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尼机场“大堵人”,排队时间比乘机还长,又是疫情惹的祸?

| 4月 14, 2022

#全球私募股权策略母基金 #澳洲稳健收益基金 #全球独角兽科技基金

#澳洲投资 #澳洲基金 #澳洲信托

文章概要:悉尼和墨尔本的机场迎来了自2020年3月疫情暴发以来最繁忙的日子。澳航和维珍航空均表示,从学校放假到本周的复活节假期,出行人数远超圣诞假期,将是疫情爆发以来最繁忙的旅游高峰。混乱的机场,迷茫的旅客,多少和机场、航空公司的管理失误有关。

悉尼和墨尔本的机场迎来了自2020年3月疫情暴发以来最繁忙的日子。

从上周开始,悉尼Kingsford Smith机场出现了许久未见的拥挤,大量乘客滞留在候机楼,甚至排队到了候机楼的外面,场面一度非常混乱。工作人员不得不分发瓶装水,因为多数人都要等待数小时才能办理登机手续并通过安检。

上周五也是墨尔本机场两年多来最繁忙的一天,许多旅客在办理登机手续、安检和出租车排队时都经历了长时间的等待。

墨尔本机场的一位发言人表示,工作人员短缺和大量游客外抵达,导致本周一些旅客在取行李时出现了长时间的延误。

4月9日早晨的悉尼机场,旅客们排队到了国内航站楼的外面
4月9日早晨的悉尼机场,旅客们排队到了国内航站楼的外面,图/Sky News

到了本周,类似的场面同时也出现在布里斯班、黄金海岸等地的机场。

澳航和维珍航空均表示,从学校放假到本周的复活节假期,出行人数远超圣诞假期,将是疫情爆发以来最繁忙的旅游高峰。

不仅如此,许多旅客都是两年多来第一次乘坐飞机出行。混乱的机场,迷茫的旅客,这一切是怎么会发生的?

复活节要出游,最好提前两小时到机场

悉尼机场的首席执行官杰夫·卡尔伯特(Geoff Culbert)已经出来向航班延误的乘客道歉。

不过,他将此称为“完美风暴”——出行量急剧增加,机场和航空公司却人手不足,旅客由于两年不旅行又有些缺乏(办票安检)经验。这些因素叠加在一起,才造成机场的混乱。

他呼吁,复活节假期有飞行安排的人早点到达机场,最好提前两个小时,并感谢大家对航空业的重启保持耐心。(保险起见,建议提前三小时,编者注)

4月12日,墨尔本机场值机柜台人满为患
4月12日,墨尔本机场值机柜台人满为患,图/9 NEWS

航空公司方面的论调也很接近。

维珍航空预期这次复活节出行会激增,因为预订航班的乘客较去年同期有大幅增长。公司提醒旅客至少提前两个小时出发,以便在机场排队等候航班,或者使用在线值机服务。

维珍表示,公司已经做好了准备,但也希望旅客保持耐心。

保持耐心,成为机场和航空公司对旅客的一致“要求”。

然而,机场也好,航空公司也罢,恐怕并不像他们自己描述的那么无辜。因为造成本次的混乱的原因,多少和他们的管理失误有关。

原因1:企业低估疫后恢复水平

事实上,机场的混乱表明,由于疫情的影响,很多企业沉迷于防御性思维,未能为疫后的需求激增潮做好准备。

无论是悉尼机场的新东家——IFM Investors牵头的财团,还是澳洲航空(Qantas),遭遇这次的高峰期“滑铁卢”,都因为他们对经济复苏以及“疫后新常态”没有正确的认识。

进而言之,这两家以服务为中心的企业仍严重低估了需求水平。

目前,在低失业率和高水平家庭储蓄的推动下,澳大利亚经济面临新的基础,澳大利亚人花钱意愿高涨。

例如,周末墨尔本一级方程式(F1)大奖赛的游客就达到创纪录的41.9万人,而复活节假期预定量也暴涨。

墨尔本F1大奖赛现场
墨尔本F1大奖赛现场,图/ABC

生活成本的上涨和洪水,并没有抑制消费者的假期消费情绪。

就民航业而言,为季节性旅客高峰做好准备是一个基本规则,尤其是复活节和圣诞节这样的传统出行高峰。

数据显示,去年12月悉尼机场发送旅客约120万人次,远高于11月的49.8万人次,创2021年5月封城以来的最高水平。

其中,国内发送旅客较11月份增长超过一倍,比2020年同期增长44%;国际发送旅客几乎是11月的三倍,同比增长了70%。

当时奥密克戎(Omicron)疫情正在发酵,很多人甚至因此取消了圣诞出行;而现在澳大利亚已经开放国境,并且解除了多数疫情封锁措施。这也表示,推断本次复活节出行人数大幅增加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

要知道,现在的整体客运量仍低于疫情之前的日常水平。

悉尼机场到达和出发的航班数量变化

澳航在2月份发布的半年财报中,也预期到了今年二季度(也就是2022财年第四季度),国内航空将恢复到疫情前90-100%的水平。

澳航对2022财年国内业务的预期

然而,悉尼机场混乱引发的“蝴蝶效应”让情况雪上加霜。市场开始猜测,澳大利亚民航业在历经两年的国境封锁后失去了匹配能力。

从办理值机、到行李托运,再到安检,每个环节均出现人员配备不够的情况,造成了更大幅度、代价更为昂贵的延误。

与许多其他从疫情影响中恢复过来的行业一样,墨尔本机场负责装卸行李的地勤人员仍在逐渐上岗过程中。

为悉尼机场提供地勤人员的Certis Security公司正在努力应对劳动力短缺以及密切接触隔离规则对人员上岗的影响。该公司表示,在两年机场大幅减少人员需求之后,目前只能重新搭建团队,这都需要时间。

原因2:疫情时大裁员,疫后难以找回足够人才

事实上,澳大利亚两大超市Coles和Woolworths的老板均不断提醒整个商业界,疫情对供应链和劳动力配备的影响,在疫情中管理“需求激增”也非常重要。

但看起来,无论是悉尼机场的新任首席执行官Culbert,还是澳航老板艾伦·乔伊斯(Alan Joyce)并未能受到启发。

在过去两年中,为了能够生存,澳航被迫削减成本,在新冠疫情爆发之后,已有超过8500名员工被裁。可公司并没有因为逐渐解封,重新建立良好的人才召回制度。

4月8日,悉尼机场2号航站楼一片拥挤和混乱
4月8日,悉尼机场2号航站楼一片拥挤和混乱,图/AFR

维珍澳大利亚航空也削减了数千人,导致近阶段剩余员工的工作强度剧增。

多家工会都指出,机场人手的短缺,部分原因就是在疫情期间大量裁员,现在需求比预想的增加得更多,短时间内公司无法补足这些缺口。

澳大利亚服务联盟(ASU)表示,澳航已经裁减了客户服务工作,并将呼叫中心的工作转移到了海外,导致本周客户等待电话服务时间延长至四到五个小时,并预计时间仍会进一步延长。

运输行业工会还将此短缺归咎于澳航决定外包其地面业务,并认为,现在行业复苏,航空公司应当多雇用本地员工。

原因3:大量员工仍因新冠缺勤

对于澳航来说,到了2月份才开始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当时,澳航宣布中期潜在亏损12.8亿澳元,而乔伊斯也承认需要留住更多员工。为此,他为大约2万名非管理人员引入了一项长期奖金计划,并召开特别会议招聘后台和技术人员。

可是为时已晚,这并不能解决公司员工严重短缺问题。雪上加霜的是,澳航现在仍有18%的员工仍因为新冠阳性或新冠阳性人群的密接而被迫隔离。

近期,随着天气转凉,澳大利亚的疫情又出现了回升趋势。4月8日全澳新增新冠感染病例57,859例,有2818名新冠患者住院。

中小企业员工请病假、事假比例

乔伊斯在接受采访时表示,“通常有15%的机组人员处于备用状态,而现在有多达30%的人因为感染新冠或是密切接触者而无法出勤。”

这些也影响了航空公司的客户沟通服务,不少乘客打客服电话几小时都打不通。

人手的缺少让在职的工作人员也面临巨大工作压力。工会一直在与澳航进行讨论,因为很多航空业的工作者都反应,自己已经“筋疲力尽,工作时长超出临界点”。

这又将造成恶性循环,过度疲劳不仅会使工作效率下降,也可能出现新增的请假人数。

结语

悉尼机场的崩溃其实是一个缩影。

澳财在此前多次文章中就曾指出过,澳大利亚现在面临严重的劳动力短缺问题。从金融、科技人才,到农业、服务业劳动力,都有很大的缺口。

最近的机场混乱再次提醒我们,人才是商业运行的关键。如航空、餐饮等行业,都需人的服务才能让整个行业更好地复苏。

博满澳财首席投资官魏睿昊指出,如果供给端跟不上,联邦预算发布补贴的“散钱”措施对通胀无异于是火上浇油。

在目前本地失业率已经降至历史最低水平,也就是就业较为充分的情况下,利用移民国家优势,引入更多劳动力不失为一种解决方案。引入劳动力在一定程度上能够遏制通胀压力,会使得经济运转更加顺滑。这才是长期解决经济问题,推动经济更为繁荣发展的方式。

一方面是快速步入“后疫情”时代的恢复期,另一方面又是人才短缺、供应链紧张、通胀不断升高。全球经济不断承压的大环境下,投资者该如何破局?

博满澳财最近推出的投研报告《经济复苏遇上“金融危机”,2022如何稳中致胜?》分别从股票、私募股权、房地产三个澳洲最受关注的投资领域进行分析,帮助投资者更好的进行投资决策。扫码免费获取该投研报告!

免责声明:本文中的分析,观点或其他资讯均为市场评述,不构成交易建议,仅供参考,投资时请谨慎决策,风险自担。

(文中未注明来源的图片均为Shutterstock,Inc.授权澳财网使用,单独转载图片或致法律风险。)

第一时间获得最新市场动向

相关文章

keywords:澳洲股票 澳洲基金 澳洲信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