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太金融中心南移,悉尼虎视眈眈

| 6月 29, 2022

文章概要:随着香港的社会环境发生了较大的变化,以及新加坡城在地区经济、金融方面扮演更为重要角色,且疫情彻底改变了工作方式,悉尼竞争成为亚太地区更有吸引力的金融中心机会增加。从各项指标看,成为亚太金融中心,悉尼确实具有一定的潜力。而“把悉尼打造成国际金融中心”也一直都是澳大利亚历届政府所希望做到的。在未来的10到20年中,悉尼很可能吸引更多东南亚市场的资金和公司。至于这个澳大利亚经济最活跃的城市,未来会在全球金融市场扮演什么样的角色,非常值得拭目以待。

#全球私募股权策略母基金 #澳洲稳健收益基金 #全球独角兽科技基金

#澳洲投资 #澳洲基金 #澳洲信托

亚太金融中心

澳大利亚统计局6月28日发布了五年一度的人口普查结果。不出所料,悉尼继续是全澳100万人口以上大城市中,家庭收入和个人收入最高的地方。

单户(指居住在同一住所的全部人员,Household)的周收入中位数为2077澳元,而一个完整家庭(成员间有血缘关系,Family)周收入中位数更是达到2374澳元。按此数字计算,年收入中位数可达到12.35万澳元。

2021澳大利亚人口普查中,主要城市收入和房贷情况

不过,悉尼的单户家庭房贷月供的中位数也是远超其他城市,虽然悉尼人会抱怨房贷“压力山大”,但也从侧面反映了悉尼的房价和家庭财富显然高于其他城市。

而悉尼不仅在全澳具有“绝对优势”,在全球与财富、资本相关的各类城市排行榜上,悉尼的排名都不差。

根据最新一期“全球金融中心指数(GFCI)”,亚洲地区共有9个城市进入前25名。悉尼排名第23名,相较上一期排名上升了两位。

2022年全球金融中心指数亚洲城市排名

该指数是从营商环境、人力资本、基础设施、金融业发展水平、声誉等方面对全球主要金融中心进行了评价和排名。

纽约、伦敦、香港再次位居全球金融中心前三甲,但整体评分较上期都有所下降。而第三名香港和第四、五、六位的上海、洛杉矶、新加坡的分数已极为接近。

尽管悉尼和香港、上海、新加坡城这些全球性金融城市仍有差距,但值得注意的是,在亚太入榜的城市中,唯有新加坡和悉尼的位置“最南”,分别处于赤道和南太平洋地区。

随着香港的社会环境发生了较大的变化,以及新加坡城在地区经济、金融方面扮演更为重要角色,且疫情彻底改变了工作方式,悉尼竞争成为亚太地区更有吸引力的金融中心机会增加。

也许不少投资人会疑惑:香港的困境,新加坡的崛起,和悉尼到底有什么关系?

亚洲世纪 新加坡崛起

这就要从一个国际社会关系术语——“亚洲世纪(Asian century)”说起。

虽然在本世纪初,许多人对这个单词仍不以为然,认为亚洲世纪并不会那么快到来。但时至今日,中、日、韩、印,加上东盟10国,这14个国家占据全世界一半人口,经济体量已经超过27万亿美元,占全球经济总量三分之一。

当东欧的地缘冲突把欧洲“搅成一锅粥”,美国人显然已经又把战略中心转移到了亚太地区。

在澳大利亚新总理阿尔巴尼斯(Anthony Albanese)参加的四方会谈中,美国正式宣布启动“印太经济框架”(IPEF),首批13个成员国中,除了美印日韩,几乎都是澳大利亚的太平洋“邻居”:新西兰、印度尼西亚、泰国、马来西亚、菲律宾、新加坡、越南、文莱。这些参与国总GDP约占世界经济的40%。

“印太经济框架”(IPEF)

尽管整个框架的成立更多出于美国的政治考量,经济合作上的象征意义远大于实际。但也再一次说明,亚太地区在全球经济战略上的重要性。

东盟10国的经济总量已经超过英国,成为全球第五大经济体。

澳大利亚与东盟主要经济数据

新加坡是东盟中唯一的发达国家,人口不到550万,但GDP却达到了3968.54亿美元,2021年同比增长了7.6%,在东南亚地区排第三,其人均GDP更是高达7.28万美元。

随着中国香港近年来的“势弱”,新加坡在地区乃至全球的金融城市中的重要性又有所上升。

由于新加坡政府对于疫情的处理较为得当,根据Linkedin的数据,在疫情期间有相当部分的金融人才从香港移居到新加坡城。

新加坡还是一个低税的国家,与90多个国家签署了税收协定。

截至2020年底,新加坡管理资产达到4.7万亿新元(3.5万亿美元),而中国香港为34.9万亿港元(4.5万亿美元)。新加坡政府已采取措施缩小这一差距,包括制定法律,推出有利于家族办公室的税务豁免政策等。

新加坡市中心
新加坡金融中心

UBS的研究报告发现,新加坡已经成为全球家族办公室增长最快的地区,大量中国与美国的富豪在那里新设了办公室。

疫情后新加坡显示出良好的吸引财富的能力,根据莱坊国际(Knight Frank)2022年全球城市财富指数排名,新加坡城升至第七位,超过香港。香港的排名则下跌3位至第八位。悉尼排名则为第十四位。

莱坊2022年城市财富综合指数

新加坡短板 悉尼所长

当然,新加坡在金融市场方面与香港竞争仍有缺陷,而新加坡的短板却是悉尼的强项。

首先,就金融市场而言,新加坡交易所仍非常“弱小”。2021年1月日均成交额仅为 12 亿新元(8.9 亿美元),香港即便在萎缩,同月日均成交额为 1,286 亿港元(165 亿美元)。

新加坡交易所

2021年是亚洲IPO创纪录的一年,新加坡公司通过首次公开募股筹集的资金仅为 20 亿美元,而香港则为122亿美元。

与之相反,2021年悉尼的澳交所(ASX)日均交易额超过80亿澳元,上市公司数量占全球IPO数量的8.2%,排名第四,较2020年上升两个名次,超过了香港和东京交易所。

截至2022年3月,澳交所交易市值接近2万亿美元,全球排名第16位,虽然不及上海、香港、东京,但远高于新加坡交易所。事实上,由于澳交所较为宽容的上市政策,正有越来越多的亚太科创公司来到澳大利亚上市。

澳交所

而澳大利亚市场上大量的优质公司,也不断吸引着全球资本的目光,其中包括不少新加坡的资本。

总共掌管超过8000亿美元的新加坡主权基金(GIC)和淡马锡(Temasek)基金近年来在澳大利亚活动频繁,不仅投资本地的房地产市场,更是积极参与澳大利亚医疗、电力基建方面的投资。两国的资本联动可谓越来越频繁。

以GIC为例,其在2021年与香港上市公司联手以38亿澳元买下黑石集团的一个澳大利亚房地产组合,并积极参与投资了包括智能电表公司Intellihub在内的澳大利亚技术型企业。

悉尼各类“金融中心”指标

不过,评断一个城市是否能成为全球性金融中心,除了金融市场本身的交易体量外,还有很多衡量指标。整体的经济水平、头部机构数量、人才储备情况、金融市场发展程度等都是重要的参数。

经济水平:

从整体经济实力看,大悉尼都会区人口超过523万,2021年国民生产总值(GDP)约为3980亿美元,不仅贡献了澳洲四分之一的GDP,更是高于香港地区的3680亿美元,新加坡的3968亿美元。此外,悉尼人均GDP高达7.6万美元,在全球范围屈指可数。

重要机构数量:

澳大利亚排名前100位的上市公司中,有44家公司的总部设在悉尼。其中包括澳大利亚最大的银行联邦银行(CBA),投行麦格里(Maccquarie),保险公司QBE Insurance,以及澳交所(ASX)等。

澳交所大楼,图/ASX
澳交所大楼,图/ASX

大量的全球500强企业也在悉尼设有办公室,Google去年已表示将在悉尼设立研究所。

人才储备:

澳大利亚金融业在经济中占比较高,达到9.3%。其中主要以银行与保险业为主。这两个行业在全球范围也具有一定影响力,相关的人才数量也较为可观。

悉尼在专业人员(律师、医生、会计师和工程师等)数量占到全澳的四分之一,持有本科及以上的人口比例也位居全国前列。

在全球工作生活平衡最佳城市排名中,悉尼排名第八,是唯一入围的亚太城市。良好的工作环境相信对全球金融人才都具有一定吸引力。

金融市场发展程度:

澳大利亚金融市场在全球权益市场中占比1.9%,排名第9位,在亚太地区仅此于中国和日本。

近年来,澳洲也致力于发展金融科技。全球研究分析公司Findexable的《2021年全球金融科技城市排名》中,悉尼排名第11位。

尽管全球二级市场动荡,但随着全球私募重量级企业纷纷瞄准澳大利亚,这里的一级市场日趋活跃。

今年前5个月,由私募支持、针对当地企业的并购交易高达61宗,总额飙升至创纪录的401亿澳元。

其中,最知名的案例就是美国私募KKR牵头的财团(包括养老基金HESTA)宣布300亿澳元收购澳交所上市私立医院运营商Ramsay Health Care(总部位于悉尼)。

2021年第三季度,全球10大并购交易案中,澳大利亚占据4起。分别是先买后付公司Afterpay、悉尼机场,以及两起关于澳大利亚电力公司AusNet Service。

由私募支持的针对澳大利亚公司的并购交易情况

澳洲养老基金规模高达3.4万亿澳元,全球排名第五,是澳洲金融市场重要的“压舱石”,保障了市场的稳定性。

写在最后:要成为亚太金融中心,悉尼仍需积极求索

从各项指标看,成为亚太金融中心,悉尼确实具有一定的潜力。而“把悉尼打造成国际金融中心”也一直都是澳大利亚历届政府所希望做到的。

早在陆克文政府时期,曾经就此发布过研究报告,并提出了20多项税收、监管和人力资本的建议,其中一些措施已经得到实施,例如为本地基金管理公司管理外国资本制定了更优惠的税收制度。

莫里森政府任期内,也曾任命一个由15人组成的咨询小组,就税收和监管改革提供咨询意见,目的是利用香港竞争力的“衰退”,积极发展悉尼,围绕区域金融和科技中心展开竞争。

贯穿悉尼CBD的乔治街(George Street)上的大公司总部数量,超过全澳任何其他街道
贯穿悉尼CBD的乔治街(George Street)上的大公司总部数量,
超过全澳任何其他街道

尤其是新冠疫情爆发,远程办公和在线视频会议兴起,而悉尼对于亚洲地区而言,较之纽约、伦敦等地,时区相对靠近,协同办公优势更为明显。

不过,博满澳财首席投资官魏睿昊指出,澳大利亚的资本(如体量最大的养老金基金)配置亚洲资产体量仍较小,本土化程度高。这也让在悉尼的资本国际化远不及香港和新加坡,未来要成为亚太地区的金融中心,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再加之,在自由党联盟执政的近十年中,尤其过去的三到五年,澳大利亚的外交政策对于亚洲国家,不只是中国,甚至一些东南亚国家都谈不上“友好”。在很多政治的议题上紧跟英美,表现出明显的“脱亚入欧”的倾向。这对亚洲资本进入澳大利亚产生了一定的负面影响。

本届工党政府上台,似乎希望主打联动东南亚的外交牌,这个可能会对金融市场有一定正面作用。

在未来的10到20年中,悉尼很可能吸引更多东南亚市场的资金和公司。至于这个澳大利亚经济最活跃的城市,未来会在全球金融市场扮演什么样的角色,非常值得拭目以待。

免责声明:本文中的分析,观点或其他资讯均为市场评述,不构成交易建议,仅供参考,投资时请谨慎决策,风险自担。

(文中未注明来源的图片均为Shutterstock,Inc.授权澳财网使用,单独转载图片或致法律风险。)

第一时间获得最新市场动向

相关文章

这件事将影响澳洲30年!

这件事将影响澳洲30年!

到2030年,澳大利亚要在2005年的基础上减少43%的碳排放!这项新任工党政府竞选时最重要的政策主张,距离最终立法实施仅差“临门一脚”……

了解更多

keywords:澳洲股票 澳洲基金 澳洲信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