——超过1000万人再次身处极端封锁状态中。最受商界反对的就是:整个建筑行业将在悉尼范围内关闭至少两周…新州和维州的封锁措施将对经济产生重大影响,第二季度和第三季度的GDP将下降1%… 由于感染性更强的新冠病毒变种Delta仍然在不断蔓延,感染人数还未出现明显下降趋势,维州已经宣布墨尔本目前实施的5天封城将延长。有流行病专家预期,这次延期可能为7-10天。 与此同时,新增感染人数的上升让新州州长格拉迪斯·贝雷吉克利安 (Gladys...

了解更多
中国市场受限,“富到流油”的中东能成为澳洲农产品第二块黄金地吗?

中国市场受限,“富到流油”的中东能成为澳洲农产品第二块黄金地吗?

#澳洲投资 #澳洲基金 #澳洲信托 文章摘要:随着澳中两国贸易关系恶化,澳大利亚的农业出口商进退维谷,尤其是红酒、海鲜等生产商“伤得最深”。有一些贸易专家就提出,中东那些“富到流油”的地区可以成为澳大利亚的下一个黄金地…澳大利亚海湾国家组织的负责人中东的中产阶级也在日益崛起,理应成为澳大利亚的下一个贸易目标群体… 疫情前的十年,尽管铁矿石是澳大利亚对华出口的绝对“霸主”;可同时,居民日益富裕也带动了对高品质食品的需求,对于澳大利亚农产品出口而言,中国不断壮大的中产阶级则可谓是“金主”,需求量数倍甚至十数倍地增加。...

了解更多

keywords:澳洲股票 澳洲基金 澳洲信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