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经济增长为何如此需要移民?

| 12月 15, 2021

#全球私募股权策略母基金 #澳洲稳健收益基金 #全球独角兽科技基金

#澳洲投资 #澳洲基金 #澳洲信托

文章摘要:澳洲于12月15日宣布对国际留学生和技术移民打开国门,实际上,因近两年澳大利亚移民陷入停滞,不仅导致人口增长乏力,更造成各类人才的短缺…疫情前,澳洲的经济增长已经极为乏力。无论从哪个角度看,澳洲需要更多移民,才能保障经济增长不会出现“在解封后短暂恢复,但长期失速”的问题…

尽管因为新冠最新变异株奥密克戎(Omicron)推迟了两周,澳大利亚还是在今天(12月15日)正式对国际留学生和技术移民打开了国门。

根据澳大利亚内政部官网信息,从12月15日起,全面接种两针疫苗的国际学生、符合条件的签证持有者将不必申请入境豁免许可,就能直接进入澳大利亚。不过,目前所有人在抵达后仍需自我隔离72小时,并且只能进入允许海外旅客入境的州和领地。

澳洲开放边境

事实上,由于全澳的劳动力紧张问题越来越严重,联邦政府对于留学和移民的态度已有很大转变。

近期,总理莫里森宣布,增加了技术移民签证和人道主义签证名额,总共将提供约20万个名额。

为了进一步支持教育行业的复苏,12月1日起,政府还把2年授课型硕士研究生485签证期限,从原本2年延长至3年。职业教育和培训 (VET) 部门的毕业生,也将获得为期2年的临时毕业生签证。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采访了最早一批登陆澳大利亚的国际留学生,他们都表示“很高兴回来”。不过,他们中的一些人也表示,因为澳大利亚这一年多以来极为严格的边境政策,让很多留学生感觉这里并不欢迎他们。

过去两年,澳大利亚的移民陷入停滞,不仅导致人口增长乏力,更造成各类人才的短缺。更严峻的是,在疫情前,澳大利亚的经济增长已经极为乏力。无论从哪个角度看,这里真的需要更多移民,才能保障经济增长不会出现“在解封后短暂恢复,但长期失速”的问题。

请点击下方,观看本期视频

人口增长停滞对经济增长意味着什么?

根据经济理论,有三个劳动力因素能够影响国家的长期潜在经济增长率,分别是:人口;劳动参与率;生产率。

如果其他情况不变,这三个因素中某一个的增长得到提升,经济潜在增长率就会得到提升。

而在澳大利亚,由于经济结构的问题,近几年生产率增长一直非常缓慢。而人口和劳动参与率的增长主要就是依靠移民。

国际三大评级机构之一的惠誉(Fitch)此前发布的研究报告显示,在2005年以前,澳大利亚生产率都是主要经济增长的主要引擎,但此后生产率表现一直不断恶化。

如下图所示,随着过去十年生产率的下降,澳大利亚增长变得严重依赖劳动年龄人口增长和就业人口比例。

澳洲gdp

因此,自2005年以来,澳大利亚一直依赖移民来实现经济的增长。也是从那一年开始,净海外移民大幅增加。

澳洲人口

实际上,2000-2019年间,澳大利亚经历了大型发达国家中最快的人口增长。从供给侧看,人口增长一直是澳大利亚经济增长的主要源泉。

这一发现与生产力委员会最近的分析一致。

根据生产力委员会的数据,疫情爆发前的十年是澳大利亚人均收入和产出增长60年来最慢的时期。

惠誉经济学家表示,澳大利亚关闭国际边境的决定导致2020年和2021年净海外移民人数陷入停滞。

2020年,澳大利亚人口仅增加了125,000人,接近自然增长水平,净海外移民人数略有下降(-5,000人)。惠誉称,2021年净海外移民人数可能是负数(-10,000)。

澳大利亚移民

根据澳大利亚统计局(ABS)数据,截至今年第一季度,澳洲人口增长率为0.1%,创历史新低。净海外移民人口连续四个季度呈现负增长。

这对劳动力市场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惠誉表示,“毫无疑问,澳大利亚劳动力市场紧张和疫情后职位空缺增加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净海外移民的减少。”

“在支持性宏观政策背景下,劳动力需求增加,而净海外移民这一最大的劳动力来源已经枯竭。”

惠誉估计,2020年和2021年澳大利亚净海外移民导致的劳动力供应短缺总计约27.5万人。移民人数将在今年之后逐渐恢复,2023年将恢复到疫情前水平。

但惠誉不认为,2020年和2021年的移民短缺会在未来五年内完全恢复。如果疫情没有发生,这些移民本该来到澳大利亚。

所以,这也正是为什么新南威尔士州长呼吁:澳大利亚应该在未来五年引进200万移民,每年大约40万人

如下图所示,红线(澳大利亚新潜在增长率)是如何滑到蓝线(旧潜在增长率)之下的,以及红线是如何随着时间推移而永久降低的?

澳大利亚gdp

其原因是澳大利亚人口增长停滞。惠誉预计,到2026年,GDP将比疫情前预测水平减少1.9%。未来几年澳大利亚经济将很快出现产能受限的情况,因为没有足够的人口和人才来支撑生产力的发展。

技术职位空缺达到13年高点

2021年10月,技术职位空缺攀升至13年的高点。根据初步结果显示联邦政府官方职位空缺指数为7.8%,或达到18100个。自2008年10月以来首次在技术职位空缺记录上突破25万个。

据联邦政府,澳联储以及大部分经济学家预计澳大利亚的劳动力市场将在明年继续显著地紧缩,而推动失业率降低到近4%的水平。

澳大利亚行业分析

根据相关数据,2020年和2021年澳大利亚净海外移民导致的劳动力供应短缺总计约27.5万人。

预计移民将在今年之后逐渐恢复,2023年将恢复到疫情前的年增长水平。但如果要弥补这两年的人口“损失”,仍需要更大移民数量。

缺乏移民增加滞胀可能

人才的减少以及创纪录的职位空缺将导致工资上涨压力增加。惠誉认为,近年来,澳大利亚社会未能意识到的劳动力供求错位,最终将转化为更高的工资增长。

而更高的工资增长率也会推高通胀。这意味着企业会将把增加的劳动力成本转移到产品价格中,以保持利润率,预计明年开始到2023年,这种现象会越来越明显。

澳联储发布的预测也显示,到2023年底,工资增长率可能达到3%,这是十年来澳大利亚工资增长最快的一个季度。

与此同时,澳大利亚的经济增长却缺乏“后劲”。

投资者必须了解,目前澳大利亚的经济发展,主要基于疫情封锁对经济打击后的反弹。

但中长期看,一方面,为了应对疫情,政府连续两年“疯狂撒钱”,财政赤字大幅上涨;另一方面,从今年上半年开始,一部分财政补助开始暂停,未来势必最终全部停止,内需可能因此出现明显的下降。

澳洲gdp

在通胀压力增加,经济增长又可能面临失速的情况下,澳大利亚的滞胀风险正在增加。

重开边境,哪些行业受益?

在疫情前2年里(2018和2019),澳洲平均每年约有11万技术移民,满足了澳大利亚多数技术岗位的劳动力需求。而海外学生每年对经济贡献价值约400亿澳元。

澳洲放开边境

无论从解决劳动力紧张和刺激经济增长两方面看,更多地引进技术移民和海外学生都会有帮助。事实上,政府也意识到这一点,开始一定程度放开移民政策。

有一些具体的行业也必然会受益于更为积极的移民和留学政策。

首先,就是国际教育产业与留学中介。由于国境封锁,2021年上半年澳大利亚教育收入出现进一步下降。继2020年下降24%后,2021年上半年教育出口再次暴跌36%。维多利亚大学智库Mitchell Institute发布的模型也显示,由于国际边境关闭,澳洲大学三年内累计损失高达190亿澳元。随着留学回归,教育业可以弥补一定损失。

其次,首府城市的CBD公寓市场的低迷状况可能因此改善。疫情前的五年中,悉尼和墨尔本CBD的公寓的主要购买者就是新移民。因为供应增加以及需求因封锁和国际学生无法入境,悉尼、墨尔本和布里斯班CBD地区租赁住宅空置率不断上升。9月份悉尼CBD区租赁公寓空置比例上升至8.2%,墨尔本上升至8.4%,布里斯班猛增1.1%至8.6%。留学生的回归可以缓解首府城市CBD的住房空置率高企问题。

此外,CBD的餐饮与零售业也可以获得“拯救”。根据世邦魏理仕的数据,墨尔本截至今年6月的半年内,当地零售物业空置率为12.8%;然而,在新冠疫情发生之前,这一数字仅为2.7%。如果留学生能够回归,CBD的商业或许能重回繁荣。

实际上,从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澳大利亚的经验一直是:经济要发展繁荣,就需要引进移民。疫情进一步表明,没有海外留学生和移民,澳大利亚面临全国技术人才和劳动力普遍短缺。

因此,是否能够有更为宽松的边境管控政策和更为积极的移民政策,对澳大利亚未来的经济前景至关重要。

免责声明:本文中的分析,观点或其他资讯均为市场评述,不构成交易建议,仅供参考,投资时请谨慎决策,风险自担。

(文中未注明来源的图片均为Shutterstock,Inc.授权澳财网使用,单独转载图片或致法律风险。)

第一时间获得最新市场动向

相关文章

亚太金融中心南移,悉尼虎视眈眈

亚太金融中心南移,悉尼虎视眈眈

随着香港的社会环境发生了较大的变化,以及新加坡城在地区经济、金融方面扮演更为重要角色,且疫情彻底改变了工作方式,悉尼竞争成为亚太地区更有吸引力的金融中心机会增加……

了解更多

keywords:澳洲股票 澳洲基金 澳洲信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