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支付宝、Afterpay…澳洲政府盯上科技巨头们的“钱包”

| 1月 11, 2022

#全球私募股权策略母基金 #澳洲稳健收益基金 #全球独角兽科技基金

#澳洲投资 #澳洲基金 #澳洲信托

文章摘要:随着数字时代的普及,以及新冠疫情的影响,手机付款成为了越来越多人的选择,现金支付也逐渐被替代。与此同时,联邦财长也宣布将加强对互联网支付巨头的监管,并降低科技巨头占有率攀升所带来的金融稳定性风险。面对数字支付,数字货币等相关支付系统“25年来之大变革”,澳大利亚是否能顺利过渡到数字时代呢?

手机付款

尽管仍有不少人坚持用现金,但新冠疫情确实加速了“数字钱包”在澳大利亚的普及,现在几乎有近半数澳大利亚人在使用手机付款。

在澳大利亚支付系统每日交易量攀升至6500亿澳元的同时,硅谷的互联网巨头、中国的支付企业争相“吞噬”受到更大监管的传统银行所占据的支付市场份额。

联邦财长乔什·弗莱登伯格 (Josh Frydenberg)在2021年最后一个月宣布,在2022年将通过立法,迫使苹果等互联网支付巨头坚守本地监管,同时降低科技巨头占有率攀升所带来的金融稳定性风险。

联邦财长 Josh Frydenberg正在进行手机支付,图/AFR
联邦财长 Josh Frydenberg正在进行手机支付,图/AFR

另外,全球新兴的加密资产行业规模超2万亿美元(2.8万亿澳元),超过200 万澳大利亚人涉入其中。为保护散户投资者权益、提高对加密货币交易所运营商的要求,该行业也将面临的新的许可制度。

Frydenberg表示,对于来自三项政策审查的数十项建议,联邦政府正在逐一审查,以赋予政府和澳联储更多的权力。

根据联邦政府的计划,会在今年立法,扩大对支付服务的定义范围。

澳联储行长菲利普·罗伊(Philip Lowe)公开表示赞同,并认为,要确保央行跟上市场快速变化的步伐,此举非常必要。

同样大为支持政府这一举措的还有澳大利亚目前最大的支付系统提供商——联邦银行(CBA)首席执行官马特·科明(Matt Comyn),他与苹果的“恩怨”由来已久。

去年早些时候,Comyn和Lowe均曾向政府喊话,要求对苹果 iPhone 芯片访问收费情况进行监管。

按照CBA提供的数据,Apple Pay占到全澳数字钱包支付市场的80%份额,用Comyn的话说,“谁也竞争不过苹果”。

因为苹果iPhone 芯片可与银行支付终端进行通信,银行使用这一功能就必须向苹果支付费用。

看起来,苹果很快就无法在澳大利亚这样“躺着赚钱”了。

监管旨在“捍卫”支付主权

除了苹果以外,澳大利亚政府同样计划将Google数字钱包以及被美国支付巨头Square(现更名为Block)以290亿美元收购的Afterpay等其他产品纳入监管。

此外,由于中国互联网支付巨头“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在澳大利亚拥有不少客户和使用网点,也可能被纳入监管范围。

互联网支付巨头

根据《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AFR)报道》,这样做主要有两个目的:

首先,此举可为本土银行创造公平的竞争环境,便于这些机构为国内支付基础设施提供资金,而不是将收入拱手让给不受同等监管约束的硅谷巨头。

其次,财长可以获得指定支付系统的授权,回应金融监管机构的担忧,即数字支付平台的大幅增长后,如果数字钱包系统出现故障,或者与澳元挂钩的加密货币(称为稳定币)币值失控,可能威胁整个澳大利亚金融体系的稳定性。

因此,在宣布这次对支付系统的“变革”时,财长甚至说,“澳大利亚必须保留对我们支付系统的主权”。

“如果我们不改革当前的框架,硅谷将决定我们支付系统的未来。”

苹果和Afterpay或成主要监管目标

本次澳大利亚政府对支付系统做出的变革的一个主要方面,就是扩大1998 年《支付系统(监管)法》中对支付系统的定义。

再加上引入“部长指定权”,以应对智能手机支付兴起以及“先买后付”(BNPL,如Afterpay)使用量的激增。

在智能手机支付方面,据联邦银行估计,到 2021 年底,通过数字钱包进行处理的交易在借记卡和信用卡支付中的占比达到50%。其中,80%通过不受监管的Apple Pay进行。

苹果支付

在7月份的一次议会调查中,其首席执行官Comyn表示,苹果限制银行获取与支付终端iPhone 芯片的通信有悖公平竞争原则。

对此,苹果公司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Tim Cook)回应:“任何类型的监管都应该以对用户有利为出发点”。

财长Frydenberg则认为:“随着越来越多的澳大利亚人利用这些技术并投资数字资产,强有力的监管制度对保障他们的利益非常重要。”

“先买后付”方面,当前全澳已有超过500万个活跃的账户,按价值计算,这些账户约占在线零售交易的20%,但先买后付却不受官方支付系统和信用法规监管。

作为澳大利亚本土最大的先买后付公司,Afterpay成为监管部门“重点照顾”的对象。

数字货币为未来发展图景

在对美国大型科技企业频频“出手”(去年澳大利亚政府曾迫使 Facebook 和谷歌向传统新闻出版商支付费用,并遵守新媒体谈判准则)的同时,澳大利亚政府所希望的是,通过数字支付、区块链等技术,重塑本地的支付系统,并使得当地的商业更为多元化。

为此,澳大利亚政府计划修改《公司法》,为“去中心化自治组织(DAO)”创建一个新的企业结构,继而为公司管理创造一种替代模式。

据了解,有超过 200 万澳大利亚人购买了比特币(bitcoin)、以太币(ETH)和 Tether 等加密资产。联邦银行去年11月也宣布,明年将在其银行应用程序中尝试向客户提供各种加密资产。

中央银行数字货币

联邦政府将在今年初就新法规征求意见,将加密货币交易所纳入与持牌金融服务提供商类似的监管制度,以确保投资者获得保护。

政府还将审查澳大利亚是否应在零售市场采用“中央银行数字货币”(CBDC)。

在数字货币方面,尽管澳联储正在研究金融机构使用 CBDC的益处,但对零售CBDC的必要性持怀疑态度。

澳联储发布了长期项目“Project Atom”,旨在利用加密货币技术简化大公司融资。

该项目参与方包括联邦银行、国民银行(NAB)和Perpetual公司,批发投资者可以用项目发行的CDBC在以太网(Ethernet)交易平台上进行银团贷款融资、结算和还款。

研究结论认为,CDBC可以取代银团贷款中高度人工化的纸质流程,实现“显著的效率提升和运营风险降低”。通过这项技术,借款人将更快收到贷款,贷款人可以同时进行更复杂的贷款安排。

但Project Atom团队警告称,在产品推出之前,还需要克服许多法律和技术障碍。

显然,莫里森政府则想要行动更快一些,财长和金融服务部长简·休莫(Jane Hume)都希望在今年年底前建立CBDC发展路径,当然这还要取决于联邦选举。

Frydenberg表示,支付行业和加密资产行业的重组将见证政府和行业制定的“战略计划”,这是澳大利亚支付系统“25年来之大变革”。

联邦政府乐观预期,如果他们能找到好的解决方案,澳大利亚将引领全球数字支付革命。

免责声明:本文中的分析,观点或其他资讯均为市场评述,不构成交易建议,仅供参考,投资时请谨慎决策,风险自担。

(文中未注明来源的图片均为Shutterstock,Inc.授权澳财网使用,单独转载图片或致法律风险。)

第一时间获得最新市场动向

相关文章

亚太金融中心南移,悉尼虎视眈眈

亚太金融中心南移,悉尼虎视眈眈

随着香港的社会环境发生了较大的变化,以及新加坡城在地区经济、金融方面扮演更为重要角色,且疫情彻底改变了工作方式,悉尼竞争成为亚太地区更有吸引力的金融中心机会增加……

了解更多

keywords:澳洲股票 澳洲基金 澳洲信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