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财长Josh去高盛了!澳洲政坛大佬下野后都去哪里高就?

| 7月 22, 2022

文章概要:今年5月,随着澳大利亚联邦大选中,工党取代自由党执政后,有多位自由党大佬都面临“失业”挑战。其中,最受关注的就是前任联邦财长、自由党政治明星乔什·弗莱登伯格(Josh Frydenberg)的去向。7月20日,尘埃落定,弗莱登伯格宣布加入全球知名投行——高盛,担任亚太区高级区域顾问一职。事实上,澳大利亚的政治人物,尤其是政府高层卸任后,前往投行这样的金融机构担任顾问的不在少数。

#全球私募股权策略母基金 #澳洲稳健收益基金 #全球独角兽科技基金

#澳洲投资 #澳洲基金 #澳洲信托

澳洲政坛大佬

今年5月,随着澳大利亚联邦大选中,工党取代自由党执政后,有多位自由党大佬都面临“失业”挑战。其中,最受关注的就是前任联邦财长、自由党政治明星乔什·弗莱登伯格(Josh Frydenberg)的去向。

7月20日,尘埃落定,弗莱登伯格宣布加入全球知名投行——高盛,担任亚太区高级区域顾问一职。据透露,他向高盛明确表示可能只干三年,意味着未来他很可能仍会重返政坛。

事实上,澳大利亚的政治人物,尤其是政府高层卸任后,前往投行这样的金融机构担任顾问的不在少数。

先来看看前联邦总理们。作为曾经的澳大利亚最高权力真正的掌控者(虽然名义上女王才是澳大利亚元首),总理们往往都会成为大型机构的“座上宾”。

比如,通过党内政变干掉前任,后来又被别人以同样方式结束政治生命的谭宝(Malcolm Turnbull)。

在成为澳洲第29任总理之前,谭宝曾是高盛集团在澳大利亚的执行董事。此外,他本身也是一个投资人,投资过澳洲最早期的互联网服务商OzEmail等。

谭宝(Malcolm Turnbull),图/AFR
谭宝(Malcolm Turnbull),图/AFR

在卸任总理后,谭宝于2019年5月,加入全球私募巨头KKR,担任全球高级顾问。与此同时,他还成为了多家公司的董事会成员,例如:初创的网络安全公司Kasada、太阳能生产商GlassPoint等。

另一位知名的前任自由党领袖,澳大利亚第 25 任总理的约翰·霍华德 (John Howard)退休后则更多利用自己的政治影响力继续影响澳大利亚政坛。

这位二战后任期最长的总理,在1996 年至 2007 年在任期间,力排众议,引入了商品和服务税(GST),并于2000年元旦正式实施,取代了以前的联邦批发销售税制度,并旨在逐步取消一系列州和地方政府的各种税收,有效促进了澳洲经济的发展。

霍华德,图/ABC
霍华德,图/ABC

2007年离开政坛后,霍华德于2008年与美国最大的名流演讲经纪公司华盛顿演讲局(Washington Speakers Bureau)签约,与一票西方国家的前任政客,如英国前首相托尼•布莱尔(Tony Blair),美国前国务卿科林•鲍威尔(Colin Powell),马德琳•奥尔布赖特(Madeleine Albright)等一起开展演讲。

近年来,他还一直积极为自由党议员助选。今年弗莱登伯格在Kooyong选区竞选时,霍华德也曾前往站台。另外,在前新州州长格拉迪斯·贝瑞吉克莲(Gladys Berejiklian)辞职后,他还曾支持多米尼克·佩罗特(Dominic Perrottet)出任新州州长。

工党方面,“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同时也因为在北京当了回“教师爷”而得罪的中国人的第26任、28任总理——陆克文(Kevin Michael Rudd),在败选后退出了议会后,也一直活跃在政治舞台上。

陆克文,图/Port Lincoln Times

2014年2月,陆克文成为了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的高级研究员,领导中美关系的未来研究。同年9月,他还被任命为芝加哥大学智库组织Palson研究所的杰出特聘研究员。与此同时,他还是亚洲协会政策研究所的创始主席。2016年陆克文要求澳大利亚政府(谭宝当总理)提名他为联合国秘书长竞选候选人,不过并没有得到官方支持。

最新的消息是,2021年陆克文被任命为美国发起的亚洲协会第八任主席兼首席执行官(CEO)。

而和霍华德齐名,同样任期很长、以搞经济见长的工党领袖、澳洲第24任总理保罗·基廷(Paul Keating)则选择在卸任后前往投行工作。

保罗·基廷,图/NCA NewWire
保罗·基廷,图/NCA NewWire

在上世纪90年代的执政期间,基廷最引人注目的政绩,就是全面引入了强制性的国家退休公积金计划,以及实施了澳洲航空(Qantas)和联邦银行(CBA)的私有化。

在离开政坛后,基廷接受任命为多家公司的董事,并成为华尔街精品投行Lazard的高级顾问,以及新南威尔士大学公共政策客座教授。有意思的是,据《悉尼晨锋报》的报道,基廷还担任过中国国家开发银行的顾问委员会成员。

除了总理外,一些曾经身居政府高位的政客也有获得不少金融机构和大公司的青睐。

先来看在谭宝和阿博特(Tony Abbott)政府担任外交部长的朱莉·毕晓普(Julie Bishop)。在2018年8月的自由党“党争”(也就是让谭保下台的那次)中,毕晓普也曾参与党魁的选举,但是以失败告终,并于2019年4月退出政坛。

朱莉·毕晓普(Julie Bishop),图/AFR
朱莉·毕晓普(Julie Bishop),图/AFR

此后,毕晓普在很多商业机构担任了职位,其中包括就任国际咨询公司百略达(Palladium)的董事,不过在该公司被批评利用政府支出私有化获利后,毕晓普的名字就从该公司网站上消失了。

2020 年 1 月 1 日,毕晓普开始担任澳洲国立大学(ANU)的校长,她也成为该校历史上第一位女性校长。

而在去年因卷入前男友腐败案,被迫辞去新州州长职务的格拉迪斯·贝瑞吉克莲(Gladys Berejiklian),则在今年加入了澳洲排名第二的电信公司Optus,担任新设立的企业、商业和机构总经理职务。

格拉迪斯·贝瑞吉克莲(Gladys Berejiklian),图/AFR
格拉迪斯·贝瑞吉克莲(Gladys Berejiklian),图/AFR

事实上,在去年10月离开州长职位后,她曾拒绝总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将她空降到Warringah联邦席位参选MP的提议,正式结束了政治生涯。

可以看到,澳洲政客在退出政坛后的发展非常多元,从银行高管、高校校长、客座教授、受聘外国企业等均有涉足。不过进入商业机构担任高级顾问一职,是较为常见的去向。

同届领导不同命

据《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AFR)》透露,即便在选区选举中失败,弗莱登伯格也仍是许多公司眼中的“香饽饽”。除了高盛以外,曾有一家私募股权机构、一家知名咨询公司和其他的投资银行均与他进行了接触。

不过,澳大利亚对于政客从商还是有一些监管条件。据悉,弗莱登伯格目前的职位雇佣条件中就明确规定不会与一些政府机构相关。实际上,他在前18个月中,是不得与他在任财长期间相关的政府机构,比如澳联储(RBA)、证监会(ASIC)、收购委员会(Takeovers Panel)有的官员任何工作接触。

乔什·弗莱登伯格(Josh Frydenberg)和莫里森(Scott Morrison)

尽管如此,外界还是认为高盛能因为前财长的到来,在亚太地区的布局中获利。弗莱登伯格的职责范围包括了中国、新加坡、印度尼西亚等国家。高盛认为他在亚洲拥有“非常牢固”的关系,会对公司的业务拓展很有帮助。

澳财在此前采访弗莱登伯格时,他本人曾表示过,自己和华人社区有非常良好的关系。

投行、大公司之所以喜欢招揽政治人物,也是看中他们在社会中有知名度,而且有较为广泛的高层人脉。

除了弗莱登伯格、谭宝、基廷外,另一位前任新州州长尼克·格雷纳(Nick Greiner) 就成为了罗斯柴尔德家族澳新咨询公司(Rothschild Australia)的董事长;前工党财长林赛·坦纳(Lindsay Tanner)也成为 了Lazard 的顾问。

高盛在全球都热衷于“政商结合”,任命过多为美国、英国的前政府高官作为自己的高级顾问,在澳大利亚自然也不例外,前任澳联储行长伊恩·麦克法兰(Ian Macfarlane)就曾在高盛就任顾问长达10年。

当然,也并不是每一位高官都会受欢迎。在今年大选中连累自由党整体败选的前总理ScoMo斯科特·莫里森,目前似乎还没有明确的去向。此前有传言说他也可能与澳大利亚橄榄球联盟委员会合作,但被他本人否认了。而现任自由党联邦议员的身份,也使他暂时不能“轻举妄动”。

斯科特·莫里森

莫里森因为2019-2020年东部地区发生山林大火时在夏威夷度假遭到过激烈批评,并成为了他政治上一个抹不去的污点,此后又因为应对气候变化减少化石燃料的暧昧态度而饱受诟病。在今年联邦大选时,他头戴夏威夷花环的合成照片,再次成了“网络表情包”(上图)。

最近,在亚洲领导力会议(ALC)上,也是莫里森卸任以来第一次在公众露面,他又抓住这个机会批评中国,为自己任期内的行径做辩解。

至于未来他会去做什么,在澳大利亚,似乎没有人关心。

免责声明:本文中的分析,观点或其他资讯均为市场评述,不构成交易建议,仅供参考,投资时请谨慎决策,风险自担。

(文中未注明来源的图片均为Shutterstock,Inc.授权澳财网使用,单独转载图片或致法律风险。)

第一时间获得最新市场动向

相关文章

这件事将影响澳洲30年!

这件事将影响澳洲30年!

到2030年,澳大利亚要在2005年的基础上减少43%的碳排放!这项新任工党政府竞选时最重要的政策主张,距离最终立法实施仅差“临门一脚”……

了解更多

keywords:澳洲股票 澳洲基金 澳洲信托