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亿交出皇冠统治权,“帕克王朝”正式落幕

| 6月 24, 2022

文章概要:就在今天(6月24日),澳大利亚亿万富豪詹姆斯·帕克(James Packer,后简称:小帕克)将会收到来自全球私募巨头黑石(Blackstone)33亿澳元的支付金,以完成对皇冠度假村(Crown Resort,后简称:皇冠)的收购。这也标志着,整个帕克家族在皇冠的“统治”正式落幕。本文将细数皇冠在帕克家族“统治”下,如何步入巅峰、又由盛转衰的过程;并揭秘黑石为何会选择这样的时机收购皇冠,这背后又潜藏着什么投资密码。

#全球私募股权策略母基金 #澳洲稳健收益基金 #全球独角兽科技基金

#澳洲投资 #澳洲基金 #澳洲信托

皇冠度假村

就在今天(6月24日),澳大利亚亿万富豪詹姆斯·帕克(James Packer,后简称:小帕克)将会收到来自全球私募巨头黑石(Blackstone)33亿澳元的支付金,以完成对皇冠度假村(Crown Resort,后简称:皇冠)的收购。

这也标志着,整个帕克家族在皇冠的“统治”正式落幕。一如它本身的名字,这一澳大利亚博彩和旅游业最显耀的“皇冠”,已经成为了来自美利坚的黑石帝国在全球资本市场攻城拔寨中又一“战利品”。

值得玩味的是,也就是在交易完成的前两天,6月22日,新州独立酒类和博彩管理局 (ILGA) 向悉尼皇冠及其新的所有者黑石授予了开放博彩业务的临时许可。

也就是说,自建成后只能开放酒店部分的皇冠旗舰悉尼Barangaroo的博彩场地,终于可以“开张”了。

皇冠度假村

尽管监管机构表示,如果皇冠无法在两年内证明公司就问题部分做出改变,那么其牌照仍有可能被吊销。但显然,皇冠已经迎来一个全新的开始。

而它的“旧主”小帕克,很媒体猜测他可能会“拿钱走人”,彻底离开澳大利亚商界,到太平洋彼岸的美国加州继续纸醉金迷。

很多人都会把小帕克卖掉皇冠的结局简单解释为“一副好牌打得稀烂”。可事实上,如果回到2016年以前,很难评断说小帕克打得是烂牌还是好牌。

整个皇冠收购交易价值89亿澳元。从黑石愿意一再抬高价格,最终以每股13.10澳元,也就是高出了原始报价10%的价格进行收购,可以看出皇冠的价值所在。

王朝的瓦解从来不是一朝一夕。皇冠的倾落,固然有“国王”错误的决策所致,但也有时运所趋。

中美关系、中澳关系、新冠疫情……这些大事件都隐藏在皇冠的璀璨光影之后。而黑石的“适时”出现,同样也代表着资本巨头在目前这个不确定性逐渐占据市场的时期中,是如何借机开疆扩土,把更多资产纳入帝国疆域。

本文将细数皇冠在帕克家族“统治”下,如何步入巅峰、又由盛转衰的过程;并揭秘黑石为何会选择这样的时机收购皇冠,这背后又潜藏着什么投资密码。

皇冠发展史:成也中国,败也中国

稍对澳大利亚商界熟悉的人可能都知道,小帕克是标准的富三代,他的父亲克里·帕克(Kerry Packer,后简称:老帕克)继承了家族旗下的澳大利亚的电视台和出版社,通过自己的运营,成为一代叱咤风云的媒体大亨。

除了媒体以外,老帕克还拥有电信、石化、矿业等一系列资产。他也一直致力于拓展其产业的规模,皇冠就是他在媒体以外,打造的重要商业版图之一。

小帕克一出生即享有令人难以想象的财富和特权,他是老帕克唯一的儿子(还有一个姐姐),是巨额家族产业的继承人。然而,他的朋友却说小帕克也为此付出了沉重代价。

老帕克和小帕克合影,图/Sydney Morning Herald
老帕克和小帕克合影,图/Sydney Morning Herald

撰写《财富的代价——詹姆斯·帕克的不为人知的故事》的新闻集团记者达蒙基尼(Damon Kitney)曾表示,”在小帕克的一生中,老帕克可能对他太过苛刻。”多名老帕克的朋友也透露过,他经常当着别人的面让自己的儿子难堪。

在小帕克支持的电信公司OneTel于2001年倒闭后,这位亿万富翁在美国“消沉”了很长时间——酗酒、婚姻破裂、参与“科学教”、和女明星谈恋爱……导致其常常出现在媒体的娱乐头条当中,而非财经版面。

小帕克和天后玛丽亚凯莉(Mariah Carey)有过一段恋情,图/The Times
小帕克和天后玛丽亚凯莉(Mariah Carey)有过一段恋情,图/The Times

可事实上,小帕克从父亲手中接管过所有家族业务后,并非真的只是沉迷享乐,他也一度努力希望壮大皇冠以及整个帕克家族的产业。但最终没有获得成功。

在他的手中,皇冠也曾盛极一时;但也由于他的激进,最终跌下“神坛”。整体而言,皇冠的发展大致可以分为四个阶段:

皇冠上市以来股价走势

阶段1:老帕克打造,小帕克掌控

凭借与地方政府的良好关系,在1993年,老帕克就从维州政府那里为皇冠拿到了博彩牌照。最初的墨尔本皇冠只是一个临时性的赌场,直到1997年,正式的赌场才在Southbank开幕,当年公司就斥资5000万澳元举办了开幕派对。

老帕克为了让皇冠成为当时举世瞩目的赌场,不断推翻设计方案,加建大量设施。很快这个项目的资金量推高到22亿澳元,几乎耗尽了集团的现金流。使得老帕克在1999年通过其在ASX上市的Publishing & Broadcasting(以下简称PBL)18亿澳元换股而获得控制权。资金的注入带来了一定程度上的财务稳定性。最终建成了现在的墨尔本皇冠度假村。

皇冠度假村

这家皇冠成为维州最大的雇主,而维州的赌场牌照经营范围被随后的自由党和工党州政府修订了十余次。

有媒体认为,近几年小帕克斥资巨资打造Barangaroo的悉尼皇冠,多少在追随父亲的脚步。

阶段2:剥离媒体资产,专注博彩

2005年,老帕克去世后,小帕克正式开辟了自己的道路,将家族大部分媒体资产剥离,专注于建立起一个博彩帝国。

小帕克在继任后很快出售了9频道在内的大部分媒体资产,在2006年和2007年与香港私募股权企业CVC亚太公司(CVC Asia Pacific)达成了价值45亿美元的两笔交易。事实证明,他出售媒体资产的时机恰到好处:他抽身而退之时,正值互联网媒体崛起,传统媒体逐渐势弱。

9频道

此后,小帕克在全球推动了一系列博彩业交易,收购了澳洲、澳门和拉斯维加斯的博彩资产,并完成了皇冠的独立上市,加速了“博彩帝国”的整体布局。

然而时运不济,就在皇冠上市不久,2008年从美国爆发的次贷危机席卷全球,北美市场的项目损失高达26亿美金,皇冠股价跌落谷底。小帕克也不得不放弃进军拉斯维加斯的雄心。

阶段3:抓住中国发展契机,大力开发亚洲市场

随着中国为了应对2008年金融危机,发布4万亿元人民币扩大内需、大搞基建,对于铁矿石等矿物的需求,直接为澳大利亚带来了2010-2012年的矿业繁荣。

也就在2012年年初,皇冠宣布,将在西澳首府珀斯打造一家全新的酒店。

与此同时,由于中国经济的蓬勃,中国游客赴澳旅游数量逐年攀升,成为澳大利亚最大的旅游者来源地。而且,中国游客消费意愿很高,在澳旅行时的人均支出远超其他国家的游客。

小帕克也抓准了这一时代变化,全力开发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市场。2014年,其邀请中国网球运动员李娜成为皇冠的形象大使。同年,还在马尼拉开设新的皇冠度假酒店。

李娜出席在皇冠举行的年度IMG网球选手派对,图/News
李娜出席在皇冠举行的年度IMG网球选手派对,图/News

到了2015-16财年时,皇冠已经有三分之一的收入都来自国际游客,仅墨尔本皇冠博彩业收入就高达18.6亿澳元。几乎每一个来到墨尔本的中国游客,都至少去过一次雅拉河畔的皇冠。

阶段4:国际扩张过快,游走法律边缘

小帕克“押宝”中国市场,很难说是错误的决策。然而,随着中国国内的一些变化,以及2016年特朗普上台后中美关系急速紧张,国际局势发生了较大的变化。

尽管赴澳的中国游客仍在不断增长,但一场完美风暴逐渐席卷整个皇冠,使得小帕克一步步走向“悬崖”。

  • 中国市场受挫:2016年10月,澳洲媒体传出消息,称皇冠至少18名员工在中国多地被拘留,其中有3名澳大利亚公民,还有一名皇冠的高层管理人员。后皇冠也发表声明,证实集团内负责国际豪客业务的执行总经理杰森·奥康纳(Jason O’Connor)为被拘员工之一,但具体细节还不得而知。当月股价暴跌10%,市值蒸发5个亿。
  • 新冠危机:小帕克打造悉尼酒店为了进一步吸引国际游客,尤其是中国游客,然而新冠疫情的到来完全打乱了这一计划。2020年4月,香港博彩业大亨何猷龙(Lawrence Ho)旗下的新濠国际(Melco Resorts)出售了所持皇冠 10%的股份,这进一步损害了皇冠吸引中国豪客的能力。
何猷龙和小帕克的合照,图/ABC
何猷龙和小帕克的合照,图/ABC
  • 监管审查:2021年2月9日,博彩监管机构(IAG)正式公布了对皇冠墨尔本和珀斯现有博彩场所进行为期长达18个月的调查,以检查该公司是否适合持有新设施的博彩牌照。

跌落的皇冠,凭何引得资本蜂拥?

也就在皇冠接受监管部门调查,新建的悉尼博彩场所无法获取牌照,大本营维州和西澳的牌照也都岌岌可危机的情况下,全球资管规模超过7000亿的私募巨头黑石,突然曝出收购皇冠之意。

当时,皇冠的股票已经跌破10澳元大关,而黑石给出的初始报价则为每股11.85澳元。仅在黑石提出收购邀约后的一周,美国另一家巨头橡树资本(Oaktree Capital Management)提出以12.00澳元/每股的价额回购小帕克所持股份。

黑石

黑石很快把报价调整到每股12.35澳元,也让整个交易价值上升到84亿澳元。随即,另一家澳大利亚本地博彩酒店巨头星亿(The Star)也提出股票置换的收购方案。

一时间,皇冠收购案成为澳大利亚2021年火热的并购市场中,最引人注目的资本战役。

为什么资本巨头纷纷下场争抢皇冠?

从公司本身看,皇冠、星亿和TAB三家占据澳大利亚博彩业总收入的60%以上。皇冠和Star 业务模式几乎没有区别:以赌场、度假酒店为主,但皇冠还拥有线上博彩业,收入约为总收入的8%-10%左右。2019年,皇冠博彩收入高出星亿30-40%,是澳大利亚博彩业绝对的老大。

悉尼的Crown酒店,图/Crown Sydney
悉尼的Crown酒店,图/Crown Sydney

另外,作为澳洲最著名的娱乐场所之一,皇冠在各地都有着重要的地标性意义,对于当地的旅游、餐饮和娱乐业意义重大,无论是在吸引消费,尤其是国际游客,还是为当地提供就业机会的角度来看,都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力。皇冠是维州和西澳最大的单一私营部门雇主,一共拥有700多种不同岗位,雇佣大约18,500名员工。

然而,皇冠财务数据显示,2021年较疫情前期2019年相比,公司总收入下滑47%,几乎“腰斩”。主要来自海外游客收入锐减。

皇冠度假村近年营收情况

但无论如何,根据当前皇冠财务来看,黑石当时购买价格显然过高,而黑石愿意一再加价,显然是看好在未来较长周期皇冠的发展前景。

事实上,在过去1年的监管期间,皇冠并未因此而暂停营业。随着墨尔本和悉尼的全面解封,皇冠 2022财年上半年盈收较去年同期增长33%,全国3家度假村完全恢复营业。

监管问题导致公司在金融犯罪、审计、合规董事层重组等方面支出较去年多3000万澳元,导致公司2022财年上半年利润下滑。但预计,2022年下半财年后这些支出将大幅减少。

伴随国际旅行的逐渐恢复,以及皇冠悉尼获得新州博彩牌照,这将在未来大幅提升皇冠总营收水平。

黑石作为地产项目经营的“老手”,其投资策略一直都是“buy it, fix it, sell it(买、管、卖)”。

在全面接手后,这家私募机构必然会帮助皇冠要全力配合政府监管部门的调查、安排债务融资。

根据黑石过往收购博彩业资产案例来看(包括:拉斯维加斯著名的MGM Grand酒店、Bellagio和Cosmopolitan度假村以及西班牙的Cirsa博彩场所等),黑石经常将收购的赌场拆分为一家经营博彩的运营公司和一家持有世界级旅游资产组合的房地产公司。也就是他们在金融危机之时已经手法娴熟的不动产“分拆大法”。

拉斯维加斯Bellagio
拉斯维加斯Bellagio

写在最后:黑石鲸吞,伏击而动

选在皇冠深陷营收锐减和监管风暴的泥沼之时,出手收购,太符合黑石一贯的作风。敢于在经济底部抄底优质资产一直都是黑石的“制胜法宝”。

这一资管量已经超过9000亿美元的巨无霸,也是全球另类资产管理之王。在创立35年中,不断扩张领地,成为“宇宙第一大PE”,正是因为黑石能够“谋定而后动”,精准地洞察周期变化的趋势,“在别人恐惧的时候贪婪”,在资产处于价值洼地时果断下手。

对于澳大利亚市场上的优质资产,黑石显然早已虎视眈眈。2021年11月,黑石的全球总裁兼首席运营官乔恩·格雷(Jon Gray)透露,该公司计划扩大其在澳大利亚的业务,并加深与当地3.3 万亿澳元养老金行业的合作。仅仅2021年最后三个月,黑石就在澳大利亚进行了4项总额超过50亿澳元的收购活动。

2022年以来,全球央行为应对加速加息,市场哀鸿一片,许多资产价格都跌至疫情初水平。黑石手握千亿未投资金,鲸吞而来,未来势必还将有更多澳大利亚的资产成为这个资本帝国的囊中物。

至于小帕克,皇冠是他在澳大利亚最后一个具有重要控制权的资产。而从今天开始,他也终于失去了这最后一座城堡。

英剧《皇冠》中有一句台词,用在此处或许也很契合:“The Crown must win. Must always win.”无论谁失去了什么,皇冠永胜,资本永胜。

当整个市场从增量时代走向存量时代,势必伴随着更多数量的兼并收购、资本碾压。小帕克拿钱走人或许不算是最坏的结局。

同样的故事还将不断上演。澳财的这篇文章除了给大家茶余饭后增加一些谈资,也希望提供一个视角,帮助大家从这些资本战役窥探到一息市场的脉络。乱世之中,跟上巨擎的脚步,即便不能永远立于不败之地,至少也能找到顺势而为的方向。

免责声明:本文中的分析,观点或其他资讯均为市场评述,不构成交易建议,仅供参考,投资时请谨慎决策,风险自担。

(文中未注明来源的图片均为Shutterstock,Inc.授权澳财网使用,单独转载图片或致法律风险。)

第一时间获得最新市场动向

相关文章

亚太金融中心南移,悉尼虎视眈眈

亚太金融中心南移,悉尼虎视眈眈

随着香港的社会环境发生了较大的变化,以及新加坡城在地区经济、金融方面扮演更为重要角色,且疫情彻底改变了工作方式,悉尼竞争成为亚太地区更有吸引力的金融中心机会增加……

了解更多

keywords:澳洲股票 澳洲基金 澳洲信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