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离悉尼、墨尔本!州际移民争相涌入这里,房价涨了27%

| 1月 14, 2022

#全球私募股权策略母基金 #澳洲稳健收益基金 #全球独角兽科技基金

#澳洲投资 #澳洲基金 #澳洲信托

文章摘要: 由于墨尔本和悉尼确诊人数的飙升,越来越多人把目光转向了昆士兰,不少人都在考虑移居到新冠感染病例数相对较少的地区生活。而因为大量的移民人数,对昆士兰当地的经济和房地产市场产生了显著的推进作用。移民是否能够助力昆士兰的经济?房价的上涨趋势是什么呢?

由于新冠疫情的影响,越来越多人选择离开悉尼和墨尔本这两座澳大利亚的经济重镇。

他们中多数人都选择“一路向北”,移居昆士兰。

以至于,昆士兰有了一个新的称号——“澳大利亚人口吸铁石”。

最新数据显示,昆士兰的年度净州际移民达到近20年来的最高水平。

在2020年初国际边界基本关闭后,悉尼和墨尔本的海外移民人数就大幅下降。

而维州和新州漫长的封锁,也让许多居民考虑迁徙至气候温暖、新冠感染病例数相对较少的地区生活。

即使昆士兰在12月开放了与新州和维州的边界,新冠疫情不可避免地传播到了昆士兰,很可能也不会改变州际移民的趋势。

对于大量年轻的家庭而言,已经负担不起维州和新州,尤其是悉尼高昂的房价。

就像中国的年轻人从好几年前就开始讨论“逃离北上广”,逃离悉尼墨尔本也成为很多年轻人的选择。

但值得注意的是,和中国有所不同,在移居昆士兰的大军中,还有不少收入水平较高的人。

超过三万人移民昆士兰,对当地的经济和房地产市场都产生了显著的推进作用。

到底有多少人北上去了昆士兰?

从统计局的数据看,截至2021年6月的一年中,新州和维州呈现人口净流出的状态,分别流失16676人和18300人。

与此同时,昆士兰的净移民人数达到了30939人,创2004年(当年为35498人)以来的最大年度增幅。

这远远超过其他州和领地。排名第二的西澳净流入4592人,其次是澳首府领地(851人)和南澳(704人)。

也就是说,超过80%的州际移民都是新州和维州的人搬到了昆士兰。

州际净移民的最高年度数字发生在1993年,为49162人。那时因为肯尼特(Kennett)政府大规模削减公务员数量,迫使大批维州人向北迁移。

昆士兰政府统计办公室表示,由于州际净移民增长强劲,部分抵消了疫情期间海外净移民人数大幅下降(截至今年6月减少了14366人)的影响。

之所以那么多新州和维州人选择移民昆士兰,可能有两个主要原因:

首先,昆士兰封锁时间远远少于新州和维州,尽管开放边境后感染人数激增,但此前的确诊人数远远少于其他两个州。

在过去两年新冠疫情肆虐期间,墨尔本的封锁天数长达262天,“冠绝”全球;悉尼则在2021年6至10月,封锁了长达107天。而昆士兰首府布里斯班在2021年期间,只经历过短暂的封锁。

另外,昆士兰的住房可负担性相较新州和维州要更好。

根据CoreLogic的数据,截至2021年12月31日,悉尼房价的中位价约为109万澳元,墨尔本为80万澳元,布里斯班则为68万澳元。

国家住房金融和投资公司(NHFIC)一份新报告显示,在悉尼,60%的首次购房者能负担得起的住房,在整个市场中的占比不到10%,墨尔本的这一比例也不到20%,布里斯班的比例则超过30%。

移民涌入或助力昆州经济

当然,随着除西澳以外的所有州/领地在圣诞节前开放边境,昆士兰新冠感染病例数激增,可能会削弱该州在人口上的竞争优势。

不过,昆州财长卡梅伦·迪克(CameronDick)表示,即使昆士兰感染人数增加,当地创造的就业机会、以及强劲的经济表现也将继续吸引“南方人”。

他认为,昆士兰健康应对措施强健有力、疫情后经济复苏势头排名前列,这些均向澳大利亚其他地区居民证明:“昆士兰是理想之地。”

“来自澳大利亚其他地区超过3万人选择昆士兰作为他们的居家生活之地——这相当于在短短12个月内打造了Gladstone的新城市。”

根据12月发布的年中预算更新,昆士兰2021-22年的人口增长率估计为1%,预计2022-23年将升至1.25%,已经远远好于维州和新州。

移民的涌入帮助推动了昆士兰的经济,预计本财政年度将增长3.25%,高于去年6月预算中预测的2.75%。

昆士兰工商会的政策和倡导负责人阿曼达·罗汉(Amanda Rohan)表示,移民在来到昆州时,有些也将自己的业务转移到当地,同时进一步创造就业机会和投资。

并且,不少新增州际移民选择前往偏远地区,而不仅仅是人口稠密的东南角,继而带动全州的经济利益。

因此,他认为,无论奥米克戎(Omicron)毒株传播趋势如何,迁居昆士兰仍具有持续的吸引力。

布里斯班房价或持续增长

移民的增加不仅可能会对经济复苏产生积极影响,在短期内,也给当地的房地产市场带去了动力。

2021年,昆州首府城市布里斯班房价涨幅居全澳之首,上涨了27.4%。

当地住房市场今年开局仍然强劲,业主们开始纷纷行动起来。

过去四周内,急着挂牌出售房屋的业主超过了其他首府城市。

CoreLogic提供的数据显示,布里斯班新上市房源数量(截至1月9日四周内的广告待售房源)同比增长43.8%,至2486套。

更惊人的是,布里斯班总体住房存量水平仍比五年平均水平低近29%。也就是说,尽管新上市房源数量激增,但住房需求仍然旺盛。

相比之下,12月中旬至1月9日期间,悉尼新上市房源数量增长了9.7%,在过去75天内未曾挂牌的新上市房源数量上周达到1723套。


研究负责人蒂姆·劳利斯(Tim Lawless)表示:悉尼的情况让人多少有些意外。

他认为,目前还不清楚这是去年底大量库存上市的结果,还是因为奥米克戎病毒增加了市场的不确定性。

节后的市场可能需要更长时间才能复苏。大家需要再看几周数据才能得出真实情况。

去年12月,澳大利亚整体住房市场趋于降温,各大城市的情况相去甚远。

墨尔本的房价当月下降了0.1%,悉尼也仅上升0.3%,房价上涨势头大幅放缓。

新挂牌房源的激增可能是两地房地产市场降温的一个关键因素,同时可负担性进一步恶化、居民人数负增长都抑制了需求的增长。

但与此同时,布里斯班房价当月则上涨2.9%,为全国首府城市最高。

不仅是布里斯班,昆士兰其他地区的房价涨势也没有放缓趋势,12月的月增长率达到了新的周期性高点。

尽管,昆士兰去年房价飙升,但仍比悉尼和墨尔本便宜不少,更能满足首套房购买者的住房需求和支付能力。

而大量的海岸房产,又能够符合一些高收入人群的住房要求。在疫情后形成的居家办公潮流,也让很多人在选择居住地时有了更大的自由。

强劲的洲际移民可能会继续推高房价,有业内人士预计,当地房地产价格的上涨趋势或将保持到2032年布里斯班奥运会。

免责声明:本文中的分析,观点或其他资讯均为市场评述,不构成交易建议,仅供参考,投资时请谨慎决策,风险自担。

(文中未注明来源的图片均为Shutterstock,Inc.授权澳财网使用,单独转载图片或致法律风险。)

第一时间获得最新市场动向

相关文章

keywords:澳洲股票 澳洲基金 澳洲信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