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动荡不休,个人投资者如何靠新能源基建避险?|澳财访谈

| 2月 22, 2022

#全球私募股权策略母基金 #澳洲稳健收益基金 #全球独角兽科技基金

#澳洲投资 #澳洲基金 #澳洲信托

文章摘要:2022开年全球市场动荡不安,许多投资者便把目光投向波动率较低,并可以获得长期稳定收益的防御性资产—基建投资。然而,因这类投资金额巨大,只有大型机构投资者才能参与,个人投资者难以进入。博满澳财专访澳洲顶级基建投资专家彼得·麦格雷戈:基建投资并非机构专属…到底该如何投资基建?

2022开年以来,全球市场动荡不安,很多投资者开始寻求一些波动率较低,可以获得长期稳定收益的防御性资产配置。

基建设施投资,由于其本身底层投资标的的特性,恰恰符合这种投资寻求。

而在全球进入减少碳排放,建立新的清洁能源体系的周期背景下,与可再生能源相关的“新基建”已经成为2022年投资重要主题之一。

不过,这类投资由于金额巨大,许多项目涉及公共事务甚至国家安全,可能会由联邦、地方政府层面主导或介入,因此也形成了一个思维定势:基建投资只有大型机构投资者才能参与,个人投资者难以进入。

基建投资

现在情况发生了变化,很多个人投资者同样有机会和方式,来参与这一资产类别的投资。

不过,个人投资者在面对基建投资的机会时,可能会遇到另一个“拦路虎”,那就是被基建行业,尤其是新能源基建的复杂性所“难倒”。

到底应该如何投资新基建?

博满澳财特别请到澳大利亚基建投资领域的领军人物彼得·麦格雷戈(Peter McGregor,下图),来介绍当前的基建投资市场,以及可再生能源相关的基建投资特性。

Peter McGregor是TRUE Infrastructure的联合创始人、执行董事兼首席执行官(CEO)。超过30年的从业经历,使他成为了澳大利亚在可再生能源和基础设施资产组合方面经验最丰富的投资专家之一。

Peter McGregor

Peter曾经担任高盛JB WERE基础设施与公用事业部的合伙人和负责人;出任过澳交所上市、资管量超过10亿澳元的澳大利亚基础设施基金公司的执行总裁和首席运营官;也担任过联邦银行维州机构银行业务部门的总裁。

不仅如此,Peter在企业管理方面同样经验丰富,现在还担任着美国半导体软件公司Pivotal Systems医疗设备开发商Imricor Medical Systems的独立非执行董事,也曾经做过Geelong港的主席以及墨尔本、黄金海岸、达尔文和汤斯维尔机场的负责人。

以下为《澳财访谈》Peter McGregor专访的视频,文字部分为采访内容整理。

问:人们通常都认为基础设施(资产)的波动率低,属于防御型产业,而全球市场暗潮汹涌,似乎永远不会消退。你能向澳财的读者/观众朋友们介绍一下基础设施投资吗?

Peter我们说基础设施是个独特的资产类型,特别是在当前的环境下。确实,基础设施资产的特点是波动率极低,有长期的回报率。这有几个驱动因素:

其一是资产投资期超长;第二是该行业的进入壁垒高,竞争有限。

此外,还关系到整个行业的收益流。一些基础设施资产的收益流会受到非常严格的合同限制或监管,因此基础设施的收益流确实具有长期性,低波动率和不断增长的特点。

在当前的环境下,这确实是非常有趣的机遇。 我们认为目前投资者面临着两大挑战:首先是全球市场的持续波动,尤其影响上市股票市场风险;其次,全球利率仍然接近历史低位。

所以在我们看来,基础设施确实是一个独特的机会,可以有效地瞄准具有类似股票回报和债券风险的资产类别。

这也是为何,它在成熟投资者和批发投资人的投资组合中占有一席之地,介于高增长的股票份额和低波动低收入投资产品之间。

另一个有意思的地方在于,基础设施作为一个产业类型,通常具有高度的保护性以抵御通胀。

这点与当下的环境也十分相关。例如,我们投资组合中92%的资产在收益流中都包含通胀因素,也就是说,随着通胀水平上升,长期资产收入也会增加。

这点很关键,因为全球范围内通胀正在成为关键的投资名词。

与全球市场低相关性、低波动率、高收入流以及能抵御通胀等特点结合的独特组合,在复杂大型投资组合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尤其是在代表所有投资批发业务的投资组合中,在当今国家发展中,这种资产类型实际上发挥着相当关键的作用。

问:我们注意到TRUE Infrastructure采用了组合型基金结构,为投资者提供了高质量的基础设施投资组合,具体持有的是哪种基础设施资产?

Peter我们的基金名是TRUE Infrastructure,这个TRUE实际上是“真正的短途运输(short transport)、可再生(renewable)、公用事业(utilities)和能源(energy)”四个英文单词的缩写,而这四个子行业是我们的投资目标。

我们目前投资组合中持有的所有投资,对标的资产的直接利益遍及这四个子行业。

具体而言,我们有两项独立的近海港运输业资产,一个在新南威尔士州,一个在南澳;还有六项可再生能源资产,来自六个分散在全国的风力电场;两项公用事业资产,包括在塔斯马尼亚的公用设施网络运营商Tas Gas;以及两个能源项目,即在西澳承包的天然气发电设施。

TRUE Infrastructure投资的部分基建项目
TRUE Infrastructure投资的部分基建项目,图/公司官网

我们自身对这四个行业的布局感到非常满意。在我们看来,这些是最能代表机构投资特点的行业。

在审视新的机遇时,我们往往看的是投资的根本性:

  • 资产或者企业是否有足够高的壁垒来确立强大市场地位?
  • 他们是否有长期优质的营收合同,或者有主体或监管环境以确保长期稳定的收益流?
  • 这些收益流中又是否包含对通胀的抵御呢?
  • 在一些情况下,是否有运营伙伴可以代表我们作为这些资产的投资者进行运营呢?

在这四个子行业中,可再生能源目前的份额最大,这点很重要。 现在可再生能源资产占我们投资组合的35%左右,这一比例在未来几个月将大幅提高。基于基金经理的预测,到2022年初,可再生能源份额在我们投资组合中的占比将超过50%。

可再生能源

我们从投资者那里越来越多地听到,他们正在想办法增加自己在可再生能源领域的份额,尤其是在寻找高质量的机会。而二级市场可能无法提供这些机会,这就是我们的立足点,做好充分准备为投资者提供相关的机遇。

问:是否可以从行业参与者的角度,分享您是如何运营这些可再生能源资产?是否需要掌握某些特殊技能来进行该领域的投资和组合管理?在您看来,人们对可再生能源和基础设施投资存在某些普遍的“误解”?

Peter就是像任何其他企业经营资产一样,用可再生能源发电的企业也具有复杂性,而这与更广泛的、尤其是与能源基础设施相互联系。

能源基础设施相关的企业,需要高水平的技能和专长来管理,我们的模式不是在内部建立专业团队,而是与经验丰富的运营商合作。要么建立真正的联合所有权伙伴关系,要么与运营商签署合同协议,我们仅仅承担自己这部分风险。

很多运营商,比如公用事业企业以及在该行业运营的能源企业,会寻找机会来管理资产,只承担运营风险,而无需投入大量资本。

TRUE Infrastructure参与投资的Burrinjuck Hydro水力发电站项目
TRUE Infrastructure参与投资的Burrinjuck Hydro水力发电站项目,图/公司官网

而我们的商业模型与之恰恰相反,实际上是根据这些资产或行业的风险敞口来部署资本,并不进行日常运营,这两者结合就能获得较好的效果。

我们投资组合中的所有可再生能源资产都受到合同约束,而合同的对应方——运营商会承担关键的运营风险。

所以,我们之所以获得低波动性的长期收入,实际上是提供资本业务,而非运营业务。 而最常见的误解就是认为可再生能源资产的风险和波动性高,比如说风力电场,不刮风就没有发电;没有阳光时,太阳能电站也就没有电力输出。

TRUE Infrastructure参与投资的Hallett Wind Farms
TRUE Infrastructure参与投资的Hallett Wind Farms,图/AGL

在某种层面上确实是这样,但我们的投资是结构化的,这类风险不会加诸于投资人,而是由运营商承担。不管风吹不吹、太阳照不照,基于我们在该领域的投资资本,仍然可以获得有竞争力的收益。

这种方式允许我们把一个相对不稳定的业务,变成一个低波动、长期且安全的收益流,这对投资者是具有吸引力的。你可以获得该行业的份额,而不需要去操心日常业务。

问:与其他行业和资产类型相比,基础设施行业的进入壁垒很高,所以通常只针对大型机构投资者。您的基金让更多的高净值人士投资群体获得这种机会。在设立之初是怎么考虑的?基金是如何为投资者创造价值的?

Peter正是市场上这样的情况,让我们最初创立了这只基金。

在澳大利亚和全球范围内确实都有这样的趋势,基础设施资产往往被一两种类型的投资者所持有,持有者要么是非常大的机构基金管理人,要么是在澳大利亚或在国际股票市场上市的公司。

高净值个人投资者或批发投资人(wholesale investor)面临的挑战是如何在目前的市场条件下,获得该行业的资产份额。

近期,因为一些规模较大的上市公司有效进入了非上市机构领域,让这种机会也变得更为复杂。比如在澳大利亚,我们看到机构投资者接管了悉尼机场、能源公司AusNet以及数十亿澳元的巨额上市基础设施企业。

这种所有权变化,这意味着这些项目对个人投资者不再开放,而是成了机构投资者独有的机会。

而正因这种情况的存在,我们创建基金的初衷,就是为了缩小个人投资者和机构市场之间的差距。

考虑到风险回报率,我们认为它非常适合高净值人士扩大或更积极地管理投资组合。对于个人自管养老金投资也是相当不错的选择,因为其具有长期防御性。

我们把个人投资者和批发投资人汇聚到一起,由我们作为机构投资者,通过基金经理进行投资,获得这些投资人无法获得的机构资产。这个基金成立12个月以来,得到了较好的反响和支持。

我认为,这个模式真的能产生共振效应,因为大家渴望有机会去获得这类型资产,而无需承担股票市场的波动和风险。

免责声明:本文中的分析,观点或其他资讯均为市场评述,不构成交易建议,仅供参考,投资时请谨慎决策,风险自担。

(文中未注明来源的图片均为Shutterstock,Inc.授权澳财网使用,单独转载图片或致法律风险。)

第一时间获得最新市场动向

相关文章

keywords:澳洲股票 澳洲基金 澳洲信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