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邦政府花钱“上瘾”:经济正在好转,但预算却没有

| 12月 17, 2021

#全球私募股权策略母基金 #澳洲稳健收益基金 #全球独角兽科技基金

#澳洲投资 #澳洲基金 #澳洲信托

文章摘要:面对昨日发布的《2021中期经济和财政展望报告》(MYEFO),澳州联邦政府得到的指责却多于赞美。从外表看,在经济蓬勃发展的背后,澳大利亚联邦预算实则持续处于失控的状态,并且拒绝实施管控措施。虽然目前联盟党政府大力支持受封城和关店拖累的经济,然而,在大选获胜时,执政者是否会持续尊重纳税人有限的金钱呢?

昨天,澳洲联邦政府发布了《2021中期经济和财政展望报告》(MYEFO),这是在明年大选之前,联邦政府所做的最后一次重大预算和经济展望更新。

经济和财政展望报告

报告指出,随着墨尔本和悉尼结束封城,新增就业岗位创历史新高,过去6个月中有5个月失业率低于5%。劳动参与率接近历史新高,同时,澳大利亚也没有出现美国那样由通胀驱动的辞职潮。

报告预测,2021-22年的工资增长将比通胀低0.5%,但是这种情况会在2022-23年发生逆转,工资增长比通胀高出0.5%。政府预计2024-25年的工资将增长3.25%,反映出对经济复苏的乐观程度高于5月预算发布时预期。

报告还预测澳洲的失业率将有所改善,预计本财政年度的失业率将为4.5%,未来几年将降至4.25%。

在预算方面,未来四年,受额外的个人所得税所推动,联邦政府将额外获得1060亿澳元的财政收入,并且将带动赤字的下调。联邦政府现在预计2021-22年的赤字将达到992亿元,低于5月联邦预算预测的1066亿元。并且净债务有望在2025年达到最高,约为9140亿元,这要低于此前预测的近一万亿澳元的债务峰值。

联邦政府预算“失控”

然而,这份报告在发布之后,得到的指责却多于赞美。工党影子财长吉姆·查尔默斯指出,政府报告预计的工资增长不可信,因为此前的预测没有实现。

他说:“本届政府预测了55次工资增长,有52次低于他们的预测。”

主流财经媒体《澳洲金融评论报》从昨天到今天也发表了社论和多篇文章,指责联邦政府“预算失控”(Budget is spinning out of control)、“预算井喷”(budget blowout)和“支出挥霍”(spending splurge),担忧政府大手大脚地花钱,会让澳洲背上沉重而难以消除的债务。

政府预算失控

文章表示,虽然经济正在蓬勃发展,但是澳大利亚联邦预算却持续处于失控的状态。随着大选的临近,现任政府似乎已经对花钱“上瘾”。

受益于大规模刺激措施,11月的失业率降至4.6%的极低水平,这固然是一个好消息,但年中预算更新则暴露持续十余年的结构性赤字问题。简言之,澳大利亚正处于入不敷出的状态。

未来四年,尽管更为强劲的经济能为政府带来1,060亿澳元的额外收入,但是只有23亿澳元用于弥补仍高达3400亿澳元的赤字。政府把几乎所有的新增收入投入到了以下几个方面,即“国家残障保险计划(NDIS)”、近期的防疫支出、大选、以及疫苗、隔离设施和国家安全等秘密交易上(至少有160亿澳元)。

随着德尔塔变种来袭,新州和维州将不得不在留职补贴上新增支出250亿澳元。这本应该提醒政府,疫情还未结束的时候要多准备些资金。然而,增加预算的“财政战略”,只知道继续增加支出来推动经济增长。

因此,预算盈余甚至平衡是绝对不用再奢望了。而且没有迹象表明现政府会考虑在明年联邦选举之前进行中期预算修复。

自今年5月联邦政府发布预算案以来,澳洲的经济前景有所改善,然而长期预算赤字预测在恶化,到2030年,赤字预计将持续占GDP的2%,即400亿澳元(按当前澳元价值计算)。而债务总额将在2024-25年达到1.2万亿澳元,几乎占GDP的50%。

基本现金余额

就在澳洲央行——澳联储(RBA)准备于明年2月至5月期间减少政府债券购买规模之际,财政宽松政策却导致负债急剧膨胀,继而推高政府的借贷成本。

3000亿的紧急防疫支出已经让政客、(可能也包括公众)对数十亿澳元的借贷成本井喷感到麻木。

可以肯定的是,许多临时性的防疫支出对于拯救经济和社会来说是必要的。对于新州、维州和澳首府领地封锁状态下的家庭和企业而言,他们需要最近的250亿澳元支出,但问题是已经形成了一个滑坡状态。

《澳洲金融评论报》表示,当政府在900亿澳元的JobKeeper补贴上花费超出必要水平数百亿,并且拒绝实施管控措施时,似乎已经形成了缺乏纪律的消费习惯。

社会福利国防建设支出

“现在的担忧不是临时的防疫支出,而是为社会福利和国防建设的巨大永久性支出压力。”

到2023-24年,政府支出占GDP的比重预计仍将高达27.3%,比新冠疫情前每年高出约500亿澳元。

这还是在考虑更多的选举之前的计划支出。到了选举期间,政府可能会抛出更多的支出政策,例如,如果政府决定扩大中低收入税收抵免范围,则成本新增约80亿澳元。

接下来的四年内,NDIS新增260亿澳元。因为各州警告说任何削减都是从残疾人口袋里掏钱。而在长达的十年内,NDIS可能每年造成多达750亿澳元的成本,并超过联邦在医疗保险上的花费。

随着人口老龄化和对华政策变化,老年护理和国防方面也面临巨大未编入预算的中期支出压力。

根据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的数据,澳洲加入AUKUS小集团的“会员费”——8艘核潜艇的成本,在未来几十年几乎翻了一番,达到1710亿澳元。

长期结构性缺陷

《澳洲金融评论报》文章表示,联邦政府预算处于长期的结构性赤字状态,但政府和工党都不愿意解决这个问题。

财长乔什·弗莱登伯格
财长乔什·弗莱登伯格 图/Dominic Lorrimer

联邦财长乔什·弗莱登伯格并未在选举前谈论预算修复问题,而工党影子财长吉姆·查尔默斯则在讨论可能数额更大、但性价比更高的赤字。

乔什·弗莱登伯格在去年曾表示,一旦失业率降至5%会实施预算修复。现在的目标是大约4%,并且是在选举之后。

《澳洲金融评论报》表示,新冠疫情危机之后,乔什·弗莱登伯格可能会重蹈全球金融危机(GFC 2007-2008)后前工党财长韦恩·斯旺(Wayne Swan)的覆辙。

2007-2013年联邦政府财长韦恩·斯旺
韦恩·斯旺,2007-2013年联邦政府财长

虽然两位财长为应对经济危机的威胁而花费巨资是合理的,但他们都没有表现出控制经常性中期支出的意愿。

工党吉拉德政府在没有资助的情况下,于2013年7月1日发起了NDIS,但仍拒绝承认问题或说明将如何解决或资助它。现任联盟党政府试图为NDIS参与方引入独立评估,但由于工党的威胁和各州搭便车的行为,也未能控制其庞大的社会福利计划(支出)。

一切为了选举

联盟党政府现在已经花费了3330亿澳元,以支持受封城和关店拖累的经济。这一措施毫无疑问是成功的。澳大利亚在职人士不仅避免了2020年担心的早期衰退,甚至总体上比过去更好。

选举投票点

然而,《澳洲金融评论报》指出,本届政府似乎无法阻止花钱冲动,这种对2014年Abbott-Hockey预算紧缩的矫枉过正就是为了赢得2022年大选。

据了解,联盟党政府将在选举后开始预算修复。但2014年预算紧缩的教训是,投票日过后,选民们会对突然紧缩非常不满。不过,即便重头来过,财政保守派陆克文也仍会呼吁:是时候停止过度支出、倾听选民的声音了。

最后,《澳洲金融评论报》评论道:政治制度让纳税人失望。在大选获胜时,(执政者)几乎没有尊重纳税人有限的金钱。

免责声明:本文中的分析,观点或其他资讯均为市场评述,不构成交易建议,仅供参考,投资时请谨慎决策,风险自担。

(文中未注明来源的图片均为Shutterstock,Inc.授权澳财网使用,单独转载图片或致法律风险。)

第一时间获得最新市场动向

相关文章

亚太金融中心南移,悉尼虎视眈眈

亚太金融中心南移,悉尼虎视眈眈

随着香港的社会环境发生了较大的变化,以及新加坡城在地区经济、金融方面扮演更为重要角色,且疫情彻底改变了工作方式,悉尼竞争成为亚太地区更有吸引力的金融中心机会增加……

了解更多

keywords:澳洲股票 澳洲基金 澳洲信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