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承之战”:有钱人的终极烦恼,但这并不是宿命

| 6月 10, 2022

文章概要:“富不过三代”,对许多富豪家族来讲仿佛是魔咒一般。如何实现财富的代际传承和企业顺利接班,是大多数创一代企业家都会感到头疼甚至揪心的问题。近期,美国咨询公司Williams Group研究发现,70%的家庭财富传到第二代就开始流失,到第三代时流失比例达到了近90%。即使是家庭关系最亲密的富豪家族,“接班”选择也总是一个终极难题……

#全球私募股权策略母基金 #澳洲稳健收益基金 #全球独角兽科技基金

#澳洲投资 #澳洲基金 #澳洲信托

描绘富豪家族如何争夺继承权的电视剧《继承之战》海报

“富不过三代”,对许多富豪家族来讲仿佛是魔咒一般。如何实现财富的代际传承和企业顺利接班,是大多数创一代企业家都会感到头疼甚至揪心的问题。

近期,美国咨询公司Williams Group研究发现,70%的家庭财富传到第二代就开始流失,到第三代时流失比例达到了近90%。

虽然几乎所有的创/富一代都会努力培养自己的子女作为接班人,但是财富传承的过程往往很难如他们所愿,如同宿命一般。

在澳大利亚,最经典的“反面”案例就是当今全澳首富、自己也是“富二代”的吉娜·莱因哈特(Gina Rinehart)和她的子女们。

他们家族的遗产斗争旷日持久。早在2003年,女首富就把自己唯一的儿子约翰•汉考克(John Hancock)踢出了家族公司,甚至也不允许另一位矿业大亨安德鲁•福雷斯特(Andrew Forrest)向自己儿子提供工作(其中包括FMG集团10%的股权)。

吉娜·莱因哈特和四个子女,图/Daily Mail
吉娜·莱因哈特和四个子女,图/Daily Mail

此后,母子关系日益恶化。不仅如此,Gina Rinehart和几个女儿的关系也每况愈下。2011年,John和两个妹妹比安卡(Bianca)、霍普(Hope)干脆和母亲对簿公堂,争夺家族信托的管理权。

事实上,早在1995年,澳洲主流财经媒体《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AFR)》的杂志版创刊时,第一期的封面故事就是“家族财富的传承”。文章记录了当时澳大利亚企业家们所面临的继承危机——对于自二战以后来到澳大利亚创造了大量财富的创始人而言,随着年龄的增长,接班人的问题迫在眉睫。而家族闹剧常常导致财富的分割和流失。

时至今日的27年当中,澳大利亚的知名家族企业多为像Gina Rinehart那样的婴儿潮一代(Baby boomer)所执掌,如今,他们也面临着自己父辈同样的困境。

事实证明,即使是家庭关系最亲密的富豪家族,“接班”选择也总是一个终极难题。

“不幸的家庭都是相似的,幸福的家庭各有各的幸福”

澳大利亚知名富豪家族Smorgon的成员大卫•斯莫根(David Smorgon)有丰富的与家族企业打交道的经历。在过去15年里,作为普华永道(PwC)家族企业咨询的执行主席,他与350个富裕家庭合作,最近又担任了Pointmade咨询公司的执行主席。

大卫•斯莫根(David Smorgon),图/ David Geraghty

他表示,三分之二的家族继承可以称之为“失败”,并且很多企业的失败就是家族原因,而不是商业原因。

2015年,Gina Rinehart的三个孩子赢得了诉讼胜利,Bianca取代了自己的母亲,成为了家族信托Hope Margaret Hancock Trust的受托人。该信托拥有汉考克勘探公司相当大一部分的股份。

然而,他们家族内部的法律战争远未结束,今年又就Hope Downs铁矿的所有权问题进行了新的开庭。

这也不是澳大利亚富豪家族唯一的法庭闹剧。从建筑工程业的比利时诺-内蒂斯(Belgiorno-Nettis)家族,再到经营著名院线Village Roadshow的柯比家族(Kirby),甚至是已经具有百多年历史、在家族传承上较为成功的斯莫根家族(Smorgons)都曾发生过家庭成员对簿公堂的情况。

Kriby家族成员在Village Roadshow AGM,摄于1998年,图/AFR
Kriby家族成员在Village Roadshow AGM,摄于1998年,图/AFR

托尔斯泰在《安娜卡列尼娜》中的经典名言“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则各有各的不幸”,在富豪家族的继承问题出现了奇怪的倒置。

所有不幸的家庭都有一个关键的共同点:当牵涉到大笔财富的继承权问题、家族成员无法达成共识时,最终都会选择同一个解决方案:法律诉讼。

但启动法律程序就仿佛是那个具有“核威力”的“红色按钮”,一旦“按下按钮”,也就意味着家族和平戛然而止,哪怕财富得以保全,彼此之间的感情和信任也荡然无存。

相形之下,幸福的家庭则以各自不同的方式获得幸福。例如,普拉特家族(Pratts)、洛伊家族(Lowys)、斯莫根家族(Smorgons)等都有自己不同的解决方案来应对“继承之战”。

哪怕是整天闹上新闻、马上可能要交出皇冠度假村(Crown)所有权的帕克(Parker)家族,家族内的许多分歧最终也通过彼此间一点点理解和沟通,以及一大笔钱来予以解决。

富豪接班三大难题

过去在澳大利亚,延续英国贵族的一些继承方式,富豪家族习惯于长子继承更多财富。

例如,1952年,基思•默多克爵士(Sir Keith Murdoch)去世,他的儿子鲁珀特·默多克(Rupert Murdoch)获得家族控股公司Cruden Investments 28%的股份,以及36%的投票权,直接控制了这家公司,而他的姐妹们只获得了极少的股份。

默多克和他的姐姐(中)及两位侄女,图/SMH
默多克和他的姐姐(中)及两位侄女,图/SMH

现在的情况则大为不同,每个家族中都有更多继承人出现。而现在这批战后婴儿潮一代富豪掌门人的做法,往往是不断推迟制定任何有条理的接班计划。

因为他们有一种错觉:自己最了解家族财富的情况(婴儿潮一代拥有澳大利亚57%的财富),而且自己是“不朽的”。

David Smorgon说,很多家族的“大家长”都仿佛电视剧《继承之战》中的主角洛根•罗伊(Logan Roy)——他们在公司经营上取得了巨大成功,“但在私下里,他们与我们其他人有着同样的担忧和恐惧。并都有一个缺点,即回避在继承权话题上(和子女)进行对话。”

《继承之战》中的角色Logan Roy,图/IndieWire
《继承之战》中的角色Logan Roy,图/IndieWire

当然,父辈不愿与子女辈进行继承权的交流也不仅仅是因为他们没有意愿。事实上,两代人在交接班过程中存在代沟、产生严重分歧和矛盾几乎无法避免。

那些最终闹上法庭的家庭所面临的问题,其实普遍存在于富豪家族当中。概括而言,主要有三大方面:

1. 目标、梦想不一致

老一代通常希望下一代能够在“合适的时机”接手家族企业,将其继续发展壮大,但很大比例的二代却不愿意完全接班。他们有很高比例的人希望有自己专注的领域,往往更加倾向于另类投资、互联网和文化艺术等新兴产业,不愿在父母从事的传统产业中继续守成。

2. 企业管理的理念不同

最终决策该听谁的,无论古今中外,都是逃不过的问题。事实上,由于很多接班二代从小接受了新的教育,习惯于借助金融市场对外投资以及进行资本的运作。但老一代企业家,由于很大一部分是白手起家,财富是通过经营企业一点点积累起来,他们对于金融市场就会谨慎保守得多。

此外,二代在接管过程中,会有很多创新的想法,但这很多时候会让相对保守的老一代不容易接受,甚至觉得是在想当然、一点也不成熟。这就造成彼此在对企业重要的决定上会各执一念,难以取得平衡。

3. 财富诱惑下的“迷失”

一方面,在子女数量比较多、关系比较复杂的家庭中,财产如何分配是个永远的大难题。分给谁、平均分多少都会引起矛盾。

另一方面,也有一些从小就养尊处优的二代,并不理解老一辈打拼的艰辛,容易会花钱大手大脚,将上一代的“血汗钱”肆意挥霍。金钱观念上的不一致,也会使两代人形成明显的冲突。

开设家族办公室是解决方案之一

开设家族办公室

时至今日,澳大利亚各大富豪家族所涉及的继承资金已经比1990年代增加了许多。

生产力委员会(Productivity Commission)的数据显示,2002年,澳大利亚老龄化人口向下一代转移的资金不到600亿澳元。2018年,这一数字为1200亿澳元,到2050年,以2018年的货币价值计算,这一数字预计将达到每年2240亿澳元。

今年澳大利亚排名前200位的富豪榜上,有8位90多岁的超级富豪,他们的财富总额为260亿澳元。另外,还有32位80多岁的富豪,他们的财富总额为810亿澳元。

财富的指数级增长意味着,失败的接班计划所带来的财富损失和心理痛苦可能会大得多。尤其当超级富豪们越来越老,就更需要尽快制定出切实可行的接班计划。

曾与几个富裕家庭合作过、担任过纸业家族Pratt 集团首席执行官(CEO)的迈克尔·纳弗塔利(Michael Naphtali)给出的建议是:“只有一条规则,听起来很简单,但对他们(富豪家庭)来说也是最难的:必须谈。”

Michael Naphtali,图/erdigroup
Michael Naphtali,图/erdigroup

Naphtali认为,对于如何传承家族财富,最好的方法就是“把家人聚在一起,开诚布公地交流这件事,别让律师插手。只有在达成实质性协议的情况下才请律师出面。”

Arnold Bloch Leibler的高级合伙人马克•雷伯勒(Mark Leibler)经常被要求为高净值客户提供建议。他也支持,需要在接班计划上开诚布公

“我认为(孩子们)知道的越多越好。”因为这样可以防止怨恨滋生——如果有一部分人知道,一部分人不知道,这本身就可能成为不稳定的来源。

“如果他们都知道结构是什么,将会发生什么,至少他们可以提出不同的观点,可以讨论。”

另外,还有一种解决方式,可以帮助富豪跨越代际传承的宿命论。

在《乞力马扎罗山的雪》中,海明威引用了菲茨杰拉德(也就是《了不起的盖茨比》的作者)的一句话,说“有钱人跟你我之辈不同”,而后,他补充道:“不同的是,他们有更多钱”,以及信托基金和家族办公室。

信托基金虽然不是什么新鲜的传承财富的方式,但好的信托基金结构当然有助于减少家族成员之间的矛盾,可是仍旧无法解决所有问题。

当Smorgon家族上一代掌门人罗伯特•斯莫根(Robert Smorgon)于2019年去世时,他为家人留下了18个独立的信托,而这些信托仅代表由家族7个家庭掌握的商业资产的一小部分。

但这并不足解决其身后家族的纷争。仅仅1年以后,他女儿萨曼莎·斯莫根(Samantha Smorgon)因为对财产分配不满,就把自己的兄弟斯蒂芬·斯莫根(Stephen Smorgon)告上了维州最高法庭。

Robert Smorgon和他的女儿Samantha Smorgon,摄于1980年代,图/The Age
Robert Smorgon和他的女儿Samantha Smorgon,摄于1980年代,图/The Age

因此,拥有信托基金的同时,想要将家族财富更好地传承下去,可能更有赖于一个好的家族办公室(Family Office)的管理。

家族办公室作为专门为超级富豪家族提供全方位财富管理的机构,往往能够以家族资产长期发展作为最重要的前提,通过成立独立的机制、聘用专业投资经理,帮助家族避免或减少利益冲突,用更能实现的技术方式尽量让“所有人满意”。

当然,要真正让所有人都满意是非常困难的。

这是因为富豪拥有的不仅仅是银行账户、家族办公室和信托基金,他们同样有所有家庭都可能有的爱恨情仇,但一切又都与复杂的财富问题有关。哪怕再叱咤商海的大亨,常常也无法回答这样问题:你希望被铭记什么?你希望你的遗产怎么安排?

衡量继承过程是否成功,肯定需要融合家庭和睦和财富增长,其次是看能否保持家族的威望。如何做到这些?

这不仅是个金融问题,也是一个心理学问题,这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家庭长年累月的关系,没有教科书能“一刀切”地给出所有答案,这需要家族管理者的经验加上智慧。

因为说到底继承人的安排,既是公司事务,也是家庭事务。策略层面,家族办公室或许可以解决很多问题。但是对于家庭关系,诚恳是必须的,内部有效的对话,也许可以节省很多资金,甚至很多情绪。

免责声明:本文中的分析,观点或其他资讯均为市场评述,不构成交易建议,仅供参考,投资时请谨慎决策,风险自担。

(文中未注明来源的图片均为Shutterstock,Inc.授权澳财网使用,单独转载图片或致法律风险。)

第一时间获得最新市场动向

相关文章

亚太金融中心南移,悉尼虎视眈眈

亚太金融中心南移,悉尼虎视眈眈

随着香港的社会环境发生了较大的变化,以及新加坡城在地区经济、金融方面扮演更为重要角色,且疫情彻底改变了工作方式,悉尼竞争成为亚太地区更有吸引力的金融中心机会增加……

了解更多

keywords:澳洲股票 澳洲基金 澳洲信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