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攀登者”:华裔金领的普惠金融创业之旅

| 12月 16, 2021

#全球私募股权策略母基金 #澳洲稳健收益基金 #全球独角兽科技基金

#澳洲投资 #澳洲基金 #澳洲信托

文章摘要:人工智能决策公司RDC的创始人Ada Guan,在全世界因新冠疫情面临不确定性时,带领团队迅速做出调整,靠着创业团队的凝聚力和应变力,RDC签下了本地最大商业银行之一的国民银行,获得了博满澳财领投的1500万澳元融资,随后又…作为华人女性,Ada不仅不断打破澳大利亚职场的天花板

写在前面

商业的本质,是在人与人之间发生的价值交换。在财经世界中,最精彩的永远是人的故事。

而在中澳当前错综复杂的关系中,每一个间于其中的个人,在大时代浪潮的推动下,都不得不做出选择。

博满澳财全新制作的澳财访谈系列节目《拾分》,旨在目前这样一个中澳关系充满挑战又不失机遇的背景下,向华人社区进一步展现澳大利亚财经界的领军人物、意见领袖,以及新生代的创业者们是如何面对挑战和机遇并获取成功,分享他们的人生智慧和经营哲学。同时,也带来他们对于澳大利亚的创业、科技、金融等各个商业领域的独到见解与感悟。

《拾分》,希望能让您听到澳大利亚财经界最有价值的声音。


在创业之前,Ada Guan的整个职业生涯,都是在大型企业中,推动使用科技和数据进行商务转型和创新。

从Woolworths到西太银行(Westpac),再到全球科技巨头甲骨文(Oracle),Ada分别体会过作为甲方(客户)和乙方(服务提供商)的双重角色,也逐渐发现现代商业环节中的一大痛点:经济中重要的组成部分——中小企业的信贷困境。

如果时间回拨到六年以前,时任甲骨文全球资深客户总监的Ada 一定会做出同样的选择——辞去高薪的高管工作,创立人工智能决策公司Rich Data Corporation(后简称:RDC)。

因为她看到了一个巨大的机会:结合海量数据,开发人工智能AI决策平台,可以帮助商业银行更快、更准确、更合规地给需求迫切的中小企业发放贷款。

而这也将实现她一直以来希望做的一件事:普惠金融。就像普及基础医疗那样,让金融为更多普通人、小企业提供服务。

创业从来不能“单打独斗”,Ada把自己的前上司、前同事,和弟弟都拉来入伙!首席产品官Gordon Campbell是甲骨文前资深产品和创新总监,首席技术官Charles Guan是前新州司法部企业架构主管,而董事长Michael Coomer更是前西太银行(Westpac)首席运营官(COO)、澳新银行(NAB)首席信息官(CIO)。

组建了“梦之队”,Ada的创业也迎来了“完美开局”。在RDC创立后很短的时间内,公司就开拓了北美和中国市场。

然而,正当RDC在全球大展拳脚,新冠疫情席卷而来。

伴随着全世界都面临的巨大不确定性,RDC的业务增长也近乎停滞。在接受《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AFR)采访时,Ada表示,“对于B2B(商业对商业)产品,尤其是具有颠覆性转型作用的,你需要不断与客户沟通。”可疫情让这一切变得极为困难。一时间,公司几乎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

国际业务无法推进,那就转战本地市场!Ada和RDC团队迅速做出调整。由于公司产品的稀缺性和独特性,当澳大利亚经济从疫情中复苏之时,RDC也很快签下本地最大商业银行之一的国民银行。

如那句话:凡不能毁灭我的,必将使我更强大。疫情是所有企业的极限考验,RDC“浴火而生”,在2021年上半年,就获得了博满澳财领投的1500万澳元融资。

Ada说,这两年的经历让她感受很多。一个创业团队的凝聚力和应变力非常重要,正是RDC信奉的“Mount Everest Mindset(攀登高峰的精神)”——一条路走不通,要马上去寻找另一条出路,大家齐心协力,才能克服困境最终“登顶”。

获得了1500万澳元的资金后,RDC立刻“招兵买马”,招募到来自Salesforce, Fico, Equifax等国际科技巨头的领军人才,和从四大银行来的金融人才。

如今,RDC又签下了西太银行(Westpac),新西兰银行(BNZ),数字银行Judo Bank,在线房产交易平台PEXA等客户。

作为华人女性,Ada不仅不断打破澳大利亚职场的天花板,在事业的追求上,始终保持“攀登”精神,不曾停歇。

以下为《澳财访谈》系列节目【拾分】第五期——人工智能决策公司RDC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Ada Guan的视频,文字部分为采访内容整理。

问:当您在科技巨头甲骨文(Oracle)做到全球资深客户总监,为什么会选择在2016年辞职,创立RDC?

Ada:甲骨文确实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科技公司,是行业的龙头老大,尤其是在企业软件领域。

在甲骨文工作本身是一件挺好的事,尤其是我的团队是一个全球性的部门,服务公司排名前200位的客户。在这一过程中,我学到了很多东西。第一就是全球化的视野;第二是真正在B2B方面,如何来做好销售,推进针对企业转型的方式。

Ada在甲骨文旧金山总部出差

离开甲骨文是一个艰难的决定。但是,当时发现甲骨文这样大的科技公司,在有些领域并没有覆盖,比如人工智能(AI)在贷款领域的应用。但正因为这些大公司没有覆盖到,也意味着未来的发展空间。我看到了这一机遇,所以创立了RDC,希望以更敏捷、快速的方式来推动银行对AI决策的使用。

可以说,在甲骨文工作的时期,对我而言是一个成长阶段,同时也帮助我建立了全球化的社交关系网络,为创业也奠定了很好的基础。

问:您创立RDC时的愿景是什么?

Ada:建立RDC的目标就是推进financial inclusion,中文就是普惠金融。

为什么我认为这很重要?这要从我父母的故事讲起。

我的父母都是(恢复高考以后)第一届大学生。他们来自很穷的农村,后来都做了医生。我小时候一个深刻的记忆,就是跟着父亲回到他们出生的小渔村。每次他问诊,在家庙(即祠堂)门口的广场就会排满了人,都在等着他看病,即便他当时只是一个刚刚毕业、没有太多经验的年轻医生。

这其实就是一个如何做到普惠(inclusion)的问题。基础的医疗在城市可能已经普遍,但在贫穷的农村,当时就是一个奢侈品。

Ada在新南威尔士大学2019年毕业典礼上演讲

如果从金融的角度,就是真正需要贷款的中小企业或个人,却很难像大企业一样便利地获得贷款。而我希望的inclusion,就是通过我们的技术,更快地了解这些企业和个人的信贷情况,让他们也能够获得贷款。

我们团队都认为,推动金融普惠,是我们真正想要做的事,可以看做我们的使命。

问:听说你着手创业时,把自己的同事、弟弟,甚至上司都拉上一起干,他们是如何被你说服的?

Ada:我的创始团队确实很有意思。

首先来谈一谈Michael Coomer,他是我的前上司,在澳大利亚的金融和技术行业工作超过35年,在业界颇具名望。他曾经是西太银行(Westpac)首席运营官(COO)、国民银行(NAB)的首席信息官(CIO),他的商业眼光很具前瞻性,对未来行业发展的一些预测经常很准。

而我的弟弟Charles,是标准的学霸——高考状元、保送清华。以前在新南威尔士州司法部担任企业架构主管,曾经领导过部门50亿澳元的预算系统设计和实施。现在是我们的首席技术官(CTO),对公司技术上的把控一直非常得当,五、六年前公司成立之初他所做的很多技术和研发的决定,让我们现在受益非浅。

还有一位联合创始人Gordon Campbell,是我在甲骨文的老同事,我们“打配合”很多年,一起做过很多金额很大的项目。他的长处是,对于产品、客户充满执着,很多客户都很喜欢Gordon,并且充分信任他。我们创业时,恰逢Gordon在甲骨文的第十个年头,他不仅放弃了公司的十年奖,甚至还放弃了刚刚晋升的职位。

可以说,我们四个人组成了非常好的团队,能和真正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做一件有意义的事,做一个“有灵魂”的公司,本身就很难得、很幸福。

问:你在下定决心创业时,有没有想过之后会遇到一些困难和挑战?

Ada:我可能没有想太多。想太多,就不一定敢去做了。

实际上,RDC从创立之初,就形成了“攀登高峰”的企业文化。我们常常在公司里说的是“go big or go home(要么做大,要么回家)”。做一件有挑战的事,其实也很有幸福感。因为如果很容易做,早就会有人做;不容易做,有一群伙伴一起打拼,其实更有意思。

问:去年年底,RDC成功与四大银行之一的NAB达成合作协议,通过RDC提供的人工智能服务,来解决小企业贷款审核的准确性与效率问题。RDC是如何打动NAB这样的大机构的?

Ada:在我看来,就是未来的五到十年的过程中,基本所有企业都会用上人工智能。能够有效地使用人工智能,将成为企业的核心竞争力。

而RDC的强项正是通过人工智能决策平台为银行赋能,我们专注于如何利用人工智能和数据分析来深入了解企业行为,帮助银行来进行贷款的审批。

现在澳大利亚很多商业贷款所用的一种算法,是一家叫做FICO的公司在1950年左右研发的,主要依靠企业的信用历史来衡量贷款是否可以批复。

使用这种算法第一大问题是,由于使用信用历史,完全是“往后看”,而非“往前看”。可一家公司过去如何,并不代表未来的发展。

第二大问题是,过去企业贷款,银行往往需要企业主把资产,如房产等作为抵押物,才能把钱贷款给企业。这其实是“很懒”的做法,当然对银行而言比较安全。

然而,现在的商业环境已经跟过去不同。企业运作已经有大量的数据留存,而人工智能技术也在不断地提高。在这种情况下,这种审批商业贷款的算法,是否应该进行大的变革?

AFR关于NAB启用RDC人工智能技术的报道

所以,这就给了我们一个机会。银行之所以会用我们的产品:首先,因为我们的产品在全球领先,客户的使用反馈都很好;其次,我们的团队也不仅具有全球化、多元性,并且主要成员在专业领域都各有建树。好的产品和好的团队,对大银行来说,形成了双重的信心保障。

问:您的大学本科专业选择了计算机,但在1990年代初,由于改革开放的需求,国际贸易、国际金融这些专业比较热门,计算机在当时似乎很小众,还是理工专业,您为何会做这样的选择?

Ada:说老实话,这个专业是我父亲选的。我当时才18岁时,懵懵懂懂。他为我选择这个专业主要几个原因:

第一,他觉得计算机这个行业有前景,不得不说,他的眼光确实很准确;第二,我从小像个假小子一样长大,喜欢跟男孩子一起玩,他认为我进入一个男生多的行业不是坏事;第三,虽然我很调皮,但学习上一直是数学比较强,因此他觉得学习计算机也比较合适。

现在看,很多具有真正突破性的创新,需要不同的想法和视角。我认为,有来自女性和男性不同的声音,对行业里突破性的创新非常有帮助。 在RDC,我们也有不少女性的数据科学家、软件工程师、产品经理等等。我感到很欣慰,RDC的女性,真的是“顶起半边天”的。

Ada在浪潮会议上进行演讲

问: 听说您女儿现在读计算机和生物学双学位,也是您给她的建议吗?

Ada:是的,是我推动她。她本来认为计算机比较难,但我认为,未来计算机能力在每个行业都不可或缺。

在我的建议下,她决定选择这个医学和计算机结合的双专业,希望能够用计算机去解决更多医学问题。也算是对两代人的一种传承。

问: 您不仅在甲骨文,也在西太银行做过高管。华人作为澳大利亚的少数族裔,在大公司普遍会遇到职业“玻璃天花板”,您是如何寻求突破的?

Ada:这肯定是存在的。尤其是我到西太银行,在技术方面做的是架构方向的工作。大部分的同事都是50岁以上的白人男性。当时我刚进入部门时,多少有些格格不入。

我前一份工作在超市巨人Woolworths,因此是从零售业转到银行。进入西太银行后,我产生了一种想法,可以把零售行业很多有效的技术策略应用到银行业务中。

为此,我召集了一个会议,向大家展示了我的想法。当时有一位非常资深的架构师听完,直接说:“你这就是胡说八道,零售的东西在银行怎么可能使用!”而后,就直接离开了会议室。

但我并不放弃自己的想法,努力地跟他以及团队其他成员交流。逐渐地,大家形成了相互的了解和尊重,我可以明白他的视角,他也能够接受我的想法。在这种沟通过程,我们还建立了很好的友谊,这位架构师后来成为了我的“左右手”。

图片来自《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AFR)》

当然,在职场里,我也很幸运,有很多“导师(mentor)”给了我大量的协助,让我整个职业生涯都走得比较顺利。因此,我也希望,现在是我回馈的时候,以我的力量去帮助其他人。

总结而言,有时遇到有人不认可某件事,是因为他还不了解,如果沟通到位,大家自然而然就会明白对方真正的想法。

如果遇到不公平待遇,我觉得,坚持是一件挺重要的事。如果认为自己做的事是对的,是真的为大家的利益着想,就要坚持下去。遇到困难,不要放弃得太快。

在职场中,首先,为客户着想是极为重要的;其次,要站在全公司的大局上考虑问题,要做正确的事。当这些都做到了,所有人都看得到,就能赢得了很多人的支持。

问:对于职场女性,平衡工作和生活是难以回避的问题,您有什么建议分享给大家吗?

Ada:我就把我和我女儿的谈话分享给大家。我的想法是这样:

第一,我们先要关照好自己。哈佛大学有个很著名的研究发现,在职场打拼,尤其是做管理层,对身心健康的要求几乎和专业运动员一样,不然很难做出成绩。因此,也要像专业运动员一样,有很好的锻炼、修整,照顾好自己的身心健康。

第二,要认识到,家庭是我们生活的核心。把家庭照顾好非常重要,否则在职场打拼,内心也很难安定下来。

也就是说,要合理安排很多事的优先级别,把基础问题解决好,再追求职业上的发展。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家庭是人生的重心,不能因为工作放弃健康和家庭,这样很容易留下遗憾。

问:疫情对RDC的全球策略有什么影响?

Ada:RDC从本质上而言,就是一个全球化的公司。在六年前创立时,RDC的产品设定、人员结构和业务领域都为全球化所设置的,我们整个团队也非常国际化。

我们在早期就拓展了北美市场,开展了加拿大信贷机构CashMax的合作。

而后,RDC又将业务拓展到中国,与中国云计算和大数据服务提供商浪潮建立了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协助银行使用税务数据,以便让贷方向更多中小企业提供信贷。公司还与全国最大的家电制造商之一美的合作,凭借其消费者数据和人工智能技术,为美的开发应用程序和推出创新功能。

疫情的发生确实对公司的国际业务发展有很多影响,但是在北美和中国累积的经验,对发展本地业务还是很有帮助。而RDC团队的核心竞争力也让澳大利亚的银行很快认可了我们的产品和服务。

Ada和团队一起参观美的创新中心

问: 未来几年,RDC有怎样的发展计划和期许?在后疫情时代,RDC是将专注于澳大利亚本土市场,还是会继续拓展中国和北美市场?

Ada:我希望RDC能够成长为一家了不起的人工智能决策公司,尤其做金融行业普惠服务的方面。因此,我们的发展战略有两个具体方向:

首先,我们要继续推进产品的升级迭代,能够惠及更多的中小企业,依靠我们的产品获得贷款,未来的重点将放在增长性方面。

其次,我们要在全球扩展普惠金融。这一直是一个世界性问题,每个市场都存在大量需求。RDC如何进行全球布局,是我们目前进行深刻思考的事。

不过,疫情的出现确实让很多事变得难以预测。现阶段,RDC会把澳大利亚市场做得更扎实,什么时候开始、如何进行高速的全球业务发展,现在可能还是要看疫情的整体情况。但这只是时间问题,毕竟我们在全球业务上仍很有优势。

免责声明:本文中的分析,观点或其他资讯均为市场评述,不构成交易建议,仅供参考,投资时请谨慎决策,风险自担。

(文中未注明来源的图片均为Shutterstock,Inc.授权澳财网使用,单独转载图片或致法律风险。)

第一时间获得最新市场动向

相关文章

亚太金融中心南移,悉尼虎视眈眈

亚太金融中心南移,悉尼虎视眈眈

随着香港的社会环境发生了较大的变化,以及新加坡城在地区经济、金融方面扮演更为重要角色,且疫情彻底改变了工作方式,悉尼竞争成为亚太地区更有吸引力的金融中心机会增加……

了解更多

keywords:澳洲股票 澳洲基金 澳洲信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