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电价飙涨,竟然是好事?

| 5月 11, 2022

文章概要:尽管澳洲大选的过程中,两党都曾极力表示会想办法降低电价,可事实是,无论谁当选,今年7月以后,全澳的电价还要再升高至少10%。不过,博满澳财首席执行官高松谕表示,对澳大利亚的经济和投资人而言,电价上涨并不见得是件坏事。其背后可能意味着产业转型,以及应运而生的一些行业发展和投资机会。

#全球私募股权策略母基金 #澳洲稳健收益基金 #全球独角兽科技基金

#澳洲投资 #澳洲基金 #澳洲信托

澳洲电价

在澳生活的人都知道,澳大利亚生活必需品“水电煤”价格都不便宜,尤其是电价。

尽管大选的过程中,两党都曾极力表示会想办法降低电价,可事实是,无论谁当选,今年7月以后,全澳的电价还要再升高至少10%。

电价上涨,意味着很多人的生活成本都要升高,甚至影响一些商品的价格。

不过,博满澳财首席执行官高松谕表示,对澳大利亚的经济和投资人而言,电价上涨并不见得是件坏事。其背后可能意味着产业转型,以及应运而生的一些行业发展和投资机会。

国际局势推高澳洲电价

电价通常由两个因素决定:第一是整个电网的维护成本;第二就是生产电力的“一次能源”的价格。

高松谕指出,由于全球能源价格上升,导致国际电力批发价格不断上升,进一步影响了澳大利亚本土的电价。

在全球范围内,“一次能源”煤炭发电占据36%,依然是最大的组成部分。居于第二位的是天然气,接近23%,不过可再生能源的应用也有了较为显著的升高。在澳大利亚,煤炭和天然气为主的化石能源发电比例更是高达70%。

2021年全球电力生产结构情况

在过去一年中,由于供应链紧张的问题,全世界天然气和煤炭价格飙升,导致整体的能源使用价格齐齐上涨。

澳大利亚的电力批发价格也在这一过程中上涨了接近两倍,并且短期内没有下跌的趋势。

首先,东欧战事始终没有停止的迹象,俄罗斯作为全世界最大的能源出口国之一,在天然气和煤炭的供给中占比很大。战事和西方国家在能源方面对其的制裁,使得这两种能源的供给受到严重影响,势必长期推高价格。

另外,尽管澳大利亚是全球最大的液化天然气出口国和第二大煤炭出口国,本土的天然气和煤炭价格已经低于国际水平。但是全球价格的快速上升,会导致国内的能源使用价格不得不水涨船高。

两党想降电价,难!

在上周日(5月8日)第二次大选辩论中,总理莫里森和工党领袖阿尔巴尼斯均表示,会以降低生活成本为目标。但已经有能源专家指出,这种选举后电价会下跌的说法很“虚伪”。

此前,莫里森强调,“自从我成为总理以来,电价已经下跌了10%。”并且认为,较高的批发价格并不一定会导致较高的零售价格,因为平均住宅电费中的批发部分仅为30%。

阿尔巴尼斯则声称,工党上台的话,会投入200亿澳元低息贷款建造新的电线杆和电线的200亿澳元,并到2025年将为普通家庭节省275澳元的电费,到2030年将节省378澳元。

澳洲大选辩论

然而,澳大利亚智库——格拉坦研究所(Grattan Institute)的能源计划主管托尼·伍德(Tony Wood)表示,无论谁赢得大选,过去一年中批发电价的急剧上涨将不可避免地造成零售电价上涨。

尽管在民用电费的构成中,批发电价的部分只占30%,但价格飙升幅度过大,仍会推高整体电费。

在接受《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采访时,这位专家表示,“如果你与监管机构交谈,他们会说所有(电价)指标都在上涨,无论莫里森和阿尔巴尼斯说什么,他们都无法控制(这种趋势)。”

澳大利亚能源市场运营商(AMO)表示,截至3月的一个季度内,平均批发电价比去年同期上涨141%,达到每兆瓦时87澳元。由于煤炭和天然气市场供不应求,以及燃煤发电厂的关停,上个月电价再次飙升。

澳大利亚国家电力市场平均批发电价趋势

澳大利亚能源监管机构(AER)已将最终确定默认市场报价的时间推迟到5月26日,即联邦大选后的一周。

鉴于批发价格的大幅上涨,且持续保持高位,降价的可能性不大。默认市场报价预计将上涨5%至10%。虽然AER希望能源零售商能够吸收批发价格的部分上涨,但后者不可避免地会通过涨价来转嫁成本给消费者。

根据澳大利亚竞争和消费者委员会(ACCC)的数据,电网成本约占电费总成本的45%。其次是批发成本(32%)、环境成本(10%)、零售成本(10%)和零售利润(3%)。

澳洲电价

根据测算,如果批发电价的上涨完全转嫁到零售电价上,一个家庭每年将可能会额外增加400到800澳元的支出。

除了短期有较多促使电价上升的因素,从长期来看,全澳的电力也很难降价。

由于全球推行ESG时代,越来越多国家都希望更多地推行新能源,替代传统的化石能源。

不过这个过程将非常漫长,而且无论是太阳能风能,还是其他新兴的可再生能源,在电力的使用效率和规模上都仍需要不断进步,用电成本都较高。

随着全世界开始逐渐关停一些煤炭资产,降低电力对煤炭的依赖,大规模推行新能源的同时,电价越来越“贵”恐怕难以避免。

智能电表:新电力新赛道

然而,这一转型形成的“阵痛”,却也让行业内出现了一些新的机会。

在目前这个转型的初期,新能源的电力生产量跟不上,能源紧张反而让一些天然气公司受益,甚至拥有煤炭资产的公司也会成为资本关注的目标,比如近期非常热闹的科技巨头与海外私募“强意”想要收购澳大利亚煤炭能源企业AGL

中长期而言,除了电网、电厂这样的“硬资产”以外,随着数字化智能电网概念的普及,以及全澳对于新能源使用规模的扩大,智能电表等赛道也不断吸引资本的注意。

智能电表在全球已经具备一定普及度,以中国为例,2018年就进入首轮智能电表的更换潮。2021 年前11个月,国家电网智能电表招标总额达到200亿元,较2020年全年提升了50%。

美国的智能电表普及率已经达到60%,英国则达到50%左右。

澳大利亚智能电表的推广始于2017年电力改革“Power of Choice”的落实,改变了整体电网的多项规则。

2017年电力改革“Power of Choice”

由于澳大利亚是全球太阳能发电普及率最高的国家之一,有大量的家庭安装了太阳能电力装置。日常太阳能的剩余发电量可以卖回电网,累积起来就可以产生规模影响,甚至帮助降低电价。

但因为新能源发展中的症结,电力的双向联网和使用效率一直存在问题。传统电表无法让用户和电网间进行良好交互。

智能电表的使用则将从多维度改善传统电表的不足,其核心的优势有:

  • 降低服务成本:远程读表、接通、断开电力等功能降低人工成本;
  • 降低后台成本:精确读表以及账单计算降低热线电话询问
  • 推进数据分析:提供精准电力需求、使用数据,帮助电网更好管理
  • 平衡供需关系:为用户将剩余电力卖回电网提供便利,潜在降低电力批发价格
智能电表

根据2017年的电力改革,澳大利亚也开始全面铺设智能电表。但目前普及度相对比较低,仅为25%左右的水平。

自美国总统拜登上台后,全球推行新能源发展的势头更猛,澳大利亚电力行业相关的领域也进入全新的增长期,智能电表行业就涌现出Intellihub这一龙头企业。

这家公司前身是澳大利亚最大的电力集团之一Origin旗下的电表公司。在2018年出售给全澳最大的机构Pacific Equity Partners(PEP)。

Intellihub现在管理超过着100万台的智能电表,由于是商对商(B2B)的服务型公司,它为Origin、AGL等大型电力集团提供智能电表整体业务,把电表是以租赁的方式通过Origin和AGL安装在澳大利亚许多家庭中,每年收取固定的成本。

Intellihub

单一电表往往只需要4年左右收回投资,由于签署的是10年+10年的长期合约,在后期的收入就能转化为利润,因此Intellihub的毛利率可以达到80%以上。

现在随着该公司整体的发展,已经达到新增市场40%的体量,几乎稳坐行业“领军者”位置。

澳大利亚的智能电表行业预计在未来7-8年中,会有4倍的增长空间。到2030财年,智能电表的普及率将有可能达到900-1000万台。

除了PEP外,这两年在澳大利亚很活跃的全球大型私募资本Brookfield以及新加坡主权基金GIC也均对看好Intellihub未来的发展,对该公司进行了投资。

在如今这样市场动荡,全球经济充满不确行的时期,博满澳财认为,这家公司也符合对于现金流稳健、具有生产、生活必需性的资产投资和配置的需求,具有很好的抗风险。且由于当前的民生类行业出现了科技革新、能源改革,如Intellihub这样的公司未来仍将有较好的成长空间。

如果您对这一投资项目感兴趣,欢迎点击咨询

免责声明:本文中的分析,观点或其他资讯均为市场评述,不构成交易建议,仅供参考,投资时请谨慎决策,风险自担。

(文中未注明来源的图片均为Shutterstock,Inc.授权澳财网使用,单独转载图片或致法律风险。)

第一时间获得最新市场动向

相关文章

keywords:澳洲股票 澳洲基金 澳洲信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