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豪们都在干什么?澳洲“马斯克”卖股票救地球

| 3月 22, 2022

#全球私募股权策略母基金 #澳洲稳健收益基金 #全球独角兽科技基金

#澳洲投资 #澳洲基金 #澳洲信托

文章摘要:澳大利亚科技企业Atlassian联合创世和剪首席执行官迈克·坎农-布鲁克斯斥巨资想收购AGL,关闭煤炭厂…博满澳财首席执行官高松谕指出,收购能源巨头AGL的举动表明,这位全澳排名第三的富豪希望通过“拯救全球气候变化”实现投资的多元化,进而走到能源行业变革的前沿……

超级富豪

超级富豪总有惊人之举。

当全球首富埃隆·马斯克(Elon Musk)醉心于“飞向宇宙”,投入巨大资金在可回收火箭SpaceX和卫星网络服务星链(Starlink)等项目中,澳大利亚的科技富豪第一人同样斥巨资投入自己“拯救地球”的理想——脱碳减排。

这位富豪就是澳大利亚科技企业Atlassian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CEO)迈克·坎农-布鲁克斯(Mike Cannon-Brookes)。

Mike Cannon-Brookes
Mike Cannon-Brookes,图/The Australian

近期,他联合加拿大资管巨头Brookfield,欲100%收购澳大利亚能源巨头AGL。此前AGL因为不符合全球ESG(环境、社会与治理)的趋势,估值一路走低,但是在受到巨头的“青睐”之后,AGL的股价又一度出现了跳涨。

AGL股价一年走势

不出所料,AGL公司董事会断然拒绝了每股7.5澳元的收购邀约。

Cannon-Brookes并不放弃,又把价码提高到每股8.25澳元,超出AGL当天股价12.6%,更是远高于三个月公司股价最低价5.55澳元,但他再一次被拒绝。

AGL董事会之不愿接受科技巨头的收购,是因为作为澳大利亚大型燃煤电厂运营商,公司占澳大利亚碳排放的8%,而Cannon-Brookes希望通过收购,能够关闭AGL旗下大量的煤炭业务,以实现澳大利亚的碳中和目标。

AGL

为何会对脱碳事业如此激进?Cannon-Brookes本人在格拉斯哥全球气候峰会上的发言大概可以解释:

“澳大利亚在脱碳时代前途无量……我们应该成为这个时代的赢家,但是,目前的条件明显还不成熟。”

博满澳财首席执行官高松谕指出,收购能源巨头AGL的举动表明,这位全澳排名第三的富豪希望通过“拯救全球气候变化”实现投资的多元化,进而走到能源行业变革的前沿。

最终,能够成为这个时代的赢家。

8年辛苦创业 最终挤入全澳富豪榜前三名

尽管在澳大利亚矿业大亨占据富豪榜算是“本地特色”,但在全球范围,科技巨头才是各类富豪榜单的新霸主。

不过,近年来由于澳大利亚本土科创行业的迅猛发展,也同样成为“造富”运动,让一些科技企业的创始人进入了富豪榜。

Mike Cannon-Brookes可以说是绝对的代表人物。

他和合伙人斯科特·法夸尔(Scott Farquhar)于2002年共同创立了Atlassian,这家主营企业任务管理和协作软件的公司已成为澳大利亚最大的科技公司成功案例。

Mike Cannon-Brooke(左)、Scott Farquhar(右)和比尔盖茨
Mike Cannon-Brooke(左)、Scott Farquhar(右)和比尔盖茨,图/Twitter

初创之时正值美国互联网泡沫破裂不久,Cannon-Brookes将那段时间称为“科技初创企业的漫长冬天”里,他们白手起家度过了最初的8年艰辛创业历程。

彼时的澳大利亚风险投资行业还很不成熟,这让Atlassian团队不得不到美国去寻找投资人。

经过一番努力,成功说服在早期阶段投资过脸书(Facebook)和音乐平台Spotify等知名科技企业的硅谷风投公司Accel投资公司,成为Atlassian发展中的里程碑阶段。

2014年,Atlassian经过结构重组,把总部注册地搬往了英国伦敦,但悉尼仍是其真正的总部所在。

2015年,Atlassian以“TEAM”作为代码正式在纳斯达克上市,当时的初始估值约为43.7亿美元(约合61亿澳元)。

Atlassian Corporation Plc上市以来股价走势

在疫情推动远程工作的风潮下,2021年Atlassian的付费客户群超过20万,市值一度超过750亿澳元,两位创始人的财富在首次超过200亿澳元。

因此在2021年《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的富豪榜上,Cannon-Brookes以202亿澳元的财富价值排名第三。

2021年澳大利亚十大富豪榜

Atlassian刚上市时,两位创始人各持有公司37.7%的股份。

然而,截至2021年底,两位创始人各自持有的5580万股股份,仅分别相当于Atlassian股份总数的28.3%。仅在前一年两人就分别减持了230万股。

鉴于Atlassian从未支付股息,这些股份的出售,是两位创始人除了担任联席CEO之外的主要收入来源。

Cannon-Brookes正是通过抛售Atlassian股票,为自己的脱碳投资提供资金。

与马斯克打赌,促成全球第一大电池组投产

自从获得“财务自由”,Cannon-Brookes就积极投身澳大利亚乃至全球减少碳排放的“能源革命”当中。

在这条道路上,Cannon-Brookes表现和了马斯克一样的雄心勃勃。事实上,这两位科技“狂人”甚至还曾在推特(twitter)上就能源问题打过赌。

Elon Musk

南澳由于大力开发可再生能源(如风能、太阳能),早早关闭了火力发电厂,导致供电不稳定,在2016年“玩脱”过一次,出现了全州范围的大规模停电。

2017年3月,特斯拉的内部人员公开表示,公司在南澳新建的锂离子电池(储能)系统,可以解决南澳电网间歇性断电的问题。

Cannon-Brookes直接在推特上质疑这一项目的可行性,并放言:“如果我能拉来投资和政府支持,你能保证在 100 天内实现 100 兆瓦吗?”

没想到,马斯克竟然很快“应战”,在推特上承诺,“100天内”安装完毕并启动该系统,不然“将宣布免费”。

Cannon-Brookes与马斯克在推特上的对话
Cannon-Brookes与马斯克在推特上的对话

“钢铁侠”确实没有食言。特斯拉这款全球最大锂电池组的项目Powerpack就建在法国 Neoen 公司的 Hornsdale 风力发电厂旁边,用于存储来自风力和太阳能的多余电力,以保障南澳全州的电力供应。

到2017年12月,整个机组就进入测试运行阶段,提前完成任务。当然,马斯克并非只是为了赢得“赌约”,事实上如果项目不及早交付,公司就可能面临5千万美元左右的损失。

南澳Powerpack电池组
南澳Powerpack电池组,图/ABC

话虽如此,但两大富豪的赌约为大量南澳居民带来了真实福利。这一项目在过去几年为全州节省的电力成本约为1.5亿澳元。在2020年特斯拉更进一步落实了50%的拓建,为当地再增加了50兆瓦的电力储量。

ESG:富豪投资新方向

督促马斯克完成承诺的Cannon-Brookes本人,也致力于投资解决气候变化问题的可再生能源电力供应基建。

他和他的妻子南妮(Annie)建立的家族私人投资公司Grok Ventures有大量资金就用于投资此类企业。

Cannon-Brookes在全澳智慧能源峰会上提出建设太阳能农场
Cannon-Brookes在全澳智慧能源峰会上提出建设太阳能农场

2019年,Cannon-Brookes曾因支持Sun Cable而成为新闻热点。Sun Cable大胆计划在北领地建立大型太阳能农场,并通过海底电缆将能源输送到新加坡。

公司文件显示,Cannon-Brookes拥有Sun Cable约15%的股份,与全澳第二大富豪Andrew Forrest持股比例旗鼓相当。据说该项目最终价值将高达300亿澳元。

“澳大利亚和亚洲电力链接”项目Sun Cable
“澳大利亚和亚洲电力链接”项目Sun Cable,图/Sun Cable

Cannon-Brookes曾谈及对自己之所以要投资Sun Cable,是因为项目的太阳能电池阵列将能提供20GW电力,并拥有高达42GWh的存储设施。可以解决新加坡的用电问题。

另外,Sun Cable的投资是他在大型脱碳项目经验方面的力证,他希望以此让AGL股东相信他可以接手AGL,并完成对公司的改造。

为了能够推广清洁能源,从能源生产、传输到销售,Cannon-Brookes的投资组合中充满了各类相关领域的投资项目。

2020年,Cannon-Brookes向“先买后付”绿色贷款机构Brighte注资7800万澳元,以支持清洁能源零售业务。Brighte是一家一站式平台,将为屋顶太阳能和电池提供无担保贷款,并帮助用户通过电网向他人出售多余的电力。

他投资的澳大利亚本土太阳能初创公司SunDrive在2021年9月创下太阳能电池效率的世界纪录。

SunDrive 团队
SunDrive 团队,图/公司LinkedIn

并且,他在2021年还成为在澳交所上市的可再生能源生产商Genex的重要股东。Genex拥有超过10亿澳元的可再生能源发电和存储资产,并在近期宣布筹集4000万澳元,用于支持昆州一个名为Bouldercombe的1000 MWh兆瓦时风力发电场和电池项目。

全面布局可再生能源,几乎成为Cannon-Brookes的投资信条。

他自己也曾说过,除了Atlassian的本职工作,投资脱碳也是他的工作。

除了直接投资,他还是澳大利亚知名风投公司Blackbird Ventures的早期投资者。Blackbird Ventures最成功的投资案例正式图形设计独角兽Canva——该公司在去年9月估值上升至550亿澳元。

Canva平台

自2013年以来,Cannon-Brookes对Blackbird投资总额约为1亿澳元,现在这些投资的估计价值超过13亿澳元。

高松谕指出,从Cannon-Brookes的投资中可以发现,在全世界范围,无论是政府、大型投资机构,还是大量知名富豪和投资人,都在专注一个投资主题,那就是ESG中至关重要的一点——环境治理和减少碳排放,进而应对全球气候变化。

Cannon-Brookes想要收购AGL,关闭煤炭厂,表明了他已经完全押注可再生能源行业。他认为,现在煤炭价格的高企不过是“回光返照”,全球都应该考虑如何更快地过渡到新能源行业。

他曾不止一次地表示,澳大利亚应该在能源和碳排放目标上设置更高的目标,并且必须从现在就行动起来。

澳大利亚拥有大量的电池矿物资源,以及大量的太阳能和风能,如果积极发展,能够在未来抢得先机。

Cannon-Brookes曾在一次采访中说,“考虑到投资对世界的影响力,我们都有责任做得更好。”新世纪以来的多次技术变革,正是靠这种强大的影响力推动的。

免责声明:本文中的分析,观点或其他资讯均为市场评述,不构成交易建议,仅供参考,投资时请谨慎决策,风险自担。

(文中未注明来源的图片均为Shutterstock,Inc.授权澳财网使用,单独转载图片或致法律风险。)

第一时间获得最新市场动向

相关文章

keywords:澳洲股票 澳洲基金 澳洲信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